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章 意外

  丁苗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不着一丝被赵小强紧紧抱在怀里,那一刻她简直恨不得杀了他!她在心里也恨死了自己,一再吃亏,怎么还会相信这个坏蛋的忏悔,结果又着了他的道儿。

赵小强见丁苗醒了,又开始甜言蜜语加动手动脚,挣脱不得的丁苗,恨恨张嘴咬上他的胸口,差点咬下他一口肉来。赵小强吃痛松了手,丁苗慌忙推开他爬起来去找衣服。

丁苗手忙脚乱穿上衣服,拿起包正要离开,赵小强好整以暇坐在床上看着她说:“苗,我建议你最好照照镜子再出门。”

丁苗狐疑地走进洗手间照镜子,一看到镜中自己的模样,她的心立刻凉到了冰点。丁苗外套里是一件低胸的开衫,她清清楚楚地看见,镜中的她,颈间胸前都留下了明显的欢爱痕迹,一夜未归,回去再被臧语臻看到她这个样子,她苦苦维护的婚姻,怕是真的走到了尽头。

赵小强从背后贴上来,吻着她的耳垂喃喃说:“苗,我真是爱死你了,离婚吧,我娶你!我们一起到北京发展,开始全新的生活,让那些想看我们笑话的人后悔去吧!”

丁苗一声不吭,呆呆地看着镜中的自己泪流满面。赵小强看见镜中她梨花带雨的模样,又来了兴致,一下把她摁倒在洗手池台面上,从后面掀起了她的裙子。

赵小强没有食言,丁苗和臧语臻头天离婚,第二天他就拉着丁苗到民政局去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只是美中不足,两个人领结婚证时闹了个大笑话。赵小强满脸幸福喜气洋洋,丁苗一脸沮丧失魂落魄,进到结婚登记室里,工作人员对着他们说:“哎,你们走错了,这是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办离婚的在隔壁办公室。”

难怪工作人员误会,人们见多了男人生了外心,使尽手段逼迫女人离婚,终于熬到办理离婚手续,男人自己喜喜洋洋,被迫离婚的女人则垂头丧气魂不守舍。

来办理结婚登记的准夫妻们瞪大眼着看赵小强和丁苗,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赵小强当时那个气呀,婚还没结就被人咒离婚,可是又不好当场发作,只没好气的回工作人员说:“我们是来办结婚登记的!”

工作人员对赵小强的说法半信半疑,办理结婚手续时盘问了丁苗好半天,一再问她结婚是不是出自她本意。好在丁苗还算配合,并没说出让赵小强难堪的话来,让他提了半天的心总算落了地。

丁苗和臧语臻离婚后,对生活真的是丧失了信心,机械地一切听凭赵小强去摆布。

两人结婚以后,赵小强就带着丁苗来到了北京。两人以前在王芳健身俱乐部学习时候表现就比较突出,俱乐部不断扩张,急需人手,王芳当初就曾经表示过要他们留下,现在看他们过来投靠,立刻安排他们做了带操教练。

别看赵小强粗壮魁梧的身板,常年坚持锻炼,他跳起健美操来灵活异常,举重若轻地旋转着肌肉凸显的身体,看上去倒更有一种爆发的冲击张力,一来就博得了众多女学员的青睐。倒是很被王芳看好的丁苗,按部就班地带操,表现不好也不坏。

赵小强到北京后不久,就不安于只是做一个带操教练了,给人打工,待遇再好挣钱也有限,他也想开一间健身操俱乐部,自己做老板。

当初为了尽快摆脱胡文静,离婚时赵小强几乎是净身出户,他知道臧语臻离婚时要了房子,家里大部分钱都给了丁苗。可是丁苗肯不肯拿出钱给他开健身俱乐部,赵小强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娶了丁苗的赵小强心里真是一百个满足,尽管丁苗一直对他淡淡的,只要能夜夜抱着心中的女神入眠,他哪还敢计较女神对自己什么态度。辛苦一天带操回到家里,赵小强包揽了一切家务,什么也不要丁苗做。丁苗尽管坐享其成,他忙完了家务又忙着替丁苗按摩身体,说是心疼她带操辛苦,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按着按着手就不安分起来。

这天,赵小强又故技重施,很是卖力地帮丁苗按摩了身体,又抱着她在床上颠鸾倒凤。他真是使尽了全力奉承,弄得一向淡淡的丁苗矜持不在,媚眼如丝,娇喘连连,赵小强趁机在她耳边说:“苗,咱也开一间健身俱乐部吧,这样你就不用这么辛苦带操,看你每天累成这样,我都心疼死了!”

丁苗是个没太多心机的女子,嫁赵小强虽不是出于她本意,但嫁都嫁了,她也不再做他想。赵小强要钱开俱乐部,她把全部存款都取出来给了他。赵小强原以为丁苗不待见他,恐怕不会轻易出钱,没料到丁苗竟然一分不留把钱全给了他,赵小强真是感激涕零,赌咒发誓说要一辈子对她好。

丁苗的钱拿出来,赵小强又找了两个他带的富豪女学员融了一部分资金,丁苗健身操俱乐部很快开张。两人本身就有固定的学员,从原来俱乐部那里都跟他们过来了这边,老学员宣传再加上开业诸多优惠,一下吸引了很多新学员来报名。

原来在王芳健身操俱乐部时,为了多挣钱,赵小强每天都带6、7节课,偶尔别的教练临时有事请假,他就主动要求替补。自己开起俱乐部以后,招的男性带操教练都很稳定,赵小强自己一天带两节课,其余时间就处理些俱乐部的杂事,比在王芳健身操俱乐部工作时轻松的多,可以腾出心思来充分谋划俱乐部的发展大计。

丁苗健身操俱乐部生意越来越好,赵小强让丁苗不用辛苦带操的承诺,却越来越难兑现。

赵小强心疼丁苗,确实没给她固定排课,只在有女教练请假时让她临时带一带操。谁知道女人麻烦事情多,经常有女教练因为这样那样原因请假,丁苗这个临时替补就得顶上。有时遇上请假的女教练扎堆儿,丁苗一天下来连轴转,连歇下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

赵小强心里对丁苗很是抱歉。丁苗自己倒不以为苦,也只有在忙碌当中,她才能暂时忘记对臧语臻和儿子的刻骨思念。

离开滨城来到北京,每周末和儿子通一次电话,是丁苗最开心的时候,也是她整个人最好看的时候,浑身洋溢着母性的慈爱与温柔,与平时消沉寡言的形象判若两人。每次和儿子聊到手机发烫了,她还恋恋不舍得放下。赵小强趁她打完电话心情好的空儿,才能和她多说几句话。赵小强问丁苗:“小健大名叫什么呀?”

丁苗说:“臧行健。”

现在多是独生子女,赵小强知道每对父母给子女起名字都煞费苦心,最后选中的名字一定是他们最为得意的,就接着往下问丁苗:“行健的寓意一定很好,你能告诉我吗?”

丁苗说:“这个出自《周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取这个名字,是希望孩子健康成长,坚强刚毅,不断追求进步的意思。”

赵小强又问:“看你这么高兴,小健这次考试成绩又进步了吧?”

丁苗说:“嗯,他每次考试都年级第一名,这次参加市里的数学竞赛,总分也是第一,看来奥数班的功夫没白费,老师拿给他五六年级的题目,他都能轻松做出来,他们辅导老师建议他今年跳级呢!”

赵小强笑说:“照这样连续跳上去,将来可以考科大的少年班了。”

丁苗说:“孩子不打算跳级,按部就班上学就好,拔苗助长虽然可以更快获得知识,但也会让孩子失去和同龄人相处的乐趣,得不偿失。”

丁苗难得和他说这么多话,赵小强痴痴看着丁苗满眼的笑意,心想一定要尽快让丁苗给他生个孩子,生个和臧行健一样健康聪明的漂亮宝宝,那他赵小强的人生就圆满了。

自从存了这样心思,赵小强在丁苗身体上的耕作就更勤奋了。他身强力壮,正在当年,一天里事情又不多,晚上回家就缠着丁苗求欢。丁苗每天累得往床上一躺就瘫在那里,抗议过几次,正在兴头儿上的赵小强哪肯罢休,丁苗只好躺着不动随他发泄,话也懒得和他再说一句,只是拿抱枕盖了脸暗暗流泪,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

这天是月末,赵小强盘账,发现俱乐部这月的进账比上月的流水多了近一倍,晚上吃饭时他高兴地喝了点酒。因为想要孩子的缘故,赵小强戒酒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丁苗肚子迟迟不见动静,他想今天也就破例喝上一回,晚上抱着老婆好好欢爱一场。

尽管丁苗一再反对,浑身是劲儿的赵小强哪里肯听她,上床照例扯开睡衣就爬上了她的身体。心里高兴加上酒精作用,这天晚上的赵小强表现更加勇猛无比,就在他全力做最后冲刺时,在他身下一动不动的丁苗忽然一声惨叫,身体痛苦无比地蜷缩成了一团。

第18章 意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