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决裂(上)

  “小宝!”欧阳兰悲痛欲绝,突然觉得有一种气息直逼丹田,浑身燥热难耐。“啊!”欧阳兰本能地右手向外,左手向内划了个半圆,然后出掌,只见一个太极符号的印记直逼黑衣人命门。看着黑衣人倒地,欧阳兰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就这么直挺挺地倒下。欧阳兰不知道就在自己倒下的瞬间,一个身影飞身而来,接住了欧阳兰瘫软的身体。

“春娘,好好照顾她!”如果欧阳兰醒着的话,一定会惊讶于眼前的男子完全没有先前的纨绔样子,而是满脸冰霜。“是,主子!”答话的是绣春楼的老鸨。男子摆摆手,春娘便慢慢退去,还不忘把门带上。男子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子,见过她自请退婚的执着,见过其“天生有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来的豪迈,也见过翠儿和小宝出事时的痛不欲生,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自己没有错过她晕倒前打出的那个印记,她又是什么人?男子胡思乱想着,忽然床上的人儿一动,男子立马快速离开了房间。

欧阳兰只觉得自己身在一片白茫茫的地方,忽然看见了自己现代的父母,微笑地和自己说再见。“不要,我不要呆在这吃人的地方!”欧阳兰使劲摇头,拼命地去拉自己父母,就在拉住父母那瞬间,那两张熟悉无比的脸一下就变成了翠儿的脸,“小姐,为我报仇,为我报仇……”“不,翠儿,翠儿不要死……”欧阳兰挣扎着,完全不知汗水打湿了衣服。“不要……”欧阳兰终于挣醒,“这是哪里?翠儿呢,小宝呢?”“姑娘醒了?”春娘笑着走来。“是你!我这是在哪?”欧阳兰一看到春娘立刻防备道。“姑娘叫我春娘吧!既是我们合伙人,也算这里半个主子了。”春娘自顾自地说,“这里是绣春楼。”“我怎么在这里?”欧阳兰糊涂了,自己不是方在离这里很远的地方遇到刺杀了吗?“我的婢女呢?”“她死了,尸体还在柴房,静候姑娘处置。”春娘恭敬地说。听到翠儿确实死了,欧阳兰眼泪止不住啊地往下流。“姑娘,是欧阳家!主子已经查出,此次出动的是绝杀宫的地煞!”春娘仿佛看出欧阳兰所想,“绝杀宫是专门收钱杀人的机构,其杀手分为帝煞,天煞和地煞。帝煞大多为帝刺所组成,所接任务鲜少失败,天煞多潜行者和王刺组成,其下为地煞。袭击姑娘的应该是地煞中最下等的杀手。”

翌日,天际刚出现鱼肚白,欧阳府外,欧阳兰身着白色衣裙静静站着,或有风吹过,扬起欧阳兰的衣摆,远远望去,就如下凡的仙女。其后一身着黑色衣服的男子,手中紧紧抱着翠儿的尸体,翠儿已经被拾掇了一番,早已看不出昨日之狼狈。

半个时辰后,欧阳府大门才打开。“孽障,还不跪下?”欧阳靖人未至声已到。“我无罪,何以跪?”欧阳兰直视欧阳靖。“还敢强辞夺理!你夜不归宿,还带回一个男子,你还有理?”欧阳靖大声说到,完全不在乎是否有旁人听见。“我的好爹爹,我还是不是你女儿?从小到大对我不管不顾不说。就昨天晚上女儿我刚从鬼门关回来,连翠儿都死了,我的好爹爹您老人家在哪?”欧阳兰淡笑着说。

第十六章 决裂(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