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南梁篇第五章相遇

  竟宁送走了陈三娘,并让燕七的哥哥燕五护送陈三娘去往瑶台山。然后带着燕七等为数不多的侍卫来到距离益州城主府上,也就是护国将军府上很近的一家酒楼中。

  她俯视着益州街上,街上不像中原城市一样的中规中矩,街头偶有几家卖艺的,也有不少卖西域的小玩意儿的。益州城虽然不及前几年,但还算繁华,毕竟在一个国家的临近边界的地方能发展成这样不容易。竟宁想着,这都是护国将军的功劳啊。

  “老哥,你说这城主怎么回事?到处搜刮民脂民膏,你看这城外,你说,我这布料生意都要做不下去啦!”一位穿着打扮不俗的中年男子喝着酒,和对面的一位男子讨论着。

  对面的蓝衣男子也是叹了口气,然后喝了口酒,“自从去年城主大病一场,整个人都变了,都说……”他低下声音才又说道:“都说真的城主早就死了,现在这个……是冒充的!”

  中年男子脸上写满了震惊,慌慌张张的放下酒杯,“老哥,这话不能乱说……咱还是老老实实喝酒吧。”蓝衣男子听后点点头,在酒杯里倒上酒,又环顾了一下周围。

  竟宁天生听力超群,这些话不偏不倚全都被竟宁听到了,她手中的水杯一抖,水洒了一地。若那两位商人说的是真的,那可怎么办才好。

  “燕七……”竟宁转头看向燕七,从怀中掏出一支用布包的发簪,“去刺探一下何将军,就告诉他,我从宫中偶然发现了何欢小姐的物品,特来归还。”

  燕七有些疑惑,主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护国何将军有什么异常,主子就不怕何将军想起往事吗?他不禁开口问道:“主子,这……”

  竟宁点点头,“不用担心,去就行了。”那支簪子,根本不是何欢的,而是她及笄的时候何将军夫人送她的礼物,何欢也有一个簪子,也是何将军送的,和这个簪子完全不一样。她就是想试探,何将军的真假。

  她叹了口气,站起身望向酒楼下面的那条街,如今忧心事越来越多了……

  *****

  男子牵着一匹马,身后跟着一位侍从。他仰望着两边的酒楼,伸出手遮挡着耀眼的太阳光线,从手指间看到右手边酒楼上一位女子。她皱着眉头,看起来忧心忡忡。阳光温柔地照射在她身上,霎时间,万紫千红皆失去颜色。男子低下头一笑,刚刚好像失态了。

  他抚摸着挂在腰间的青色玉佩,手一顿,看向玉佩。如今是白天,仔细看的话,原来玉佩在发着淡淡的青光。

  看来,她就在不远处。

  男子再次看向酒楼方向,女子已经不见了。他被人从战场上赶下来,正要追查她的消息时就有了线索,真是来对了城。

  他牵着马继续走着,腰间的剑咣当一声就掉在了地上,正准备要捡起时,却被一只素手抢了先。他抬头看向这只手的主人,正是刚刚站在楼上的女子。女子将剑递给他,称赞道:“阁下的剑甚是稀奇,还请阁下收好。”而后,淡淡一笑,转身离去。

  玉佩的光愈来愈亮,男子在后急忙说道:“在下惭愧,敢问姑娘名讳。”

  女子头也没回,“江湖儿女而已,不必知晓。”然后越走越快,消失在了街的尽头。

  男子一招手,示意后面的侍卫上前来。

  “跟紧她,她……很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我历尽千山万水,翻过重重障碍,终于等到你……

  

南梁篇第五章相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