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做了几个梦,梦里揣着我的学生时代。

第一个梦里,我回到了2009年的盛夏。

叶子又镀上一层绿色,整个校园都在绿色的海洋里波光粼粼,倒计时上赫然写着距离高考101天,时间钻得飞快,从握笔的指尖溜走,倒计时上的数字压得每个人喘不过气来。

当我在高考复习中惶惶不可终日时,遇到了她。

梦里的她依然戴着硕大的墨镜,黑色的长发打了个卷儿,穿着青涩的校服,纽扣还扣错了位,显得稚嫩而滑稽,高昂着下巴,摆出教委主任的风范,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这女的是不是瞎了,那墨镜大得骇人。”

“瞧她那趾高气昂的样子,非富即贵。”

“这人一看就是个大角色,插班生可不容易。”

众人小心翼翼地议论着,她却先开了口:“我叫杜若,虽然我是转校生,但我的学习也不比你们差,以后大家有不懂的题可以找我探讨。”

好大的口气,好一个狂妄的家伙,同学们面面相窥,可是没人敢笑出声,老师也呆了,尴尬地处在那一动不动。

她却自在得很,环顾教室一周,拖着书包大摇大摆地走向我后面的座位,她快得像一阵风,劈过来时撞了我的课桌,吱呀一声,书本儿啪啪落地,惹得众人都屏息凝神看过来。

我愤愤地拾起书,用眼神质问她,傻傻地等着她这尊佛道歉,果不其然,她若无其事地走过,无比随意地坐下,在墨镜里翻了个大白眼,戴上耳机,懒懒地看向窗外。

哼,不愧是千金大小姐,习惯别人低三下四唯命是从,狗眼看人低!我当时这样想着,这一定是我见过最讨厌的人!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咬牙切齿看着她,可以想象我在她眼里多么可笑。

“九九,你怎么跟新同学说话的!”班主任严肃地看着我。

真可笑,这个世界的人都那么讨厌吗?我恨不得掀了她的墨镜,看看她那张小脸是多么丑陋!

画面很快掠过,到了另一个镜头。

这次我置身课堂,还是我最讨厌的数学,蝉声不绝于耳,夏日天气闷热,我数着窗外油亮亮的叶子,眼前朦胧一片。

九十三,九十四,九十......

数到哪了?我迷迷糊糊的呆在那,感觉有人用力推了我一下。

“喂,老师喊你!”

我如梦初醒,正对上老师严厉的目光,心头打了个激灵,嘴上喃喃着:“好像是13不对不对,14......”

怎么就在数学课上睡着了,可知数学老师堪称人魔中的人魔,我用力捏了课桌一把,懊恼地想着,恨不得捶胸顿足。

“喂,笨蛋,16!”后面传来一个声音。

我忙回答,老师这才缓缓点头示意我坐下,我松了一口气。

后面......是她?

窗外的天空澄蓝,蝉声也没那么让人心烦了,那个人好像也没那么讨厌了。

时间过得飞快,倒计时上赫然写着距离高考90天。

我再次把面包塞进嘴里,干燥得咯着喉咙,忙灌了几大口矿泉水,卷子上的习题满天飞,我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脑袋越来越沉,脸上还热乎乎的。

昨天下了暴雨,晚自习下课后拖到最后一个走,淋成落汤鸡,到了寝室倒头就睡,不感冒才怪,这样下去可不行。

我一边想着,一边把书塞进书包里,手一拎,这才叫沉啊。摇摇晃晃地走出教室,还撞了人,嘴上说对不起,脚上又一个踉跄,晕啊,脑里仿佛塞了浆糊,天旋地转。

这到哪儿了,好像是大厅,还要走多久才到寝室......

前面好像有一棵树,不是树,是人,唉,哪有什么人,脚一晃,只叹我命休矣!却感觉有一只手扶住了我。

“喂,你怎么了,我看你一天都不在状态,上课推你也不答应,你别睡啊,这么烫,你发烧了,书包这么沉,我帮你拎啊,你寝室在哪儿别睡啊,回答我......”

我耳边嗡嗡一阵,却还有点意识,“我不叫喂,麻烦大小姐你喊我名字......”

头一歪,就没有了意识。

醒来时,黄昏的光撒在窗台上,已是傍晚时刻,我扶扶额头,触及额头上的一方湿帕子,这是睡了多久了?

我环顾四周,这里不是我的寝室啊......这好像是个单人寝室,看上去挺宽敞,装饰也精致华丽,枕边还有一个薰衣草泰迪熊,床头柜上一盏镂空花灯,我翻身下床,拖着身子走了几步,又一阵眩晕感袭来,撞在茶几上,茶具叮当一响,摔了个粉碎。

“喂,你醒了,感觉好点了吗?”我模模糊糊看见一个女孩走过来。

杜若?

“喂,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唉,我这人心善,也是看你病得厉害怪可怜的,你不用感谢我啊,快把药喝了......”

药汁入喉苦涩干燥,我用力咽下去,费力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今天的事,谢谢你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她家,不是什么单人寝室,华丽却空荡荡的,只有几个像女仆一样的人毕恭毕敬地候在那里,不像我的小窝,虽不华丽,却又妈妈的饭菜香,爸爸的教诲声。

也是后来才明白她华丽刁钻的外壳下多么空虚不堪一击。

距离高考82天,我只能用上课下课来衡量时间,这一周,班上似乎风平浪静了许多,我后头的位置也空了,看不到那个戴着墨镜来去如风的女子,心头竟空荡荡的。

我不禁浮想连篇,她去哪儿了?不来了吗?出事了吗?我用笔戳戳脑袋,想她干嘛,我竟然会担心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好像不讨厌她了,甚至对她有了丝丝好感......

但很快,这种想法也被如山般的习题碾碎了,我的生活中似乎没有了这个人,命运的齿轮还在转,时间也狰狞地宣告着死神的到来,我明白这场与时间较量的战争,我不能输,我开始全心全意地投入高考复习。

每次骑自行车路过海滨大道,我忍不住地停留,这次也一样,我斜倚在栏杆上,掺杂着城市烟熏味的海风迎面扑来。

这里毕竟是离大海近一些的地方,是我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唯一的寄托,童年的回忆也定格在大海边。

三岁时,我和爷爷一起住在海边,海边的风腥甜,撩起我耳鬓边的头发,我赤着脚,数着沙滩上的脚印,爷爷在前面拾着贝壳,浪花卷过,海鸟飞翔,没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了。

爷爷曾告诉我,夜晚最亮的那颗星是奶奶。我看着黑蒙蒙的天空,只有一颗残星透着微弱的光,怎么也穿不过黑压压的云层,爷爷,那是你吗?

我正想着,汽车鸣笛声硬生生把这段回忆撕扯开,耳边好像有女孩的哭声,断断续续,风一吹,又没了,好不真切,但又近在咫尺的感觉。

我瞥瞥昏暗的路灯,这都十点了吧,不会撞鬼了?我小心翼翼探过去,果不其然,黑暗的一角蜷缩着一个红色的人影,发丝凌乱,看不清脸,脚边还有砸碎的啤酒瓶,看上去犹如鬼魅。

到底上不上去?万一是个酒鬼当街撒起泼来可如何是好,小说里可都绘声绘色的描述过了,我犹豫了。

脑袋告诉我转身就走,而腿又想去探个究竟,我最终遵循了腿的选择,哆哆嗦嗦走上去,拍了拍那人的肩。

“你怎么了?”

“滚开,不要你管!”一个酒瓶飞过来,那人扬起脸来,血红的眼睛瞪着我。

我惊呆了,这让我想起墨镜下的那张脸,是她,杜若!

她看上去狼狈极了,脸憋得惨白一张,还盖了那么浓的妆,脸上有两道泪痕,眼妆花了,睫毛还粘着发丝,鲜红的嘴角含着血,一双丹凤眼修长得像一把锋利的刀。红色的短裙上淌着酒水,在昏暗的路灯下,如同汩汩鲜血流淌,妖异冷酷,比鬼魅还鬼魅!

我心里发酸,这跟那个跋扈的公主完全是两个人,一朝一夕,红颜枯骨,心头一个激灵,我冲上前抓住她的手腕,“走!回去!”

“我不!滚!”她嘶吼着,试图甩开我。

我一把抢过她手头的酒瓶,狠狠地砸在地上,也不知是从哪来的力量,只觉得胸腔头的火窜得老高。

“化妆?买醉?你以为很神气吗!是,我羡慕过你,羡慕你家庭富裕,无所忌惮,虽然我不知道你受了什么打击,但是!请你想想你的父母,他们还在等你!”

她渐渐冷静下来,唇角扯开一抹笑,含着血,像绽开在夜风里的红玫瑰,但每个弧度都如刀割,凄凉过后还是凄凉,她扫了我一眼,仰头笑了,可我分明看见她脸上淌着泪水,混合着浑浊的粉底。

“等我?可笑至极!我没有父母,我的心也早就死了,你知道吗?我有多么羡慕你们,一个个在父母的呵护下成长,而我呢?收到的却是一份尸体化验单!吸毒致死!我有一个吸毒的母亲,喝酒的父亲,每天回家都像一场噩梦!是你们这些人永远体会不到的!可是现在他们都死了,都死了......”

我从未见过她这番模样,我觉得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哽住了,想说又说不出口。我承认,我开始是挺讨厌她的,讨厌她高高在上,目中无人,可现在,我无法......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同情?她需要吗?安慰?不亲身经历何来感同身受。

昏暗的路灯下,她笑着笑着又哭了,到后来我也哭了。

我们靠着栏杆,看着无边无际的夜幕,说着满天胡话。

到那个时候我才明白,有些人戴着不易识穿的面具,冷漠高贵的面具下,藏着的,往往是一颗比常人更沉重,更孤独,更易碎的心。

几天后,杜若又回到了学校,依然戴着墨镜无所畏惧的样子,她依然那么令人讨厌,不过我们之间好像有了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我揉揉发酸的眼睛,放下笔。

后面的人又拍着我的肩膀,墨镜下翻了个白眼,塞给我一只耳机。

“喂,我们做朋友吧。”

青箬笠228
写这章的时候其实感觉挺难的,毕竟是回忆,也有些搞不清楚,我笔力有限,有些地方情节可能太老套了,但大家多凑合凑合哈,另外,这章相比之下要长一些,也是今天写的,没有经过什么翻新修改,也是在疲惫中赶稿啊,下一章有惊喜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