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章 股神

  计划永远跟不上变化,派出所事件发生后,回滨城一高教书对汪澜来说已没有可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她被抓到派出所的事情用不了多久就会传到一高去,即使学校不主动提出解除合同,她也没有站上讲台面对学生的勇气。

回到上海之后,找工作就成了汪澜迫在眉睫的事。

临近毕业,大部分同学都已联系好就业单位,除了本地学生和读研的学生,能留在上海工作的很少。上海是高等人才扎堆儿的大都市,作为学汉语的本科毕业生,汪澜在就业竞争中明显处于劣势。

既然做了留在上海的打算,汪澜就不想轻言放弃。到了毕业离校时间,她工作的事情还没有着落,她搬出学校,和一位留在上海的女同学石晓月合租了一套小房子,白天去人才市场现场应聘,晚上忙着在网上投递简历。一直到6月底,在学校社团工作的经历帮了她,《一尚》杂志社的主编很赏识她走秀的设计创意,居然破格录用了她。

本已接受汪澜毕业回滨城工作的李瑞芳夫妇,在得知女儿确定留在上海工作之后,立刻来了精神。李瑞芳给女儿打电话,告诉她既然工作单位的事情已经确定下来,现在当务之急是在附近找一套合适的房子买下来。

汪澜听见母亲的话,吓了一大跳,她以为自己的耳朵听岔了:“妈你说什么?在上海买房?我没听错吧?”

李瑞芳笃定地说:“没错,买房!你有空就去单位附近的楼盘看看,找到合适的妈立刻给你打款。”

汪澜知道家里不差钱,可在小城市挣钱到大城市买房,在她看来无论如何就像天方夜谭。她知道母亲心疼她,怕她与人合租受委屈,可是一毕业就让家里出一大笔钱给自己买房子,她自己心里首先就过不去,她婉言劝母亲说:“妈,我马上就工作挣钱了,你和我爸挣钱不容易,我不能常在你们身边守着,你们放点钱在身边有什么事也好应急。”

李瑞芳说:“谁说你不在我们身边啦,要买就买个大房子,将来我们一家人住一起。”

汪澜说:“我的亲妈呀,上海最便宜的房子也差不多要2万左右一平,买个100平方左右的杂七杂八下来就要两百万,这还不说装修。”

李瑞芳豪气的说:“买个150平左右的吧,要4室的,将来你结婚有孩子住着也宽敞。便宜的咱不要,贵的咱也买不起,就3万上下的价位吧,只要你上班方便就好。”

汪志诚心惊胆战在旁边听着妻子和女儿讲电话,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虽然这些年家里具体的账目都由妻子掌管,可是每年大概的进项他心里还是有数的,家里的钱顶天了也不过百十万,买150平的大房子?李瑞芳莫不是发烧说胡话了吧。

李瑞芳一挂断电话,汪志诚就大叫:“你疯了吗?买房?你从哪儿能给闺女弄几百万?”

李瑞芳白了丈夫一眼,“你吵吵个啥,我说有,就一定有!”

几年前汪澜离家出走那段时间,李瑞芳身体也不好,汪志诚照顾她还要照管馄饨店的生意,忙得焦头烂额。馄饨店原来是全天营业的,李瑞芳就叫丈夫改为只在中午营业,这样不至于他太辛苦。

李瑞芳原是为心疼丈夫这么安排,绝对不懂得什么饥饿营销的现代理论,孰料歪打正着,汪记馄饨店的生意居然一下子火爆起来。

汪记馄饨馅儿大皮薄,骨汤货真价实,味道鲜美,经营几年来已经有了固定的食客流,店面也从原来的一间扩展为三间。营业时间骤然缩短以后,本来三餐营业时不太拥挤的客流立刻爆满,许多人排半天队才能等到一碗馄饨。食客的心理就是怪,越是难买到越觉得买到后味道格外不一样。一传十,十传百,汪记馄饨在滨城声名鹊起,许多人都慕名来尝鲜,每天一餐的营业额倒比以前全天经营时翻了一倍还多。

自从上次怀的孩子夭折,李瑞芳就心灰意冷,没再去管过馄饨店的生意,只坐在家里管钱。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她娘家侄子李超凡在证券公司上班,为了帮他完成任务,七大姑八大姨都被拉去证券公司开户。李瑞芳被侄子拉去开户炒股,这个汪志诚是知道的。

做了多年夫妻,汪志诚深知李瑞芳做事谨慎,碍于面子被她侄子拉去证券公司开户炒股,她最多也就投个一两万块钱权当个执事,绝对不会投入太多钱的。

汪志诚心想这段时间人都说股市涨的好,可一两万的本金翻成几百万打死他也不相信,便疑惑问:“你炒股赚的?打死我也不信!两万块能赚这么多?那不比抢银行还来钱快?大家啥都别干都去炒股算了!”

李瑞芳说:“两万当然赚不了这么多,我把家里的钱都放股市了!”

原来,李瑞芳买股有自己的主意,并不跟交易大厅那帮大妈们一样,一窝蜂的买这个卖那个,她想着什么生意都有好有坏,只有药品生意比较稳当,于是就买了两万块钱的广济药业,一直放了两年。

李瑞芳其实不怎么相信股市能赚大钱,只想着帮亲戚忙不亏本就万事大吉了。她2005年初3.87元买了50手广济药业,股票涨涨跌跌,赔赚都不大,她也就一直拿着没动。

到了2006年,广济药业突然飙升,6月份最高涨到7.26元,李瑞芳账户上显示的市值有3万6千多!,她高兴的不得了,盼着能涨到4万块,她就全卖了!不料,此后这个股一路跌,到2007年初才又开始企稳回升。

李瑞芳记得侄子跟她说过,一路下跌的股票一旦企稳开启升势后,一般都会拉过前高。李瑞芳看广济药业果然止跌后就一路上涨,开始她还犹豫怕看不准,一直到2月份涨到5块钱左右的时候,她才把家里的钱陆续取出来全部投了进去。

当时李瑞芳想的是,广济药业这支票曾经涨到7.26元,这回只要拉到7块她就出,稳赚不赔。她买进股票后,股价一路上扬,可是股价真涨到7块,她又不舍得卖了,心想侄子说过会拉过前高的,说不定会拉到8块,就这样眼巴巴看着盼着,到3月份广济药业真就拉到了8块!

李瑞芳眼看账户上的数字蹭蹭往上涨,想卖出实在舍不得,就去问侄子:“超凡,你看我的广济药业要不要出?”

李超凡说:“我的姑姑呀,现在是百年不遇的大牛市,股票涨这么好,人家都往里进,你干嘛出啊?”

于是李瑞芳就不出继续等,到了4月,股价拉到了16块5,她又去问侄子要不要出来,侄子可真是亲侄子,告诉她说:“我的亲姑啊,牛市不言顶,赚大钱的在后面呢!现在你知道为啥当初我劝你买股票了吧,抵你10个馄饨店都赚钱!”

李瑞芳迷茫地问侄子说:“那究竟能涨到多少钱呢?”

李超凡老实说他也不知道,不过他说自己有个师傅传授的秘诀,说是连续上涨的股票就一直拿着,等到哪个月k线收阴时再出,这样就能吃大半条鱼,如果没涨多久就急着出,只抢个鱼尾巴,倒把后面最肥的鱼身子给丢了。

李瑞芳听了侄子的话,就安心拿着广济药业一直没卖出。

李瑞芳呱啦呱啦说完自己奋战股市的经历,汪志诚高兴的抱着她亲了一口:“哎哟我的好老婆,你真是咱家的福星,股神!”

李瑞芳说:“告诉你让你再高兴高兴,你猜猜今天我看了账户,咱们现在有多少钱?“

汪志诚说:“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有多少?”

李瑞芳兴奋地说:“账户市值有540多万呢,给女儿买房子还不是绰绰有余!”

汪志诚疑惑地说:“你确定那些数字能换成钱?”

李瑞芳说:“本来就是钱,什么叫换成钱?”

可是汪志诚听了她的话,并没有表现出她期待的兴奋,反而有点愁眉苦脸的。

李瑞芳就不高兴了,骂他:“你个老东西,赚这么多钱你还不高兴?哭丧着个脸倒像我给你赔了钱似的!”

汪志诚没有立即应她的话,踌躇了半晌,才说:“我说话你别不爱听啊,叫我说,见好就收!你既然给女儿夸了海口,还是把股票卖了拿着钱安心。你把家里的钱都投股市了,连个后手都不留,不定哪天股票跌了,澜澜挑好了房子你又拿不出来,到时候你脸往哪儿搁?”

李瑞芳“呸呸”两声骂他是乌鸦嘴,可是被汪志诚说的心里也没了底。晚上,李瑞芳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七上八下的。汪志诚忙了大半天馄饨店的生意,倒头就睡,呼噜打得那叫一个响,气得李瑞芳踹醒他好几次,问他明天卖还是不卖股票。

这时候的汪志诚又不敢坚持自己的意见了,嘟嘟囔囔说:“股票我都不懂,就是那么一说,你自己看,卖还是不卖,你说了算!”

李瑞芳躺在床上一夜没合眼,心里真是犯了愁:手里的股票到底是该卖,还是该留呢?

第12章 股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