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情清意明仍为殇

  烟雾缭绕的湘妃竹林蒙上了夜色,越发幽寂。箬殃见白淼不在竹楼内歇息,揉了揉惺忪的双眼走出屋外。看见白淼黑发披散,白衣飘飘,立于一片湘妃竹叶上,静止不动。箬殃着实被吓了一跳,虽然为妖,但她毕竟只是一只小白鼠,不是有个成语叫“胆小如鼠”嘛。但她还是忍住,捂着嘴没发出声音,她知道白淼思绪很乱,就不去打扰她了。便又回去睡了。

那夜白淼的剪水双瞳定定地望向那第一次时感觉温馨的茅草屋,彻夜未眠。

次日清晨,箬殃不声不响地把上仙杞忧请来,希望他能开导白淼,就算开导不了,帮自己想想办法也好,她实在受不了她的主上这样了。

杞忧看到立于湘妃竹叶上的白淼,二话没说把她抱了下来,箬殃的眼睛都亮了,这缓缓落地的一双璧人都身着白衣纤尘不染,容颜绝世,完美地她都移不开双眼了。两人落地,杞忧不舍地把白淼放下,移开一直停留在白淼身上的视线转过身,缓缓开口道,未央神山的雪莲还有一个功效你不知,那就是可以唤醒前世的记忆。只要放人鼻尖吸入莲香即可,至于能不能成功得看那人了。说完便消失在雾气中了。

白淼,刚刚我离得你那么近,可你连一眼都没看我,我就这么不及那个凡人?唉罢了,只要你不再这么折磨自己,我成全你们。他想。

白淼欲要动身离开,箬殃问,主上,你现在是要去未央神山采雪莲来么?

白淼无力地摇摇头,道,他们很幸福,不是么,我不应该去破坏,箬殃你回沉浮殿吧,我要去一个没人找到我的地方,妖界的长老也找不到我的地方,若没有,就在翠染居任什么也不迈出一步了。

箬殃愣在原地,回过神来想要抓住白淼衣袖死死不放的时候,白淼已同上仙杞忧一样“消失”了。

白淼不忘再去看一眼今世无缘的那个人,然而他不在,只看到了茅草屋外他的娘子水芙,白淼微蹙黛眉。

午后,一银发飘逸,手捧莲花的女子出现在湘妃竹林唯一的茅草屋前,依旧是男子出来迎客,女子把莲花放于男子鼻尖。男子昏了过去,女子把他扶进屋里对正在抚摸着一个红色小方被的水芙道,夫人,公子中暑昏倒了,都怪我不好,这么热的天还来叨扰夫人,本来寻思来找夫人谈心的,却……

无妨,相公身体一向很好,一会就会醒来了,我来照料就好。水芙道。

我在这儿看着公子醒来才放心,不然不知道怎么赎我的罪过了。女子把男子扶到了床上。

这儿没的招待,桌上只有些清水,渴了就喝些吧。水芙道。

夕阳西下,床上的男子还未睁开双眼,余晖透过木窗,洒在他和她的面上,醉人的光晕交相辉映。床边的女子焦急地等待着。

直到夜幕降临男子才缓缓睁开眼睛,脑袋铅般沉痛,然而他看到身边的女子,仿佛刻字的石碑被汹涌的潮水洗刷,一切豁然清晰。

他想起上一世,夜色中,他长跪一天一夜,求得仙子下凡,又因与仙子结为连理,受到上天惩罚……尘封的记忆尘封的记忆如水匣般被打开,深深印在了脑海里。如今,这眼前之人不就是自己最爱的人儿,莲衣仙子,自己的倾妃么。像找回了自己最爱的珍宝般把她一下子拥进怀里,有满腹心事要对她说,可是他在余光中注意到了另一个人,他今世的娘子。他只是找回了上世的记忆,今世的记忆并没有被湮没。他看到水芙正把手放在腹部,低头温柔地抚摸着。良久,他把下巴搁在他的仙子的肩头,用细如蚊蝇的声音说,莲衣,走吧,我们今世无缘,不要再为我陷入迷途了,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他温热的气息萦绕在她的颈窝,痒痒的,可惜因着这些话,她心的温度极度下降,刺痛般的感觉传遍全身。白淼再一次失望离开。

水芙听到阙熙下床的声音,欣喜万分,可惜她是瞎的,无法照料他,也看不见他的相公无声流下的满面清泪。

箬殃蹲在竹楼前的石阶上望月亮瞅星星,希望等到她的主上回心转意回来,她真的睡不着啊。她的脑袋突然想到自己可以采未央雪莲唤醒那人的记忆,再把主上找来,结局圆满,岂不皆大欢喜。可是上哪找主上呢,不管了先去采雪莲。

在她准备出发的时候,白淼失魂落魄的回来了,箬殃正要谢天谢地,可被白淼这个样子心里又难受起来,她恨恨地暗骂杞忧那个只知道帮倒忙的破神仙。

白淼失魂落魄地在竹楼待了三日后又消失于湘妃竹林中。

(四)情清意明仍为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