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南梁篇第二章红颜泣

  送走夏侯珩后,竟宁便换上女装,去了御花园赏花。是的,她还有一个身份,她不仅是南梁的辅君,还是南梁的安庆郡主。世人又怎会知晓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竟然是一人。

  她毕竟是女身,何况朝中大臣都知道先帝有这么个私生女。所以她捏造了一个辅君的身份,以辅君身份见人是总要带上面具。

  如今是十月间,御花园里的枫树倒是十分漂亮。竟宁在一颗枫树下停下,捡起地上的枫叶,陷入沉思。

  母亲说,在她的国家枫叶有相思的意思。母亲喜爱枫树,当年在民间的家里就有一颗大枫树。

  “将这些枫叶捡起,送到我宫里。”她随了母亲,喜爱枫树。秋天时总爱捡枫树叶子来收藏。

  远远的,她便瞧见湖心亭处有人在,走尽一看,原是她自幼的好友,丞相之女,也是尚宫局的女官,风铃。

  远处的风铃见到款款而来的竟宁,心里先是一惊,而后转身整理了一下表情,出来迎接。

  “郡主万安。”

  竟宁示意让她起身,看到她身后的衣着不凡女子问道:“这是哪家小姐?”

  还没等到风铃开口,风翎亦风将军便匆匆赶到,一把将那女子护到身后。而后气息不稳的行礼道:“郡主万安。”

  这下子竟宁明白了,原来这女子竟是他的心上人。他这般光明正大,他们的婚约算什么?竟宁袖口中的手不知不觉握成了拳头,说话的声音也冷下了几分。

  “将军这算什么意思?”

  “郡主,臣已有心上之人,今日来是想恳求郡主成全,恳求皇上与辅君成全。”风翎亦言辞激烈,说完后又看向身后的女子。

  竟宁看着眼前的的男子。她自十三岁时便爱慕于他,也许是少年时对他的依恋让她不能忘怀,但是她……原本他们还像兄妹一样相处,可几年前她误杀了护国将军之女何欢就全变了。是的,彼时年少的风翎亦喜欢的正是何欢。

  母亲曾经说过,凡事不能强求,竟宁也明白,强扭的瓜不甜。嫁给他是她的夙愿,既然他不愿意,就算强嫁给他也不会幸福。

  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与你的婚事是辅君和丞相定下的,若他们二人同意,我也无话可说。”

  旁边的风铃拉了拉风翎亦的衣袖,示意让他带着他那位心上人离开,生怕这俩人一不小心又吵起来。

  “那个竟宁啊,我尚宫局前几日刚刚给你做了新的衣裳,去看看吧。”她上前拉着竟宁的衣袖,飞快的将她拉出了湖心亭。

  看完了衣裳后,竟宁便回了宫,亲自拟诏书,解除了与风翎亦的婚约,她的心里反倒平静了些。

  只是为何眼泪却止不住?风翎亦心里的恨意竟宁当然是明白,这样也好……

  ******

  三日后,辅君正式颁布圣旨,解除了这段荒唐的联姻,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忠心耿耿的风丞相气到吐血,连忙上书请罪,一连几日卧病在床。

  

南梁篇第二章红颜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