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父女相见

  右相继续回忆着:雪越下越大,母亲背着自己的手已经冻僵,差点就把自己掉了下去。他被颠了一下,一下被惊醒,迷迷糊糊地听到母亲的低声地请求大夫:“大夫,您行行好!您行行好!救救我的孩子吧……”“滚,没钱还要看病!晦气!”大夫大声地说,随之而来就是一群家丁把母亲推了出来,他一下就掉到了地上。地上的雪冰的入骨,他一下就没了谁意。

  “皇贵妃省亲,闲杂人等回避!”嘶哑的太监的声音突然响起,大家纷纷回避,唯有母亲跪在地上惶恐地不知所措。“大胆!竟然不知回避……”来者拉着母亲的袖子想要把母亲拽开。

  “这个大哥哥好像生病了?”稚嫩的童声突然响起,“母妃,他好可怜哦!”“行了,放了他们!”温婉的女子伸出手摇了摇,表示放行。马车慢慢启动,只听到女子说:“芸儿长大了!”马车内传来母女的欢笑声。“我看这小子真的是祖上积德,竟然得到大公主的求情。喏,这是皇贵妃赏赐给你的,拿去给孩子治病吧!”一个侍卫递过一锭银子过来,傲慢地走了。

  马车渐渐远去,母亲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她打开手掌,猛然惊呼:“阿黎,我的儿,你有救了!”皇贵妃给的,居然是一锭十两的银子。从那时开始,他就一直记着皇贵妃和大公主的大恩大德,也从那时他下定决心要考取功名报答她们。

  然而,一切都始料不及。两年后,皇上以秦家谋反定罪,逼死了皇贵妃,大公主也不知所踪。所有人都在说秦家的不是,说皇贵妃的不是,可是他和母亲始终都不相信。他一直把这件事隐于心间,专心读书,终于在她十六岁那年考取了状元。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新科状元黎元昊才华横溢,今拜其为右相一职。钦此!’”皇上的圣旨一下,他瞬间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然而,他并不感到快乐!他的一切成就原本始于那个四岁的小女孩,可是她却不在了。大公主,皇贵妃,你们放心,我一定要查清楚当年的真相,还秦家一个清白!

  他用最快的速度成为当今皇上的左膀右臂,却被告知以往的大公主就是涟漪阁阁主。他一下就变得又喜又忧。喜的是大公主还活着,忧的是这么多年大公主是怎么过的?直至他确定他被派往前去接大公主,他才欣喜若狂。

  他见着她的那个瞬间,他的心痛了。那个女子一身黑衣,头发也如男子般高高束起,她的声音是那么清冷,仿佛世间没有什么能打动她的心弦。她,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她,原本金枝玉叶,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可是现在的她连女人最基本的打扮都谈不上……这些怎么不足于让人心疼?

  想着想着,竟然进了金銮殿。右相深吸一口气,把心事再次隐藏在心底,“臣黎元昊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终于回来了!女子看着龙椅上的周世仁,不得不说,岁月待他很好,它几乎都没有变什么?她恍然看见那个身穿龙袍的男人双手扶着自己的两只小手,他的眼睛笑意盈盈地望着另外一个玲珑的女子。那是她两岁时周世仁教她走路。她抽回记忆,整理好自己的表情,:“罪臣之女秦若芸见过皇上!”龙椅上班男人听了心猛的一颤。秦若芸,那是她六岁那年,他随意地这话改的名字。

  “芸儿?芸儿都这么高了?”周世仁看着下面的女子,激动地语无伦次,“是父皇的错啊,是父皇的错……”“陛下,长公主已经死了,现在的只是秦若芸。”女子淡漠地打断了周世仁的自责,在她看来,周世仁一切都在演戏,不过他演的好与歹,这都与她无关。

  “芸儿!”周世仁伸出手,想拉女子一把。女子厌恶的绕过去,“不知皇上昭我为何?”“芸儿,朕是你的父皇啊!”周世仁十分痛心地说。“父皇?早在您把秦家灭门,又把母妃逼死的时候,您就不再是我的父皇了。难道您忘了?您亲自下了一道圣旨,‘奉天承运皇帝昭曰:今朕怜悯罪臣之女秦若芸年幼无知,饶她性命。然其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罚秦氏女于涟漪阁中思过,修生养性……’”涟漪阁中修身养性?呵呵……

  女子每说一字,周世仁的脸色便难看一分,“这些你都记得?”那个时候的周悠芸也就五六岁吧?

  “

第六十五章 父女相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