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缘来缘起倾君城

  白淼常常隐在静慈庙中,设法满足一个个香客的真诚愿望,其中一神采不俗的男子吸引了她的注意。那人的愿望是希望目睹一眼莲衣仙子的真容,如若莲衣仙子肯现身,他愿广布善缘,施粥赠医,开库济贫。为表他的真心,在所谓的莲衣仙子银像前长跪三天。在那寂静无人的黑夜,只见白光一闪,莲衣仙子便真现于他面前,当然她是白淼。直至后来他把这倾天下之颜,善良无私的仙子娶进王宫做他的倾妃,并隐匿她的身份,这就如一场幻梦一般。

这男子是凡界的君王,阙熙。一个帝王抛下颜面长跪三天,史无前例,白淼现身时最初觉得他是个贪婪的人,和平常凡人无异,永远不知满足,但他说“江山王权,佳丽三千,一场空欢罢了,唯求执一人之手走完浮虚一世。”这句话的时候想原来他和自己相像啊。

连白淼自己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拥有的爱情,使她忘记了一切,她甘愿只做这个凡人的妾。纵然他有三千佳丽,可他对天发誓就算倾其所有只会情系她一人,他的心只为她沉沦,生生世世惟卿不爱,永生永世不离不弃。至于王宫的尔虞我诈,波橘云诡,她都不屑一顾,那些女人心计再多,再蛇蝎毒辣,因为她并非凡夫俗子,不仅仅是有法力的妖,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她其实是失踪几十年的妖主白淼,更重要的是这颗火热的帝王之心在她这里稳如磐石。

他曾牵着她的手对众嫔妃道,谁若敢加害于倾妃,三尺白绫以赐之。她心里觉得好笑,他是忘了自己是有法力的么,反之保护他还差不多。手被他牢牢地攥着竟笑得流出泪来,她想起凡人爱说的一句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慌忙得松开手亲吻她眼角的泪珠问,是我弄疼了你么。她摇摇头,与他十指相扣,时间仿佛静止,周遭恍若空无。

然而人妖终不能相恋,即使她被世人尊为仙子,人仙亦是不能相恋的一道惊天劈雷残忍地分开了他们死死相握的手。

天上的仙帝降下天罚,惩戒他们,凡人君王阙熙五百年不得轮回,而下代仙帝候选人杞忧上仙嚼破口舌,苦苦哀求,免去妖主白淼的皮肉之苦,可这五百年的相思之苦岂易承受?

这五百年,狼妖梓夜求她回沉浮殿,坐稳妖主之位,她不愿;魔王弑天情殇要与她像凡人一样结为连理,妖魔两界更为亲密,只怕合起来神界也不是对手,他们将会俯视天下,睥睨苍生,她不愿;上仙杞忧让她抛却尘世,修炼成仙,因她做善事无数,又有未央雪莲之灵气,修炼成仙着实不难,她不愿。一切只为她要等阙熙五百年。

未央神山翠染居,宛若雨打芭蕉,珠落玉盘,让这片翠绿草木荡起波澜,可这调子却能勾起忧伤。这把牵动人心的琵琶名为璃嗜,通体碧绿,由深海凝碧琉璃珠打造而成,而这抚弄琵琶之人便是白淼。

主上,回沉浮殿吧,再不回去那可就成别人的了,你不知道你如今不在那个臭红狐嚣张得眼睛都长天灵盖上去了,可不把自己当作真正的妖主了。沉浮殿侍女白鼠箬殃忍不住打断这泠泠的琵琶声,愤愤道。

那本就不是属于我的地方,又与我何干,绯焓要做就随她去吧,绯焓比我更适合做妖主,不是么。白淼抚琵琶的玉手并未停歇,她的双眼一片死寂,只余下空空的思念和企盼。

哼,她根本不配,她与主上你的法力差之千里。她傲慢强势,残忍苛刻,仗着自己的狐媚样子总爱勾引人,你是想妖界就此葬送她手么?

白淼不语,仿佛没有听见一般,箬殃生气了,道,你这是何苦呢,像个死人般等那个凡人五百年,值吗?她这句话不知说了多少遍,可她的主上就是个不会生气的人。说者不厌其烦地说,听者平淡如水地听,并且总回叹一声:你不明白

(二)缘来缘起倾君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