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周世仁的忏悔

  记得?当然得记得。每日杀一人,不然被杀的就是自己……”她怎么会不记得?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她看见鲜红她血液自她的长剑剑柄流过,再流到她的手中,顺着她的指缝一滴一滴地滴着,滴到她最爱的彼岸花纱裙上,妖艳非常。从此,她不爱红妆……

  “阿弟在哪儿?”周悠芸,不,是秦若芸冷声询问,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此时的周世仁已经万箭穿心而死了。或许秦若芸的眼神太过凌厉,或许周世仁做贼心虚,他竟然不敢回视。“盛儿他……”周世仁不知道怎么说。

  “你杀了他?你这个禽兽……”秦若芸想起过往的一切,她的愤怒犹如滔天的江水滚滚而来,咋也压不住。她猛的飞了起来,越到周世仁旁边,长剑直指着他的脖子。

  “公主息怒!”黎元昊跪在地上,由衷地恳求着秦若芸。他们的谈话他彻头彻尾都听到了,他心疼她的经历,可是现在真的不能杀了皇帝。一旦这样杀了,他们谁也走不出这个皇宫。

  秦若芸听到黎元昊的求情,眼里闪过一丝厌恶,又一条周世仁的走狗!或许刚刚的动静过大,门外已经有众多急急的脚步响起,有人来了!自己犯不着为了这个畜生丢了性命!至少在找着阿弟之前,自己绝对不能有事!她抽回自己的长剑,迅速地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

  当御林军急匆匆地冲进大殿,顿时傻眼了。只见龙椅上,皇上端正地坐着。下方一个陌生男子挨着右相大人坐着,对面坐着一个女子。几人面前皆有一张小小的案桌,上面摆着茶具。这是在品茗?为毛刚刚听到了刀剑的声音?

  “皇上?”御林军首领崔健上前询问,周世仁摆摆手让其下去。于是各位御林军带着疑惑退了下来。“头儿,刚才?”一名新兵小声地问,他原本以为自己刚上任就有机会护驾领功,不想只是虚惊一场。可是,难道这幻听都可以传染?他们分明都听到了的。还有那个声音分明叫的是“公主”?到底是公主还是宫主?

  “记着,刚才只是我听错了!今天的事儿就烂在肚子里吧!”崔健说到,没办法,人家皇上都装作没有发生,我们做臣子的还能说些什么?“是!”大家不约而同地说。

  大殿里,周世仁懊恼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很明显对刚刚的闹剧耿耿于怀。哎,一转眼,这孩子都这么大了。想当年,周悠芸出生时,他可是高兴了三天三夜。她什么时候说话,什么时候走路他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可是后来,爱,造化弄人……谁曾知道最爱的女人会背叛自己,自己一下不能面对两个孩子,一怒之下把他们送走了,却不想途中起了变故。

  “当年我把你们姐弟俩分开后,原本打算把他送往轩辕了尘大师处习武,可是中途护送的人被杀,盛儿也不知所踪了。”周世仁慢慢地说,想着这件事他就心口痛。堂堂皇帝居然遭人暗算,而且还闹了个天大的笑话,弄得妻离子散。

  “你最好祈祷你说的是真的,不然……”秦若芸狠戾地看着周世仁。不管怎么样,是他亲自处死了最爱母妃的外祖父,又逼死了母妃,送走了阿弟,还有她这几年来非人般的生活,这一切的一切后是这个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的昏君所为。

  “说吧!叫我来是为何?”秦若芸很讨厌这个皇宫。“芸儿,朕知道错了。朕被设计了……”周世仁苦着脸说。“你是说秦家……”秦若芸激动地站起来,她就一直都不相信秦家会做那叛军之事。“那又如何,大错已经造成,母妃永远也不会回来了!”秦若芸大声叫着,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周世仁想起秦穆珧,那个温柔漂亮的女子。她从来不在自己面前抱怨,每次下朝看见她亲自带孩子,便觉得自己就是寻常人家的男子,让人艳羡。是他被蒙蔽了双眼,亲手把属于自己的幸福给毁了。想起秦穆珧死前那一笑,他一直读不懂那是什么,原来那是一种轻蔑,她笑他被玩弄于鼓掌却不知。她就那么直挺挺地撞在自己坐的椅子上,头上的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色衣服,那是他噩梦的开始。

  “芸儿,对不起!对不起!你回来吧!你母妃的宫殿还在!”周世仁对秦若芸说。“能告诉我是谁做的?”秦若芸说。“对不起,暂时不能。”周世仁说。

  “我不要回皇宫,也不要这劳什子长公主的名头,我只要阿弟平平安安地回来!”秦若芸冷冷地说,仿佛那高高在上的王者真的不是自己的父亲,“秦府还在么?”

第六十六章 周世仁的忏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