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母女反目

  “娘,我好后悔当初没有要了欧阳兰的狗命!”相府中,白莲花拉着翟氏撒娇到。“都怪我,当初没有狠心……”翟氏虚弱的说。翟氏前几日才生了个大胖儿子,足有八斤多,翟氏真的是从鬼门关走了一趟,现在很是虚弱。

  “娘,你说我该怎么做?这大街小巷都在讨论欧阳兰退婚的事情,连太子殿下都没有办法。”白莲花似乎没有发现翟氏的异样,疯狂第摇着翟氏的手臂。翟氏只觉得她的头好晕,一股股冷汗疯狂的挤出来,一下就打湿了衣裳。“婉儿,婉儿……”翟氏虚弱地叫着白莲花,她真的需要帮忙。可是,此时的白莲花还沉浸在她的世界璃,丝毫她没有听到翟氏的呼叫声。

  白莲花一门心思都在怎么消除欧阳兰退婚的影响,想着想着,她就想到了她那位太子爷,她想着他们浪漫的过往,她的脸上立马变得绯红。不一会,她又想到今天轩辕晨居然摸了上官燕儿的脸,一想到这个,白莲花就怒火中烧。翟氏看着白莲花一会笑,一会怒,脸色绯红,这丫头铁定思春了!

  看着此时还有心情思春的女儿,翟氏第一次觉得心疼,自己全心全意对待的女儿此时竟然不顾自己死活。想到这里,翟氏只觉一口气提不上来,昏了过去。

  “夫人!”翟氏刚刚昏过去,丫鬟小翠就发现了翟氏的异样。她急匆匆地掐了掐翟氏的人中,又忙打发人去叫大夫。小翠忙完了一切,她看着依然沉思中的白莲花,她第一次对这个主子产生了不屑:自己的生母危在旦夕,作为女儿的自己却还在思春……

  很快,白莲花就从自己的思绪中走了出来,她这时才发现翟氏的异样。“娘,娘你怎么了?”她又开始拼命的摇着翟氏。翟氏才悠悠醒来,忽然又觉得头昏的厉害,原来是女儿又在摇自己的的手臂。翟氏只觉的越来越晕,再一次昏过去了。

  “娘,你别死,你别丢下我!”白莲花疯狂地摇着翟氏的手,仿佛她娘亲已经登上极乐世界了。小翠看不下去,却碍于身份,不能上前拉开白莲花,只是暗中焦虑地腹诽大夫什么时候才来。

  “大夫来了!大夫来了!”小丫头芬菲一路跑了过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大夫慢慢进来,不疾不徐地问过翟氏的症状,才开始号脉。“夫人只是产后虚弱,需要静养。”大夫收起号脉的手,淡淡地说。“可是我娘为什么还没醒?”白莲花急切地询问。小翠的脸抽了抽,小姐啊,夫人明明是醒了的,是您一直摇啊摇,又晕了过去的。

  “我想夫人半刻之前定是醒了一次的,大概夫人怕晕,又昏了过去。”大夫冷冷地说到,他的眼睛直盯着白莲花的手,心想这人有问题吧?明明是她自己摇着对方才导致对方晕了过去的,可是她却……她这是在怀疑自己的医术还是怀疑自己的智商?

  啊?怕晕,原来是自己把自己的娘亲摇晕的?白莲花后知后觉地发现了问题所在,可是她并不因此内疚。在她看来,这完全就是翟氏咎由自取,只要她嫁给轩辕晨,自己就是太子妃,未来的皇后,身为皇后的母亲难道还不够荣耀么?可是翟氏还要倾尽全力去生一个拖油瓶,弄的自己身体这般……这难道不是咎由自取么?

  想着轩辕晨的事情还没解决,白莲花的心里就压着一块大石头。她今日来翟氏的院子,原本就是来寻主意的,可是现在翟氏这般,看来完全没有指望了。想到这里,白莲花脸上露出嫌恶,拂袖而去。

  看着白莲花出了院门,小翠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这位小姐被自家主子惯的没救了。自己的母亲生死未卜,白莲花自己就走了。然而,身为下人的小翠是无权过问的,她只是轻轻地叹口气,转身继续伺候翟氏。

  “哇哇……”一阵铿锵有力的婴儿啼哭声打破了原有的宁静。翟氏昏昏沉沉的,不知道自己在哪漫游,忽然听到一阵啼哭,是谁在哭?“皓儿!”翟氏惊呼一声,一下坐了起来。她这是怎么了?浑身酸软,下面的恶露好像又多了许多……对了,皓儿,她的皓儿呢?不得不说翟氏是个合格的母亲,她此时只是一个平凡的母亲。

  “夫人不必担心,刚刚只是小少爷尿了,现在已经不哭了!”小翠上前扶好翟氏,在她的背后塞了一个枕头。皓儿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翟氏轻拍着胸口,“小姐呢?”她怎么没有看见女儿?

  “夫人,小姐已经走了!”小翠的声音低的像蚊子,但是翟氏还是听到了。婉儿啊!我还生死未卜,你就没心没肺地走了……真是伤为娘的心呐。

  

第六十三章 母女反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