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宠妃十年后再爱你

倾世宠妃十年后再爱你

leprosy盛宴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不是在睡觉么?这是什么情况,睡觉也出问题了?”穆子琪挠了挠头,十分不解.

“起来了?哦,病好了么?还难受嘛?”女孩走进来,端了盆水.

不是你是谁啊”子琪向后警惕的退了退.

“怎么了,发烧脑子烧坏了?”女孩洗了洗手巾.

“我不认识你啊”子琪更糊涂了,想了想,干脆就说失忆了.

“我是晓晴,我姓陈,和你同一个屋子住”晴儿经手巾递给子琪.

“哦,知道了,那我呢”子琪确定自己穿越了.

“穆子琪,宫女,16岁”晴儿像报名单似的.

“哦,知道了,那么一会要做什么?”子琪起身,穿上晴儿拿给她的衣服.

“一会儿要去画像”

“画像?为什么?”子琪系好青绿的腰带,衣服是绿和白两个颜色,白色的裙子,青绿无花纹的纱制半腰衣服,青绿腰带系在腰上.

“因为要去南佑国啊”

“什么意思?”子琪坐在椅子上,让晴儿为她做好头发.

“嗯,我们要选出几名宫女,去南佑国,相当于保全自身,听说还会有机会被皇上选中呢”晴儿慢慢替她梳好头.

“皇上?什么意思”

“笨呐,不要管啦,明天就估计能见到啦”晴儿已经梳好头发,子琪起来干净漂亮,很有纯净的小女生味道.

“走吧,我们去画像”晴儿好像一脸向往.

“你好像很想去南佑国?”子琪一眼看出了晴儿的秘密.

“是啊,其实我很喜欢滕世新”晴儿满眼幸福.

“你又没有见过他,你怎么会喜欢他?”子琪突然想到在现代有一个熟人是叫滕靳新,差一个字,不知道是不是一样呢.

“对哦,你不记得了,有一次他有我国谈和,我看见了,好帅的”晴儿很花痴的样子.

“滕世新是谁?”

“南佑国的皇上.”

“你直呼皇上讳,不怕被杀头”子琪挽过她.

“哎呀,你只对你一个人这么讲,千万别和别人讲”晴儿笑了.

来到转角的一个屋子:

“就是这里了?”子琪抬头望了望屋子.

“没错”晴儿推开了门.

屋子里有三个人,两个是刚画好像的宫女.那个男子,是画像的.

“嗯,你就是那个画师?”自弃没有古代的小礼小节,反而有些“豪迈”

“呵呵,在下正是”男子笑了笑,俊朗的笑脸.

“你叫什么啊”子琪见他笑了,也咧嘴笑了下.

“哎,子琪,不能无礼”晴儿拉了一下子琪的衣襟.

“无防,在下滕宇”

“你和滕...呃不是.是南佑国的,那个皇上”

“哦,那是我哥哥”

“好了,不问了,画吧,记得给我画....”

“画好看呢是吗?”滕宇坐下来问,打断了子琪的话.

“错啦,是画丑点”子琪有些不悦.

“姑娘,这是为什么?”滕宇有些不解,来这儿的没有人这么说.

“呃,那个...滕公子,你别问了,子琪,别闹”晴儿拉过子琪,坐下.

过了有两、三个时辰,滕宇画好了,子琪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膝盖,而晴儿却是时时刻刻让自己保持最好的状态.

“好了,也许,明天就有人叫你们去南佑国喽!”滕宇笑着说.

“真的嘛!太好了”晴儿很高兴,而子琪却很不开心.

“不是叫你给我画丑点呢吗?”子琪问到

“不知姑娘芳名为何?”

“我问你为什么还要我去南佑国”子琪跺了跺脚.

“如我所知,姑娘名穆子琪,芳龄16,御前宫女,对不对”滕宇浅笑.

“是呐,我是”子琪一种“爷们儿范”,交叉环胸.

“嗯,那就对喽,其他你不用管了”滕宇收好纸,笔.

“子琪,我们走吧”晴儿拉着子琪就走了,留下在原地淡笑的滕宇.

“晴儿,你拉我做什么?”

“再吵下去,我怕你就要打他了!”

“那你不用管我嘛!我还没弄明白呐!”

“哎,我告诉你,祸出去了”

“什么意思”子琪好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