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围殴

  “小夏...我,你住哪儿?”梁洁问。凉夏看那个人的眼神,他懂了,不过他梁洁是谁,他是绝不会就这么放手的。

“住哪儿?体育广场附近。”凉夏心情不错,张口就告诉了他,她的眼睛还是看着李潇航离开的地方,绿色的耳钉依旧闪闪发亮,她根本就没看梁洁一眼。

梁洁看着她的侧脸,长长的睫毛微微翘起。

凉夏,你身上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窗外的树叶缓缓飘落,吹散了李潇航的踪迹,吹动了梁洁的爱情。

记得老曹说,十七八岁时,你若爱上了某人,那这人将会是你一生的挚爱,其他人,都会变成这个人的影子,但永远无法变成她/他的模样。

第一次听,很哀伤。

第二次听,很感激,感谢他来过我的世界。

第三次听,是前所未有的绝望,再次恳求,恳求生活再多一些变故,给绝望的人留一丝希望。

窗外已经呈现了夜幕的状态,教室里,灯光明亮。

凉夏抬起头看了一眼黑板上的挂钟,教室里静的似乎可以听见秒针走动的声音,心跳莫名的加快,闭上眼,她似乎可以看见那个独自在家从噩梦中惊醒的自己。

细密的汗珠从凉夏额头上渗出,她脸上开始出现不正常的苍白,迅速低下头,凉夏告诉自己,这是教室。

梁洁在凉夏看时间的那一刻就注意她了,那张小脸上,从快到点时的欣慰到突然出现的惊慌、渗人的苍白,他都看在眼里。

好听的下课铃突然响起,突然安静的教学楼区就像是放出了百万异兽,声音震天,又在十分钟左右安静了下来,再看,教室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小夏?”梁洁缓缓靠近她,手缓缓拍了拍她的背,那种细微的颤抖,梁洁第一次感受。

看着这样的凉夏,此刻,无关情爱,无关欣赏,他有些心疼。

“小夏,你怎么了?我送你回去吧,好不好,小夏?”

梁洁脸上再也没有玩世不恭的笑容,他小心翼翼地柔声问她。

凉夏漂亮的眼睛却看着窗外,空洞得没有一丝色彩。

梁洁的手有些颤抖,生怕一触碰到这个人,她就这样消失了。

“小夏,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过了一会儿梁洁再次出声,物管来锁门了。

凉夏像一个精致的木偶,缓缓转过头看了梁洁一眼,那双空洞的眼,缓缓的恢复一丝清明,转而变得明亮起来。

“我没事,别担心。”凉夏对着梁洁笑了笑,出声道。

这种变化,梁洁第一次看到,他也再次坚信,这个女孩有故事。

“啊,哦,那就好,我看你脸色不好,要不我送你回去吧,我跟你顺路。”

凉夏看了梁洁一眼,起身,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梁洁见况立刻跟了上去。

“小夏,听说体育广场附近有一个画室,要不我们去看看?”梁洁积极提议,又恍然大悟道:“哦,今天太晚了,要不下次,下次一起去看看?”

“没事,我就住那画室对面。”凉夏缓缓开口道。

学校里已经变得很安静,白天的喧嚣宛如一个不真实的梦。这里,橘色的灯光,并不明亮,却足以看清每一条路。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梁洁始终保持跟在凉夏身后一米左右,路灯将两人的身影交叠,慢慢的拉长。

出了校门口,右转是一条小巷,这是凉夏回去的路。

“给我打!你小子不是很嚣张吗?今天我就告诉你,什么叫嚣张!成绩好了不起?嘿,你他妈瞪谁呢?给我打,都给我打!”

“啊!”说话的人,突然尖叫出声。

“怎么?要打我?”一个沉稳的声音突然出现,凉夏的心微微一颤,是他!李潇航!

身体比大脑反应要快,凉夏已经本能去找声音的主人。

“小夏!”梁洁快速拉住他,压低声音道:“别冲动,我去看看。”

看见凉夏的反应,梁洁最先想到的是那个男生,那个眼睛深邃无边的人。

凉夏并没有站在原地,他跟着梁洁找到了几个正大打出手的男生。

“住手!”在看到李潇航被几个人围攻的时候,凉夏满腔的怒意,这个人,是他的太阳,谁都不可让他受伤。

梁洁见况,二话不说加入了战斗。

那个领头的人,染着褐色的头发,嘴角渗出了丝丝血迹,是被李潇航打的,他见梁洁加入,眼中怒意更甚,开口道:“给我打!”

五六个小混混一听,手中的铁棍舞得更加用力了。

李潇航一眼就不像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他握着拳头,没有丝毫的畏惧,身体灵活的避开挥过来的铁棍,一拳砸在其中一个人的脸上。

比起李潇航,梁洁就处于弱势了,他被人砸了几棍,强忍着疼痛,尽力反抗,打斗,看不出丝毫悔意。

“我报警了。”

凉夏盯着为首的褐发男子,出声道。

“妈的!”那人听了愤怒的看着凉夏,朝地上吐了一口血水,又说:“李潇航,你他妈给老子等着!我们走!”

“没事吧?”凉夏走到李潇航身边,李潇航没有动,凉夏伸出手去擦他嘴角的血迹。

李潇航一动,躲开了,他迈开腿作势往前走。

他不希望她哭,他知道她喜欢自己的笑脸,他知道自己不能对此事给她一个交代,那个男生也来了,那么,此刻他可以放心离开。

“别走!”凉夏伸手抱住了他。到此为止,这是她做过最勇敢的事。

梁洁正靠着墙微微喘着气,这时,他笑了,他发誓,他从来没有笑得这么难看过。手臂上青一块紫一块,不过疼得不是这里,是左臂的右边,那个还在跳动的位置。

那天,梁洁为了凉夏,完成了他人生的第一次群架;那次,凉夏却在他最痛的时候,背对着她,抱了李潇航,她对他说,‘别走’。

最滑稽的爱情莫过于,我爱你,你却爱着他,义无反顾,义无反顾。

才发现,你是傻瓜,我也是。

第十一章:围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