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八章

  付安之没有和贺津南说自己找回了父母,她直觉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付安之挂断了了贺津南的通话时就回到了酒店的房间门口,脚步顿住了,三天不出现的薄辰正靠在她的房门,目光深邃的看着她,有探究有疑问有太多的情绪了,付安之看不懂。

“你和贺津南是什么关系?”这句话昨天他就想问她,为什么他们的女儿回叫贺津南爸爸。

付安之觉得好笑,他以什么身份来质问她:“这个你没有关系,如果你是来无理取闹的我没空。”

“无理取闹,我的女儿叫着他爸爸你说我有理由吗?”果真他和易丝见过面,只是在那里她怎么不知道。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你女儿和我有什么关系,这个问题你应该问你自己。”付安之的不承认让薄辰恼火,手上的DNA鉴定扬起,上面清楚的写着鉴定人薄辰和付易丝两个名字,鉴定结果就是相似度高达99.9 %,这让付安之想反驳却无力,她不知道薄辰是什么时候拿到易丝的发样去和他做的鉴定比对,但是他这样一个有权有势的人这样的小事不难,所以付安之一点也不怀疑这份鉴定的真实性。

“怎么事实面前还觉得我无理取闹吗?”薄辰咄咄逼人,付安之节节败退。

“那又怎么样,我和孩子从来都是可有可无的,这话可是薄总你说的,怎么三年时间你就忘记了。”

“一个绊脚石而已,薄总现在是想怎么样,和我争夺孩子吗?”付安之不愿提那么伤人的事,可是现在薄辰拿着孩子的鉴定报告来逼得她不得不揭自己的伤疤。

这个事实同样是薄辰的痛,最痛不过是不得不伤害自己爱的人却无力解释,什么理由使他这样做,伤了她就是他的错。

“我只想你回到我身边,就这么简单。”付安之觉得好笑,怎么在他嘴里被他伤害过再回到他身边是件简单的事。

“对你来说简单,可是对我来说却难如登天,薄辰我们都别痴人说梦了,过去的伤害你我都抹不去,即使我承认我还爱你又如何,林槿昔永远是扎在我心中拔不掉的刺。”付安之忍着痛承认自己还爱他,却因为曾经的伤害做不到和他在一起。

薄辰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也不在逼她,只要知道她还爱他,足以让他坚持不放手。

“没有试过又怎么知道呢?安之三年前我就发誓今生等不到你,我就让孤独陪我一辈子,如今我等到了你,这辈子就只能让你陪我过下去。”薄辰霸道的对着付安之说的这番话不偏不倚的落在了久等不到女儿的傅霖渊耳朵里。

这孩子有他当年追老婆的风范,男人不够霸道怎么追老婆,只不过这个男人想追他女儿就有些难了,先不说他不会轻易的同意,他家老婆那关就不好过。

但是作为男人他是赞赏他的。

“小之,怎么这么久。”付安之听到傅霖渊的话从身后传来有些着急的推了推薄辰示意他让开,她要开门进入。

可薄辰不肯反而问她:“他又是谁。”薄辰不知道傅霖渊是付安之的爸爸,所以话里语气充满了醋味越发酸涩。

这三年她身边到底还有多少剪不掉的桃花枝,三天前她肆无忌惮的躲在一个帅气阳光的男人身上哭得像个孩子,现在又来了一个成熟稳重一看就是事业成功型的男人,这两个男人还不包括贺津南在内。

傅霖渊眉头褶起一道不悦的弧度,这个男人是在质问他的女儿吗?

“小之还不收拾东西该回家了,易丝还在家里等着我们。”付安之觉得不能再乱点了,爸爸这番话明显就是为了把薄辰往更深的误会里带。

回家这个词刺痛了薄辰,她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薄辰想大声的问付安之,可是却也怕真相和结果是他不能承受的。

付安之下意识的想解释,可是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口,或者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好,马上就好。”付安之对着傅霖渊说完这句话就要开门,可是薄辰却握着门把不让她开,她是要跟这个男人回家吗?以什么身份,这个男人的情人,还是老婆。

第一百零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