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雾散潮涌情是毒

  白淼没想到她五百年痛苦的等待却始终不及这命运的捉弄。那个闺阁小姐为他怀了个孩子,她又能如何自处?难道,终究要是这样的结局吗?阙熙他便是忍心放弃她们,她又怎么能心安接受这样得来的感情?她倾尽所有,都想和他在一起的啊。只是,造化弄人。

她想着他们的过往,想着那道惊雷把他们分开心里就痛苦难耐,她终究做不到把阙熙让于水芙,她总觉得水芙不对劲,她要做最后的挣扎来反抗宿命。于是去妖界的缥缈峰找上仙杞忧,让他把她变成一个凡人,想这是唯一的办法。

缥缈峰的山色因云彩的飘忽不定而忽明忽暗忽隐忽现。刚进入缥缈峰,就有高山流水般的琴音不绝于耳,由这琴音引着,杞忧的身影越来越清晰了。素衣白衫,清雅飘逸,闲适地抚着腿上的九弦白玉琴。

白淼走近他,告诉她的来意,他说其他事他都会依的,唯有这件事无一出路。她当然也知道,舍弃千年修行去做一个不过百年寿命的凡人是有多么不明智,且因着在未央神山数百年,体内已有些许仙气,修炼成仙是易的。这是杞忧经常对她说的话,而她只是笑笑从不放在心上。

她对他道,就当我因爱成痴吧,你不依我不就是为了让我早日修成仙,在妖界与你为伴监视妖界么?呵什么神仙,不能拥有爱的神仙我不稀罕!什么妖,不能拥有自由的妖我不稀罕!

她故意激他,因为他是好人,这并非她的本意。但他的定力超乎预料,他依旧风平浪静地抚他的琴。这时白淼突然伸手拔下头上的莲花簪抵住咽喉,以死相胁。

他的琴声戛然而止,抚琴的手滞住,语气生涩道,你,可想好?

她郑重地点头,簪尖因离的太近,皮肤被刺出小小血珠,他的瞳孔缩小,发出细微的叹气,缓缓从袖中拿出一粒无色药丸,道,此丹为化灵丹,服下此丹将法力尽失,妖气皆除,不久便同凡人一般无二。

她毫不犹豫地接过这化灵丹含入口中,杞忧背过身去,她想他怕是不愿看自己了罢。

顷刻间天上乌云滚滚,电闪雷鸣。狂风卷叶,白淼的裙裾飘扬,九尾摇曳,一头银发染了墨般变成满头青丝四散飞扬,冰蓝色的瞳孔变成晶黑色,锁骨处的雪莲印记消失不见,九尾也渐隐渐现直至不见踪影。她如苍白的蝴蝶般落到地面,无力地起身,对仍背对着自己的杞忧道,把我带到湘妃竹林。

杞忧把她送到湘妃竹林的茅草屋一句话也没说地走了,离茅草屋越近一步,心就跳得越快。刚刚蓄而待发的天此刻下起了倾盆大雨,而她还未到屋门,在身后就出现了两个妖兵欲把她带走。

你们这是干什么,我是你们的妖主!她冲他们大吼。

他们轻蔑地笑道,前任妖主大人,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忘了自己已经是个一点法力都没有的凡人了么,我们新任妖主大人就要即位了,她也即将是魔王夫人,她现在要见您,哈哈……

白淼紧咬着嘴唇,由着他们把她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带走了。

这里是阴暗潮湿的牢房,周围是些折磨人的器具,白淼有条不紊地坐在冰冷的地面上一下一下用从不离身的玉梳梳理着长发。她听到有钥匙打开牢门的声音,接着一抹金色进入眼中,金色的妖主袍,镶有妖治的纹理和象征妖界王权的图腾,金色的王冠和权杖。这些都是她从不碰的东西,绯焓现在不像一只红狐,而是像只浴火金凤,正趾高气昂地看着她。

绯焓步态雍容地走到白淼面前,道,你现在凡胎肉体一点法力都没有,落到了我手里,杀死你只不过动动手指的事,怎么不应该哭着向我求饶么?

见其不语,绯焓继续面部狰狞道,别以为你充耳不闻地梳头发就可以装作若无其事。我知道你现在很想那个人,可是如果我现在把你杀死了,你岂不是永远都见不到了吗,你快来求我呀,快来求我呀,跪着来求我呀,哈哈哈……

白淼默不看她,不想见绯焓因肆虐地笑而扭曲的面容,虽然她确实迫不及待地想去见阙熙,但骨子里的傲与不屈在压制着她。她有很多事不明白,从始至终她都不在乎妖主之位,把所有都交给了绯焓,因着绯焓的法力不及自己,长老们不同意,才没有把妖主之位给她,而自己久不在沉浮殿,大家心里都明白真正的掌权者谁。且绯焓就要嫁给魔王了,弑天情殇肯定会传给她一些法力的,到时候自己还恨不得马上把位子给绯焓。那她现在是为了什么?自己待她不薄,她因何这样待她?且她是怎知自己已变成凡人的,还有她说那个凡人她说的那个人是阙熙吧,又为何不让她见他,她和阙熙是什么关系?白淼满心疑惑,梳发的节奏越来越紊乱。

绯焓突然一把夺过白淼手里的玉梳,看了一眼,怒上眉梢,狠狠的掷在了地上,碎成了两半。这玉梳是上一世的阙熙送给白淼的,雕刻着精致的并蒂莲。不得不承认,绯焓触到了她的底线,她失去理智地向她扑过去,可还未碰到她就被她推到了墙角,额头流出了点点血迹,伸手一抚,红得触目惊心。

绯焓冲白淼发疯般大吼道,我告诉你,阙熙是我的,他的生生世世都是我的,你将永远也见不到他,不过我不会让你这么快死,我要看着你痛苦,一直痛苦下去!你肯定有很多疑惑吧,我现在把一切都告诉你。她的嘴角泛起冷嘲,眼中尽是怨恨,继续道,凭什么你不畏未央神山的严寒!凭什么你法力那么高,让长老们亲自去请你做妖主,凭什么你不争就有那么多人爱你!你可知我爱上阙熙的时候比你早,你可知他还有一位颜妃,曾圣宠不衰却因为你的出现红颜未变恩先断的可怜女子?同样身为狐妖,你被他看作天人,而我却被当作尘埃遗忘,甚至寂寞**中的所有女子们都被他遗忘。我法力不及你无法让你现出原形让他相信你是狐妖,我就联合其他嫔妃散布谣言,而他依旧对你深信不疑。如果不是你,他会无视三千佳丽,无视我么?后来因为你,牵连他受到天罚,英气正盛的他进了地狱,五百年不得轮回,他独自承受了多么大的痛苦,那时我便恨透了你!你可知不只你一人受了五百年的相思之苦,还有不为人知的我!你躲在未央神山里不问世事,而我则以那繁杂的妖界政务消磨时光,减轻痛苦……

白淼张张嘴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绯焓苦涩地顿了顿,继而得意地大笑起来,那笑声尖锐刺耳,又道,接下来还有更令你震惊,更意料不到的事要告诉你,你听完后会很痛苦的吧。呵,你可知今世喊阙熙相公的女子也非常人?

白淼的瞳孔瞬间放大了些,脱口而出,水芙是你?

她鬼魅般地走近白淼,双手狠狠掐住她的肩把她从地上拖起来,迫使她与她对视,道,没错,就是我。我早就找到了阙熙,于是我变出了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傀儡,按照我想的她能说能动,只是没有感情。我把她留在沉浮殿,再用你的名义告知梓夜让他帮我处理政务。我呢,就安心幸福地做阙熙今世唯一的妻子。双眼失明是假的,单纯是假的,那天告诉你的一切都是假的,为了让你可怜我,自觉退出。可是你却唤醒了他前世的记忆,如若不是我怀了他的孩子,恐怕该退出的就是我。现在你为他舍弃了千年修行,他却不知道,他也永远也不会知道了。他现在正在与我的傀儡在一起呢,哈哈哈…我终究是最后的胜利者,我要把他变成妖,我们将永远在一起,直到地老天荒。

她猛地松开白淼,白淼砰然跌坐在了地上,脑袋嗡嗡作响,叹息道,我的确原本想为着你那可怜模样选择离开,但那日准备离开妖界从此隐没不再回来,去远远地见阙熙最后一面时在屋前看到了你,你正把几朵莲花胡乱撕烂,扔到地上狠狠践踏。可你说你对花粉过敏的,那时却丝毫看不出,于是我便起了疑心。决心到未央神山采雪莲来唤醒他的记忆。他那日醒后,你先假装不知,然后有意抚摸你的腹部借此提醒他,你装瞎子真的装得很逼真,不过为了不让别人发现,故意把头低得很低。

你只看出了这些依旧是蠢笨的,你没有想到我就是水芙,还天真地求杞忧把你变成凡人,这简直是自投罗网,可知你的一举一动尽在我掌控中,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败者!

我没有感觉我败了,因为我根本没有把这当做一场游戏,且阙熙终究爱的是我。

你以为你帮他唤醒记忆,我就没有办法再消去他的记忆么,我要他只记得我。

你不是要嫁给魔王了么,你要悔婚?

我只是魅惑他,继而让他传给我无尚的法力,我不会悔婚,大婚过后我要让我的傀儡永远陪着他,让天下人都以为妖界与魔界结合在一起了,而我自己就要与变成妖的阙熙双宿双栖。绯焓道。

一个傀儡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的。

只要与相公在一起,一切都无所谓的,魔王厌弃了我的傀儡将它弃之即可,也将不会知道我与相公的存在的。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无耻下贱,负了魔王。那你有没有想过你更无耻,你无视妖界长老对你的器重,对政务不闻不问,全托付给我;你无视上仙杞忧对你的爱,为了一个凡人舍弃求仙之路,他再不愿见你;你无视梓夜对你的爱,他现在还不知道你在这里,还在帮你处理政务呢,哦,不是,是帮我,真是一只傻狼。可是,你比他们更傻!

白淼重新从地上站起,闭上眼睛,视死如归,心如浸在了五味杂坛里,皮肉之苦又能够感受到多少。

接着只听两声响声,身上真的没有任何感觉,睁开眼,已不见了绯焓,只见墙上留下了两道深深的鞭痕,她终究没下得了手,那些狠毒只是伪装罢。

没过多久,箬殃被他们抓进白淼对面的牢房,她看着白淼的狼狈,心疼之情显露无疑。

她道,主上…主上……

我没事,以后不要再喊我主上了,叫我白淼就好。白淼道。

在我心里主上只有一人,那就是您。箬殃又继续道,我清早看到天突变总觉得有什么事发生,正要去找杞忧上仙就被妖兵抓来了,不过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主上,我被关进牢房的时候,梓夜看到了我,他会把我们想办法救出去的。箬殃的脸上放出喜悦的光芒,而白淼的神色仍无一丝波澜。

白淼想,我出去了又能怎样,这个世界总是残酷的,我和阙熙注定无缘罢。

(五)雾散潮涌情是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