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南梁篇第七章益州乱,心难安

  竟宁皱眉,这算什么问题!?她虽然见过不少好剑,到也不至于能看出这来,这人是在戏弄她吧。

  她抚摸着剑身,白天时确实没有来得及仔细观摩,只是隐隐觉得剑气凛然。

  如今算是看仔细了,剑身玄铁而铸,透着淡淡的凛光,剑柄与剑鞘整体呈现出暗色,细细碎碎的金色龙纹更是让人觉得此剑威严无比,剑刃锋利无比,是把真正的上古名剑。

  竟宁尴尬的笑了笑,思考着该怎样去回答宸潇的问题。

  一旁吃完饭的燕七看着自家主子为难的表情,从竟宁手中将剑拿走,开口说道:“阁下的剑确实是把好剑,但是,这剑到底是一对还是一把,只能去问铸剑师。”而后就对竟宁说道:“主子,先行一步了。”

  竟宁暗中点点头,这燕七的话是说道她心坎里了。她咳嗽了一声,然后说道:“阁下这把剑,剑气凛然,确实是把上古名剑。只不过一般的千古名剑只有一把,很少有会有铸剑师会打造一对,因为难度很大。”

  宸潇听到竟宁的一番话笑了,竟宁这才发现,这男子长得还挺好看的。英挺剑眉下隐藏着深邃的琥珀眼眸,冷傲孤清却又不怎么盛气逼人,此刻脸上的笑容更是如沐春风般,煞是温暖人心。

  “多谢姑娘的一番话。天色已晚,在下也不打扰姑娘了,姑娘用完餐便快去休息吧。”宸潇从座位上站起,向竟宁说道。

  没走两步,宸潇又回过头看了一眼竟宁。看她刚刚这么尴尬的表情,她确实不知道这把剑的来历,亦不知道另一把剑在什么地方。只是,一靠近她青鸾玉便有反应,要找时间得到她的一滴血去验证一下。

  翌日

  竟宁一早便吩咐燕七拿着虎符出城去军营调兵,而她打算去一趟何将军府上。如果她有危险,燕七还可以来救她。

  出门时,她发现此刻街头人来人往的,不知发生了何事。

  人群前有人在叽叽喳喳的议论着,原来,今日城主要开仓放粮。竟宁眼珠转了转,既然你来了,也省了我亲自去的功夫。

  她隐藏在人群最不起眼的地方,悄悄地观察这个城主的动向。这时,正在开仓放粮的男人的动作引起了她的注意。

  好像是向粮食里投放了东西!

  她的目光又转向台上正在发放粮食的何将军,突然想起来,何将军是不能碰黄豆的,他只要一碰黄豆,就会昏迷。可这粥是黄豆粥……

  唯一解释通的就是,他不是何将军。

  竟宁震惊之外还有自责,若她这几年能多到边关走走,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她转身离开,还没有走多远,便发现身边的百姓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竟宁赶紧躲到一家店铺后面,亲眼看着刚刚发放粮食的假何将军揭下人皮面具,他原来是三年前被竟宁发配边疆的奸臣林朝。林朝露出奸诈的笑看向百姓,没有喝粥的百姓反应过来,立马向城门口跑过去,却发现,城门口都是士兵。

  “是……大盛人。”为首的百姓大喊道。

  听到这话,竟宁握紧拳头,准备拔出剑来厮杀出去时被人拉住了。

  是宸潇。

  他将竟宁的剑收回去,在她耳边说道:“别冲动,我带你出去。”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了竟宁的耳朵上,痒痒的,这让竟宁立刻红了脸。

  

一生懿
南梁篇很快结束。

南梁篇第七章益州乱,心难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