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南梁篇第六章以剑会友

  竟宁离开酒楼后,恰巧看到旁边一位牵着马的男子腰上的佩剑掉在了地上。虽然那把剑的剑鞘不怎么起眼,但剑中发出的剑气却是十分强烈。

  她曾经在拜在瑶台山的临剑山庄门下,她的师父对于剑十分的痴迷,经过师父的熏陶,这样好的宝剑她自然想瞧一瞧。

  她上前一步抢先将剑捡起来,用短短几秒将剑浏览了一番,果然是把极好的宝剑。她曾经在师父的宝剑图册上见过各种各样的名贵的剑,但这把剑却并没有收录在其中,看来师父这个老剑迷也有遗漏的剑啊。

  已经过了半个时辰,燕七没有没有回来,竟宁担心燕七会出什么意外,便想去何将军府外等着,却没想刚刚被忽略的男子开口了,竟是询问她的名字。她这出门在外的,没有想好名号,只能找个借口搪塞过去,然后大步流星的离开。

  天色渐晚,竟宁藏身在何将军府外的一个小胡同里,并给燕七发了个讯号。

  不一会儿,燕七便黑着脸回来了,一看就是出师不利。

  燕七看到隐藏在黑暗处的竟宁,叹了口气,随后说道:“主子,属下见到了何将军,但是……其态度甚是差劲,根本没有尊重主子和皇上的意思,这……”

  这何将军不知是怎么回事,还没把簪子交到他手上的时候就开始和他较劲,一看就是一副乱臣贼子的模样。

  竟宁抬起头,又问道:“簪子可给他了?他可说了什么话?”

  “这……他是收下了簪子并说,还说……终有一日,会给爱女报仇。”燕七支支吾吾,也是生怕惹毛了这位雷厉风行的辅君。

  听到这话的竟宁心里一个咯噔,直道不好,这何将军果然有点问题。

  何将军平时爱女如命,再加上何欢素来不怎么喜欢首饰,簪子什么的更是少之又少,若是真的何将军肯定会一眼就认出那不是何欢的簪子。

  思量几番,竟宁还是决定先去寻找客栈住下,明日让燕七直接拿着虎符去军营调兵。

  ****

  竟宁带着燕七找到了比较满意的客栈,夜风习习,带有一丝丝凉意,让竟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燕七这人住不惯客栈,喜欢睡在屋顶上,他从小被训练成暗卫,睡在屋顶上也更容易保护主子。

  明月很快就高高悬挂在了树梢,客栈里的人群很快就变少了,只有几个住宿的人还在喝着小酒,吃着小菜。竟宁环视了一周,发现屋里最角落处默默吃着酒菜的人正是白天那位‘佩剑’公子。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竟宁暗中想。

  她挑了个人少点的地方和燕七坐下,点了几个平常的小菜,是的,她饿了。白天在酒楼里她根本就没吃多少东西,光顾着发愁了。

  正当她津津有味的品尝着这几道小菜时,一个高大的人影遮住了她,她抬头一看,正是白天那位公子。

  那位公子提着一壶酒,在竟宁这里坐下,方才开口:“白天看姑娘谈吐不凡,对刀剑甚是有研究,不知可否向姑娘打听一些事?哦,在下宸潇。”

  竟宁放下筷子,对上那位公子深邃的眼睛,笑了。而后道:“阁下尽管问。”

  那公子将剑放在桌上,示意让竟宁端详。竟宁拿起那把剑,抬起眼来,“不知公子有何问题?”

  “姑娘可知,这剑,是只有这一把,还是有一双?”

  竟宁皱眉,这算什么问题!?她虽然见过不少好剑,到也不至于能看出这来,这人是在戏弄她吧。

  

一生懿
上一章有关簪子的问题。。。把那句是风翎亦送的换成何将军送的。

南梁篇第六章以剑会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