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南梁篇第十章风云变换

  连日奔波,竟宁深感疲惫。原本从益州到临安需要五天的脚程,如今一听说汉阳王围攻临安,心急不已,只用了两天带着大军就赶到了临安城郊外。

  大军在郊外离汉阳王军队三十公里处驻扎,不近不远,这样夜袭起来也方便。

  夜里,篝火阑珊,将士们全都严阵以待,好给汉阳王一致命一击。

  竟宁焦急的望着远处,担心,恐惧,正在她心里蔓延。夏侯珩还在临安城里,她所保护的一切一切都在临安城里。

  “师妹,还有半个时辰军队就出发。”一个身披盔甲的女子在竟宁后面说道。

  竟宁回头,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我从来没想过事情会成为这个样子,沉舞师姐,多谢你能赶来。”

  沉舞拍了拍竟宁的肩膀,接着道:“幸亏我经过这里,别担心了,临安里有五千亲卫,还有风铃护着夏侯珩,没有事的。再说汉阳王那个草包,给他两年也攻不下临安!”

  沉舞一向话就不多,如今叫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倒也是可爱。竟宁听了她的话心里也稍微疏解一番,看着时辰快到了,便和沉舞一起回到了军中。

  *****

  大盛军营中

  “太子殿下,宸王,宸王回来了!还有……陛下的圣旨!”一名将士飞快的跑来,立刻将自己得知的消息禀报给大盛太子萧诚。

  这位高高在上的太子听完后便将桌子上的杯子摔在地上,萧偡啊萧偡,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太子殿下……”那位将士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时不时抬头偷瞄一下萧诚。

  “愣着干什么,去请宸王进帐!”萧诚说完后,便看到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人进来了。

  “兄长发这么大火做甚?仗败了就败了,如今也该想想退路了。”萧偡看着眼前的人,心里却一点也没感觉到痛快。似乎早就料到萧诚此仗必败。

  一听到兄长二字,萧诚便冷笑一声。心下想道:不过是父皇收养的野种,也配称呼孤兄长?自不量力!

  “臣弟觉得,这綦玉将军并没有乘胜追击的意思,而且臣弟刚刚得知,南梁已经调七万精兵强将赶来,臣弟想待我大军休息几日,便班师回朝吧。损失三万兵力,确实……兄长觉得如何?”萧偡抬步,坐在那把军椅上,语气颇为挑衅的道。

  “既然宸王决定了,孤便依你。”萧诚听完这些后便大步走出军帐。好在自己不费一兵一卒的拿下了益州,否则真的没有办法向父皇交代。

  萧偡看着萧诚离开,嗤笑不已。益州之事确实做的不错,幸就幸在你有一个运筹帷幄的母后。

  “冥渊,收拾一下军中不老实的人,明日班师回朝。如今大军损失惨重,仗,定然是打不下去了。”萧偡盯着手中的剑,又接着道:“秦原,留不得了。”

  冥渊点头,又有些犹豫的问道:“王爷,若是陛下问起……”

  萧偡倒是一脸淡定,“陛下问起本王自有交代,办好你的事便可。”

  “是。”

  

一生懿
偡(zhan)四声

南梁篇第十章风云变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