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适得其反

  “付小姐,我们可以理解你的心情,可是就算我们告诉了你又能怎样,只会平添你的烦闷,辰不过想你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在知道开年是你朋友之后,辰就已经全力去寻找她,只为让你早日安心。”季良不愧是薄辰的特助,一番话说得付安之无话可说,可是他们不知道当初唐开年离开的时候是带着怎样的心情离开,如果伤的不深她又怎么回三年了了无音信。

“这样就可以成为他隐瞒我的理由吗?那么他还有什么是为了我好而隐瞒我的,一次说完吧,我的心胸并不宽广,这次原谅了他,下次就是不可原谅。”付安之的这番话没有直接对薄辰说而是对着季良说,莫名的让薄辰觉得付安之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事。

因为付安之的话三个人皆是沉默了,有些事不和她说,薄辰是真的不想她胡思乱想。

“怎么看来还真是有事瞒着我,大事我不能参与,是想把我摈除在你的世界外吗?或者我们从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婚结了岂不是笑话。”说着付安之用力的把手上的戒指扯下,轻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看着这枚戒指在自己手上不过存在不到三个小时,付安之觉得自己有些像笑话,明明之前林槿昔就告诉过自己,他们将在一个星期后订婚,自己竟然还能傻傻的答应他的求婚。

薄辰看着付安之摘下戒指的动作眼神一暗,薄怒瞬间染上了默眸,她就这么轻易的放下他们的未来,就为了一个唐开年。

“你考虑清楚了,这是你不要的,我有跟你说过,在我的世界里任何人只有一个机会停留。”付安之觉得他说这句话有些讽刺,只有一个机会吗?那么林槿昔所说的一个星期后的订婚典礼呢,有是怎么回事。

“薄辰你的世界或许从来都只有一个人真真正正的走进去,旁人只是一个过客。”付安之的话彻底激怒了薄辰,同样轻柔的动作拿起茶几上的那枚戒指,这样的动作让曼小小和季良都要以为下一瞬间薄辰将要再次为付安之戴上,可是却看到薄辰嘴角泛起一抹与他动作相反的表情,一抹冷笑,越过付安之把湖心别墅的门打开,拿着戒指的手在空中扬起一个高度,手中的戒指随着他的动作离开他的手,在夜空之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随即落入湖中。

叮咚戒指落水的声音在这样的气氛中格外清澈。

随着戒指落入湖中,付安之和薄辰的心也跟着下沉。

付安之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居然还能笑的出来,可是她的确是笑了,能早日认清事实也不是为一件好事,为什么不能笑呢!

“小嫂子,对不起。”曼小小看到这样的结果,也是吓到不知道说什么了,想要安慰的话却梗在喉咙说不出来,毕竟是自己失口提及唐开年才造成这一发不可收拾的结果,只得抱歉的说了句对不起。

“小小,对不起我收了,唐开年的事你有义务告诉我,小嫂子这个称呼我受不起,因为从今以后他的世界,我、退出。”薄辰听着她说的那句“他的世界我退出”干净利落,语气里没有分毫不舍,心被她狠狠的用刀剜了一刀,当年林槿昔背叛他,他都没觉得痛,如今却被她教会了真正的痛。

她的话薄辰不予理会,阔步离开。

“付小姐,有些事不是辰不想告诉你,或许你会觉得他的世界你应该参与其中,可是有些事情并不是只有表面那样简单,他只不过想你的世界简单纯粹些而已。”季良看着薄辰的离开,这些话还是忍不住的对付安之说了出来。

可是同样高傲的付安之这个时候根本就听不到季良所说的任何一个字,朝着薄辰刚走的路线步行离开了。

看着她要离开曼小小有些许着急:“小嫂子,这么晚了你要去哪,这里两里路以外都没有车子,难道你打算步行离开吗?”

“小小,以后就把称呼改了吧,安之或者之之,又或者你可以跟季良一样喊付小姐你随意。”付安之没有正面回答曼小小的问题,意思却表达的一清二楚。

曼小小看出来付安之是和薄辰较量上了,这个时候再喊她小嫂子只怕会适得其反把她也拼除在外:“之之,现在已经很晚了不如就留在别墅里过一晚明天在走。”

“小小你忘了我是在z市长大的,虽说是孤儿但也不至于连个朋友都没有,放心吧,就算我不爱惜自己肚子里还有一个呢!”付安之的嘴角依然挂着丝丝微笑,这样的她曼小小看着心脏一顿,原来爱情真的很伤人。

第六十三章 适得其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