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再一次见证三分钟的区别

  付安之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盛穆茹的视线内,依旧纠结着要到那里为女儿准备她爱吃的东西。

这时盛穆茹锁定了付安之,下车之后就直接来到了付安之的身边,傅霖渊想拉却来不及了,付安之已经被吓到了。

“小之,是你吗?”付安之完全处在被动的状态下被盛穆茹抱在怀里。

这个怀抱很温暖,可是这时什么情况谁来告诉她。

傅靳东和傅靳卯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妈,你吓到姐姐了。”

付安之有是一阵风中凌乱,眼前这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口中说得姐姐是自己吗?难道眼前这四个就是自己这次要来见的对象,被盛穆茹抱在怀里根本就看不到站在她身后的傅霖渊,傅家是知道神秘的家族,家里的成员都被傅霖渊保护的很好,只因25年前付安之丢失的惨痛经历,让傅霖渊万事以家人为主,所以付安之不认识眼前母子三人正常的很,她只在网上看到她父亲的相片。

“小茹,放手,小之该被你抱的喘不过起来了。”盛穆茹听了傅霖渊的话果然乖乖的放手。

盛穆茹放手的那一刻,付安之转过身看到傅霖渊的那一瞬间证实了她的想法,刚刚那句姐姐就是在好自己,院长还是通知了傅家,付安之莫名的哽咽,这不是为了和家人重逢,是为了卧病在床的院长,她是怕自己撒手人寰自己就在没有机会回到家人身边了吗?

“你们认错人了吧?”付安之不敢认,她怕事实不是如此,现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她怕这一切又是老天在和她开玩笑,又或者是院长在为她立一所安身之处说的谎言。

盛穆茹听了她的话急了,以为付安之是在怪她当年没有好好保护她:“小之是妈妈不好,当年不该把你弄丢的,以后就让妈妈补偿你好吗?”

“是啊,姐你都不知道妈今天早上一早就起来为你做早餐了,你都不知道我想吃,那还不让我吃,我24的人生里就没有吃过妈做的早餐。”傅靳卯的抱怨到了付安之这里就是满满的爱意,原来自己的父母真如院长所说的是那样的爱自己。

可是如果他们不能原谅院长,自己我又怎么心安理得的接受家人给予的温暖呢!

“小之,你是不是有难言之隐,你朋友打电话过来千叮万嘱跟我们说,如果想让你回到我们身边,就必须带着你回一次你成长的城市。”不愧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过来的傅霖渊,一语直击要害。

付安之不说话,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自己能否认自己不是他们的女儿吗?不能,自己有着一张和傅霖渊一样的面孔,只是她的面孔比较柔和些罢了。

“没有,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我们都不该妄下定论。”最后付安之只得用依据来说话,能拖一时就是一时。

“姐姐,如果你要依据,现在我就可以为你安排做亲子鉴定,三个工作日内就会有结果。”傅靳东果断的做出了决策,不让付安之有一丝一毫的退路。

“还是说我们一家陪你回Z市去确认,我想两个方法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你身上留着傅家的血液,这个事实摆在眼前。”傅靳东说的事实就是自己和傅霖渊的长相吗?又是遗传惹的祸。

“对不起现在我无法给你们任何答案,我女儿还在酒店里等着我为她买早餐。”意思就是我现在没空,等有时间了自然会给你们答案的。

可是拒绝的话一出,让抓不住重点的盛穆茹又是一激动,自己不紧找回了女儿,还顺带有了外孙女。

“小之,你是说我做外婆了,太好了。”付安之感到无力,她是听不出她在拒绝和她们相认吗?

但是看着她兴奋的表情自己却不想去破坏,同时也很心酸,她是有多渴望自己能够回家,付安之不忍心去提醒,那可是自己的母亲啊。

但是傅家就是有人专门添堵的:“妈,姐说了得有依据,意思就是现在她的孩子还不是你孙女。”盛穆茹怎么就这么不喜傅靳卯呢?自己都快成功了,为什么他就是不能像靳东一样和自己站在同一条线上。

傅靳卯的话再一次见证三分钟的区别,在商场上一点亏不吃的,怎么到家里尽吃亏。

付安之给傅靳卯丢去一个感激的眼神:“是啊,现在我没有时间陪你们在这里耗,我女儿还在等着我呢!你们请回吧!”一句话被付安之说的客气又有礼貌。

第一百零一章 再一次见证三分钟的区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