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章 婚变

  汪澜从学校转回家属院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走到臧语臻家楼下,下意识抬头看阳台上,只看见了他转身的背影,想来她迟迟未归,他一定等的心急了吧。

回到家里,两人默默吃完了饭,汪澜没有一如既往收拾碗筷进厨房,而是看着臧语臻,良久,才轻声问:“以后,你是不是就不过来了?”

臧语臻避开了汪澜的目光,掏出一支烟点上,说:“我去烟台抽支烟。”他说完,随即起身去了阳台。

站在阳台上,臧语臻俯身在窗台上,深深抽了口烟,尘封许久的往事,随了袅袅烟雾,缓缓的在脑海中回放。

臧语臻和前妻丁苗,是在省城读师范大学时的同学。

丁苗是个热情如火的女子,相比较而言,臧语臻则有些书呆气。两个人的相识相恋,一直是丁苗主导。她告诉臧语臻,从军训时候她就喜欢上他了,她偎依在他怀里撒着娇诉说:高中3年多苦啊,没时间打扮没时间恋爱没时间享受生活,现在有了他,她一定要好好享受快乐的大学生活,决不能再辜负自己花样的青春岁月。

大学四年,丁苗和臧语臻是人人羡慕的金童玉女。丁苗是臧语臻的初恋,他们携手走过了整个的大学岁月,也共同经历了人生中很多第一次初体验。大学毕业时同学们纷纷留言,非常看好他们这一对,希望若干年后他们依然是大家羡慕的恩爱楷模。

丁苗的家在省城毗邻的洛城,毕业时却义无反顾跟着臧语臻来到了滨城。丁苗虽然和臧语臻一样学的是中文专业,但她对舞蹈情有独钟,在大学时就是学院舞蹈队的领舞成员。大学毕业分配时,臧语臻分配在一高从事语文教学,丁苗也被师范学校以语文教师的身份录用。上班第一天,丁苗去找领导,主动要求去教舞蹈课。师范学校的文化课教师人才济济,专业课教师却相对青黄不接。师范学校的领导看了丁苗提供的大学演出影像资料,当即拍板让她改教舞蹈课。

臧语臻和丁苗在大学毕业的暑假就结了婚,用丁苗的话说,忍了4年,她再不想忍受两人不能时时刻刻在一起的痛苦了。

婚后的生活很甜蜜,结婚5年后,他们爱情的结晶诞生了。那是多么幸福的日子呀,抱着粉妆玉琢的儿子,揽着美丽可爱的妻子,臧语臻飘飘然如在云端。

回滨城后两人的事业发展也很好。臧语臻在人才济济的一高教语文,从执教第二年起所带班级的语文成绩就在同级教学中脱颖而出。丁苗在师范学校从事自己喜欢的舞蹈教学,把兴趣爱好和工作结合在一起,她无疑是命运垂青的幸运儿,所以工作也做得很是出色:辅导学生参加各类舞蹈比赛,屡创佳绩;学校组织的文艺演出,她也常常是主创和领舞的最佳人选。

三口之家的生活,日子过得仿佛白璧般精致无暇。臧语臻满心以为,他可以沉溺在这样甜蜜的生活里终此一生,却不曾想到,他和她一样没能逃过乐极生悲的魔咒。

丁苗是那种圆润的女子,腰肢却特别纤细,走路仿佛风摆柳似的惹人怜爱。臧语臻从来没有意识到,他那被婚姻生活滋润得软玉温香的妻子,仿佛一只熟透的红艳艳的桃子,不只招人眼球,更是轻轻一碰就从枝头掉落他人掌中。

和所有妻子出轨的丈夫一样,臧语臻是最后的一个知情者。

2000年,健美操像一阵风一样风靡了滨城,丁苗是滨城王芳——李琳健身俱乐部的第一批学员,也很快成了俱乐部第一批健美操教练。

王芳是最早的大众健身操教练员之一。1986年,王芳开始涉足健身操行业。中央电视台“健美5分钟”栏目的播放,使得大众健身操得到了迅速和广泛的普及。王芳在北京开设了自己的俱乐部——王芳健身俱乐部,她既是教练员,又是经营者,王芳健身很快成了京城健美行业的标杆。1999年起,王芳陆续在湖南、湖北、河南、河北、云南分别开办了9家分部。

滨城虽是中原腹地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因了交通位置得天独厚,市民生活理念十分超前,故而有着小香港的美誉。颇具经营眼光的王芳,很快锁定了滨城设立分部。毕竟健身俱乐部分部众多,总部业务又繁忙,王芳能到滨城来亲自指导的次数寥寥。为了更快考取健美操教练证,丁苗和师范学校一位同样爱好健美操的体育老师结伴,利用暑假时间去了北京深造。

那是臧语臻和丁苗自恋爱之后第一次分别那么长时间。人说,小别胜新婚,可是丁苗从北京回来后,并没有像臧语臻设想的那样紧紧黏着他不放,臧语臻想她可能是训练太辛苦缘故,并没往别处多想。

出事是在半年后,体育老师赵小强的妻子胡文静闹到了他们家。

胡文静本来怀有身孕,得知丈夫出轨后动了胎气导致流产,本来还有所顾忌的赵小强这下更加肆无忌惮,等胡文静一满月就立刻逼迫她离婚。胡文静咽不下这口气,明知婚姻保不住了,索性跑到师范学校里吵闹,接着又闹到了臧语臻他们家里。

臧语臻眼睁睁看着自己捧在手心里宠爱的妻子被人谩骂厮打,心碎了一地。

从那天起,臧语臻就去了客卧睡。从1984年深秋开始恋爱到2000冬天,为着16年相守的情分,臧语臻没想把丁苗怎么样,可是想到曾经肌肤相亲的妻子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心无芥蒂的和她再躺在一张床上。

分居一个多月后,丁苗在一天夜里来到客卧,和往常一样温暖滑腻的贴向他的身体。臧语臻不是绝情的人,狠不下心推开她,可是不管她如何亲吻抚摸,他自己也同样试着努力,奈何力不从心。两个人在床上折腾了大半夜,丁苗无奈的离开客卧回了自己房间。明明听到她一回房间就开始痛哭,只哭得肝肠寸断,臧语臻什么也做不了。

2001年春,草长莺飞的日子,臧语臻却陷入了生命历程的寒冬。丁苗有天晚上一夜未归,早上回来就跟他提出了离婚。两人一拿到离婚证丁苗就后悔了,哭着说她是真不想和他走到离婚这一步,只要他肯原谅她,她做牛做马都愿意。可是他就是不肯原谅她,再这么拖下去对彼此都是折磨。

丁苗和臧语臻离婚后,很快和赵小强去了北京发展。周围陆陆续续也有很多热心人给臧语臻介绍对象。臧语臻却悲哀的发现,对于女性,他从心理乃至生理都产生了排斥,根本没有再开始一段新感情的可能。

有着公主情结的丁苗,选的家具都是欧式田园风格的,柔软的沙发,舒适的大床,处处都留下了他们缠绵恩爱的印记。两人离婚后,臧语臻把家里的家具都换了一遍,全部换成了深色的中式风格。

刚离婚那段时间,可爱的儿子是臧语臻唯一的幸福源泉。

2002年暑假,丁苗回来接儿子去北京暂住,母子天性,臧语臻也不好阻拦。暑假快结束时,臧语臻到北京想接回儿子,丁苗约了他在一家咖啡馆见面,没承想一见面,丁苗就苦苦哀求他把儿子留下来,因为她子宫出了问题,医生已经断言她再没有怀孕的可能。臧语臻尽管万分不舍儿子,可也没办法开口拒绝这个可怜女人的要求。

自从儿子离开他留在北京后,臧语臻就是机械的备课上课,整天仿佛行尸走肉一般。如果非要说有什么样的事情能对他有所触动的话,也就是汪澜母亲闹到学校这件事情了。

汪澜母亲闹到学校以后,臧语臻被迫接受了汪澜借住在自己家里。从内心来说,他一直把她界定在学生的范畴,从不曾想把她做为异性来看待,他所有为她所做的一切,也是出于教师爱护优秀学子的一片热心。也正是因为一切为着汪澜的学业生活打算,他才重新有了生活的动力,即使被人误解,他也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时间自会证明一切。

可是今天晚上,汪澜的问话和她期待的眼神,却让臧语臻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和触动。他第一次发现,她期待的模样,让他心疼,乃至心头柔软无比,仿佛,从未经岁月的磨砺。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深深叹息:他清楚的知道,他只能让她失望,处于自己现在的身份地位,他绝不可能有任何的逾矩之举。

任性而为,似乎是青春年少的专利。成年人的世界里是不允许任性的,即使偶尔恣肆放纵一下,也不过是在约束前提下的自由。臧语臻想什么时候,可以无拘无束的真正让自己任性一回呢,可是性格使然,穷此一生,他大概是不会有什么任性之举的了。

第5章 婚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