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白纸黑字

  “只是回了一趟家也值得你发如此大的脾气。”付安之淡然的态度解释着,并不打算多说一句话。

听着她的解释,薄辰似乎并不是很相信,可确实让他绷紧的怒意消散了些许:“就只是回了家。”话语间弥留下的残怒让付安之觉得不耐烦。

他要的解释,她给了,到底还想要怎样。

“对,只是回了家一趟,久了没回家就和我妈聊的久了点,所以忘了时间,要不你可以去查一查,我家附近有摄影头。”言外之意是真的只回了家一趟。

余怒在付安之的极力解释下彻底消散。

“付安之今后除了我以外的男人,希望你以后避之。”丢下一句简短霸道的话,在付安之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时,便弯腰一把将她抱起往主卧走去。

房间里气氛分外的压抑。

率先开口的是付安之:“薄辰,你不觉得你很过分吗?你可以光明正大的找我代孕,又光明正大说只要孩子不要我,现在又光明正大的不让我和其他男人接触,你是要毁了我的节奏吗?”不明白自己为何过得如此悲哀,先是囚人,再是囚心。

他薄辰凭什么,爱着另一个人,却霸着自己的心。

冰冷的笑意在薄辰的嘴角蔓延:“你不乐意,还是想尝尝真正意义上的毁灭吗?”

付安之一口气堵在口腔里只觉得心里烦闷,也清楚的知道这样下去的结果还是一样的。

想要离开就必须先妥协不是么,这段时间她清楚的了解到一个事实,语气不自觉的软了些许:“既然如此就如你所愿,远离所有男人,也请你离开吧!”

听着付安之前一句话薄辰的表情瞬间浮现一抹暖色,就在他觉得付安之终于妥协时。

可后一句话却将那一抹来不及绽放的暖意骤然消散。

怒,却抵不过她的抗拒、排斥的痛,她在心里已然将他划分为所有男人中的一个了,这是他不允许的。

冰冷的唇倏然下降,精准地捕捉到付安之的唇,肆意的掠夺她的甜美,企图强势的进驻她的心,在她的生命里刻下他的足迹。

泪水顺着眼角滑落至嘴角让正在品尝着她甜美的薄辰身躯微僵,随即猛然离开她的唇,一只手狠狠的把她扯进自己的怀里,另一只手则紧紧的扣着她的腰身不让她动弹半分。

“薄辰,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终究付安之还是把这句话问了出来。

她做不到白天看着他承诺另一个女子,晚上却又和自己纠缠不清。

这是自她怀孕以后第一次喊他的名字,竟是这般的让他怀念。

“对不起。”一句没有界定的话语陨落,让付安之一时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一个代孕情人也妄想与正主攀比。

薄辰刚要解释,付安之却是先他一步:“不需要,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白纸黑字一清二楚,现在我清楚了,也困了。”话毕离开薄辰的怀抱狼狈转身,不给薄辰任何说话的机会,躺在床上闭眼睡去。

高傲如薄辰在付安之提起契约上的白纸黑字,并不打算给他解释的机会,也就冷漠的不再解释。

夜,就这样在薄辰盯着付安之沉静的睡颜中悄悄的走了,不似来时的狂风暴雨。

第十三章 白纸黑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