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橼王

  (2)

哈?唐濡兮愣了愣,不是宅斗吗?关晳王什么事?不会日后要发展成宫斗吧?随后道:‘‘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夫人,你何苦要跟王爷斗气?只要你点头,王爷马上可以救你出去,你也不必受姒妃的欺负...‘‘

‘‘诶?!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出去?那你快快禀告王爷要他救我出去,再在这里呆下去我都快疯了!‘‘

‘‘夫人,你想通了?虽然下嫁给橼王之事甚少人知晓,但是还是换个身份较好,日后也只能暂为女官,但王爷定会找个合适的机会册封你的!请你在忍耐几天,等王爷将一切办妥,再制造出你身亡的假象,就可以接你入宫了,那么新身份的名字,夫人想拟什么字?‘‘

‘‘濡兮,相濡以沫的濡,其修远兮的兮。‘‘

‘‘是!那奴婢即刻去禀告王爷,这瓶淤肌露请夫人收好,每隔两个时辰上一次药。‘‘说罢,偌鸢便递来一个精美的青瓷瓶。

唐濡兮接来感激道:‘‘谢谢!‘‘偌鸢只是摇摇头便退下了。

唐濡兮倚墙侧躺,轻扯下淤肌露的瓶塞,一股梨香袭来,让人闻着也和缓些,忍痛将药膏抹在指尖上,不一会凉凉的触感便取代剧痛。这么好的药效,可真是好东西,晳王对唐泱染还挺上心的,但是以后还是要靠这双手奏乐,唐濡兮只好忍痛割爱将药膏全涂在手上,刚刚还是满满的药膏此时只剩下小半瓶了,唐濡兮有些惋惜。

‘‘哒哒...‘‘的步行声再次传来,却掷地有声,不似女人莲步轻移之音,唐濡兮将药膏收好,警惕的抬头望向牢门,果不其然,门外多了个身高近七尺,偏瘦,穿着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外罩一件亮绸面的乳白色对襟袄背子。袍脚上翻,塞进腰间的白玉腰带中,脚上穿着白鹿皮靴。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从玉冠两边垂下淡绿色丝质冠带,在下额系着一个流花结的男人。‘‘开门!‘‘沉稳的声音传来,小厮急忙将牢门打开,‘‘退下!‘‘‘‘是,王爷。‘‘

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乌黑的头发,散在耳边。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他的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苏欤橼居高临下的看着唐濡兮,突然半蹲,右手紧掐唐濡兮的下颚,冷笑道:‘‘你还不能死,你得为皇兄偿罪。‘‘

皇兄?‘‘是在说晳王吗?遂又狠狠甩开右手,掏出绢布,细细擦拭,不屑道:‘‘真脏。‘‘

突然被甩开使唐濡兮原本受伤的头部狠狠的撞向墙壁,留下斑驳的血迹,疼得唐濡兮呲牙咧嘴。遂道:‘‘我呸!你以为姑奶奶我没事找罪受得罪你那个什么侧妃被打成这样?!有时间嫌弃姑奶奶还不如去管教管教自己的女人!‘‘

凤眸微张,下颚再次被苏欤橼紧掐,语调不再不屑,变得充满危险的气息:‘‘你是谁?‘‘

唐濡兮愣了愣,发现我不是唐泱染了吗?遂又恢复冷静道:‘‘贱妾是橼王府的泱夫人,你眼中的歌姬唐泱染呵。‘‘

再次被不屑的甩开,毫无留恋的起身道:‘‘看来你还得在牢中反省几日。‘‘

‘‘恭送王爷。‘‘唐濡兮咧咧嘴,面无表情道。

(2)橼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