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见君不识君,侧入心门

  第九幕【风月楼,晨起,寅时,天萌萌亮,叶幽儿走进王迦的屋子。看着满地的凌乱,已经淡然。悄悄步走上前打开帘帐。

此时竹若已然起身,下了床,边穿衣服边对叶幽儿点头,然后走了出去,轻轻关上房门。叶幽儿脱下外衫只着里衣走进帐中,看见王迦正在酣睡,心里一阵无奈,觉得有些对不起这人。

叶幽儿想着想着,王迦就缓缓睁开双眼,他看见正在穿衣的叶幽儿。起身从后揽住叶幽儿不盈一握的纤腰,闻着她身上的玫瑰香闭起眼睛。“琦儿是要走了吗?再等等吧!”“王大爷可别贪呀,否则琦儿以后就不见您了!”叶幽儿说的谄媚似是撒娇。王迦只能闭嘴不提,松开手让叶幽儿起身走开了。说来也怪,每次来叶琦这里总能让他销魂一晚,虽然不记得昨夜的事,却也开心,当然他也不想计较那么多,活在梦中总是好的。

叶幽儿稍施淡妆,着一身淡黄色纱裙,并未如往常一样浓妆艳抹,并着柳燕来到无极斋。

(郊外青山绿水环绕之中有一座岛,若细看如佛祖般坐在湖中央,而外壳之下则是无极斋了。这是百姓搭筑的小岛,耗费人力物力之多就为了心中崇敬的佛。要去无极斋定要乘船而去,虽中心距离岸边不远,却并未搭桥,去无极斋之人要用湖水洗尽污浊之气,便有了这一程序。)

第十幕【阳光搭着微风散播在大地上,叶幽儿乘着船来到无极斋,随处走走欣赏一下风光,一会儿再去趟集市,这样上午的任务便是完成了。

”燕儿,我们明天要不要换个地方?这里都来了三年了,我本来不信佛的,天天在这里闻着佛香上天还以为我是信徒呢!“

”那姑娘下次想去哪里啊?“”怎么也得去趟。。嗯。。最火的。。景崇客栈,听王迦说那里是旌阳城里美食最多的呢,可惜我们还没去过。诶,对了,竹若的钱给了没?我们还有多少?“

”姑娘在风月楼已经三年零七十三天了,奴婢都记得,还有。还有,我看看账本。“

就在柳燕细数账目的时候,瞥见一身深红的人极为神秘走向竹林,不自觉的便吸引了叶幽儿,她好奇地跟着那人也来到了竹林,隐在一棵树旁,她看见其中有两个人影,而前面的那男子在看着里面,这是发生了什么吗?又偏一下眼看那深红衣袍男子,他的侧脸如此美丽,没错此时也只能用美丽来形容,而不是俊郎,若不是他的身材刚毅怕是叶幽儿都要认为他是比她还美的女子女扮男装了,叶幽儿不禁失了神,痴呆地望着。可是他为什么皱着眉呢?要是能笑笑会不会更美呢?

叶幽儿不再打量那男子顺着那男子的目光向远方看去,安静的竹林让叶幽儿听得见那两人的话,却看不清容颜。

“康铖,我想回到你身边,我不想留在那里,可不可以帮我?”女子哀求的声音响起。

“霞儿,你已经有了他的孩子,当初他将你娶回,且你又对他有情,不管我如何做都是徒劳。”

“可是,那夜我把我自己给了你,你还不知道我爱的是你吗?一切都只是玺落一厢情愿而已啊!我可以把孩子打掉,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霞儿,不要再说了,那夜是我喝醉了,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玺晤看到树下的人影,他不能让人抓住把柄。“霞儿,我们一同长大,如今你已嫁于大哥,就该。。”

这些话在玺落看来多可笑,多幼稚,多虚假,他也知道百里霞喜欢的人一直不是他,他也不该奢求什么,心里无疑是讽刺的。转过身,神色又恢复淡漠,哪里还有刚刚的灰败。

玺落转身便看见叶幽儿一脸认真地听着,玺落眼里闪过惊艳,却未作停留。

叶幽儿回过神看着眼前经过的玺落,不由神伤起来。

叶幽儿走出竹林,柳燕看到后跑过来“姑娘,燕儿算好了每天五十两,又给了竹若每日三十两,再去掉平日里的采购用了,一共还剩。”叶幽儿立刻说道“五千八百二十二两十四钱!”柳燕开心道“姑娘果然神速!”“那是!”

“不过姑娘刚刚去哪里了?让燕儿好找。”“就是一个人在偷听别人讲话,好生怪异,我就去看了看。”

“那姑娘可有看到什么?”“没有。。诶,你这丫头,怎学的如此好奇?”柳燕委屈道“这都是跟姑娘学的啊!”“你这丫头,看我怎样罚你!”两人打闹起来。

二人闹到泊船处,笑着对其中一船夫说道“老伯,您这船何时回岸?”

老翁一见这两个小丫头和蔼笑道“快了,再来两人我们就走,姑娘们上船先候着吧!”

“好,燕儿你看!”柳燕闻声转身,身后紧接着传来笑声,“燕儿,你又慢了,一会儿你可得给我拿物件儿了!”

柳燕随即走上船“姑娘,你又欺负人!”佯装恼怒,叶幽儿揽过柳燕的肩膀放粗嗓音“好好,本大爷错了!!!”

这场景引得一众船夫皆是大笑起来。

柳燕跟着叶幽儿一直是幸福的,因叶幽儿的到来她的生活才渐入佳境,她认真的记录每一天的点滴,希望上天曾被官员迫害的父母能够看到,她的生活终于有了好转,感谢这位救命恩人曾经的救助,才让她有了第二次生命。自那时起她跟着她进入青楼,与达官贵人比试,畅快之至,这辈子她都是她的主人,同样也是她的朋友。

第十一幕【“小旭,你快一点,大哥早就走了!”女子迈入船中。

“知道了,都告诉你要叫我兄长了!”说着男子踏进船中。

女子揪着他的耳朵“都告诉你了,我比你大,我是你姐!再不听话我去告诉父皇!”

“切,就差那么一刻钟!”玺旭看见玺钰琪风雨欲来的架势安慰道“行行,姐…老伯,我们什么时候走啊?”

“小姐,公子我们现在就出发。”老伯笑道。

两人坐在一端,双双看见了对面的恬静女子,又继续说着。

紧接着船里便传来男女的打闹声,一对儿可爱的兄妹,额,不,是姐弟。

“姑娘,我们一会儿就去集市了,姑娘要买什么啊?”叶幽儿和柳燕坐在船的另一头谈论起来。

“一会儿我们到了之后先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赚钱,然后再买东西。看这天,”叶幽儿抬头“我们回去还有断路,大概还有两个时辰能逛集市,够我们玩啦!”“好,燕儿今天就做一天背包小童吧!”“燕儿乖!”两人明媚地笑着。

“小姐,公子到了!”只是几句话的功夫船就到了对岸。四人纷纷下船,那女子与公子给了船夫五十钱,就离开了。后面的叶幽儿也下船给了船夫五十钱“这位小姐,那两位小姐公子已经给过了。”船夫婉拒。

“老伯,你收下吧,如今泊船也不容易。”叶幽儿回道。

“如此,便多谢了!”老伯温柔笑道。

“老伯不用介意,我家姑娘有的是钱!”燕儿撇嘴俏皮闭嘴。

“燕儿,多嘴!”叶幽儿佯装嗔怒道。之后两人齐步离开。

第十二幕【百里霞坐在船上凝望隔岸的玺晤想到,曾经的情谊说淡就淡了?又为什么叫她出来!只是想告诉她让自己跟玺落好好过日子吗?那夜玺落回宫彻夜未归,百里霞听了温文的话怕玺晤玺落有矛盾生冲突,就去了皇宫旁的客栈等待,却是等来玺晤喝醉,两人什么也没发生,只是单纯的独处一个房间,就算是一场心机,百里霞也认了,她想跟他在一起,所以向他撒了谎。如若他能把自己接回去,自己会自己除掉这个孩子,可现在回不去了,而自己也该死心了吧。

百里霞下船,站在岸边看着对面的玺晤黯然神伤,转身一个人走了。

而玺晤淡淡闭上眼,霞儿希望你能幸福,但接下来的暴风雨希望你不要卷进来,我和玺落间的争斗不应有你的加盟,我要胜他,你是我们俩共同的阻碍,今后无论谁成谁败,你都要好好活着。

玺晤不是一个善良的人甚至邪恶,但对于百里霞他总是考虑好多,且唯有她一人会使他这样。

玺晤睁开眼对这场斗争做好了准备。

第十三幕【从无极斋归来的玺落回到王府,摒退了下人独留符珏一人。

“你去给本王把四王爷请来,就说今日宴请他一人,对了,别把二公主叫来!”也怪不得玺落,二公主玺钰琪每每见到玺落都十分缠人,今日他心情不好,想安静一会儿。

“诺,王爷,属下有一事还请王爷。。”“说。”“属下认为,温公公的行为有些怪异,不过属下不敢妄言,还请王爷多多留意。”

“嗯,下去吧!”“诺。”

符珏一直是寡言的,看来他是想了许久才说出来的。玺落一直对温文有些防备,且不说昨日是为何失职让才菁闯入,今日又何故要自己前去看到百里霞与玺晤一起的情形,一切都太凑巧了,却又说不出端倪,无非就是想要自己与玺晤反目相争,而那人坐收渔翁之利,那人要玩,他陪他玩。

皇权的斗争已经随着皇子们年龄的增长与皇帝的年迈逐渐拉开了帷幕。

第十四幕【“姑娘我们该回去了,快要午时了,再不回妈妈就要出来寻咯。”

“唉,走吧,还没玩够呢!”

“姑娘,你还没玩够啊!再走一会儿我们就没钱了!”柳燕噘着嘴。

叶幽儿刚刚花了三千两买下了一个繁市中的一个房子,这三千两是够全城人吃一年的花销,对于百姓来说更是天文数字,不可高攀,可她叶幽儿偏偏买下了那个即将倒闭的客栈,并叫人前去修补改成“奇钱庄”。

本来因为景崇客栈这里已经逐渐落寞,突然来了叶幽儿这样高价买下地盘的人当然立刻做出了决定。

叶幽儿将这里变成了摇钱树,有了足够的钱她就不用在那种风花场地了。结识了达官贵人又怎样,和那些人在一起根本谈不上自己的仇,所以未来只能靠自己。先是要腰缠万贯,然后便是回去调查,办事也会方便些。可是这样也遭来了横祸。

“行啦,燕儿,我们不是还有两千多两吗!等我们攒够了回乡的钱,我就带你回我的家乡!”

“好吧,姑娘,不管你是什么境遇燕儿都会在你身边照顾你!”

叶幽儿感动微笑,“燕儿,你也不小了,等再过几年,我就找个好人家,把你嫁出去!”

柳燕羞红了脸“姑娘惯会说笑,我还是希望姑娘能尽快找到好人家。”

“好啦,我们回去吧!”叶幽儿无心嫁人,她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家族之仇,这也是她这辈子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时间一点点在流逝,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可是在朝廷上却暗藏厮杀。

皇帝会在九位皇子中选出一位夏炎帝国的下一位皇帝,这个皇帝不仅要胸怀天下而且要有足够的能力。可是皇帝也知道众位皇子之间斗争从未间断,辉瑞与康铖不仅是因为百里霞而战还有自己的过失。作为皇帝,他只盼望有朝一日他们会冰释前嫌共同拼天下战胜灵幽国,一统天下。可这实现的可能几乎为零。

玺落每日都会与玺旭前往风月楼一是为了蒙蔽对手,二是为了谈论政事,三是躲避玺钰琪,而四则是他不想面对百里霞,那句要和玺晤走不顾一切的话已经伤透了他,所以百里霞也因有孕而无法被宠幸,这是最好的理由。对于玺晤对手玺落沉迷烟柳之地自是开心。对于玺澄,他的计谋得逞,不管玺落是否堕落对自己来说只有好处,要么削去了玺落的竞争,要么玺晤玺落厮杀。而百里霞却不知是如何想的了,也许会有淡淡的失落吧,却不懂是为心里的人还是孩子的父亲。

叶幽儿晨起的时间不是再去无极斋改为去了奇钱庄,只要来存钱奇钱庄便会接纳,还会有接待贵客房间便是曾经的楼上住屋。来存钱的人便在一楼。钱庄规定首先建立一个户头需要十两,存钱的人十两存一日会有一钱的惠补,起初,这里的人并不多,也是因为这是刚刚有的钱庄,众人对钱庄都还不太信任,此刻叶幽儿便以叶琦的身份进行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宣传。)

第十五幕【叶幽儿一身淡粉衣装,婀娜多姿,顾盼生辉,往日出行不施粉黛十分低调,而今日恢复了叶琦的做派,在大街上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是哪家的美人?好美啊!”“她你都不知道?这是风月楼的招牌叶琦,京城首富王迦大人的贵人,名气大得很,富家子弟都去求见,却见不得呀!别家妓院都快关门了!”“诶,听说这叶琦弹得一手好琴,又生的妩媚,不少人想要她做的入幕之宾呢!”人群中一人在吵闹声中转身离开街道“那是,你看她的身形,看她的长相,那么美艳,天仙也不过如此啊!”众人慨叹。“诶,她很少出现,这是要去哪里啊?”一年轻人说到:“走,我们过去看看!”

叶幽儿一听淡淡微笑向那人投去目光,惹得那厮一阵尖叫“你瞧,她看我了,看我了!”“胡说,她看的是我!”旁边一人不满道。

叶幽儿以叶琦身份时不会掩藏自己的容颜,若是遭遇不测,没关系她随身携带药物,而且风月场地她需要的、别人需要的也正是美貌,所以她覆满脂粉,点亮红唇。

大街上的百姓看着叶幽儿带着身后抬箱子的人进入了钱庄,并在里面存了钱,那些钱庄里的佣人并不知自己的主子到底是谁,毕竟若是知道是叶琦那下面的戏也不用演了。

百姓们跟着叶琦进入听到“伙计,这里是两千两银子,这是十两建个户头。”“好,姑娘,每日十两银子会有一钱惠补,姑娘也可来此借款每日借一两便要给一钱银子。”说罢那个伙计写下一张单子与叶琦签下协议,并标明日期,叶琦又说“我与你家主子是好友,我自然相信,那这凭据我便收下了。”“这需要留在这里,这是两千两的凭证上面还属有姑娘的名字,姑娘保存好。”“好,我会每五日之内来一趟,希望我这出游的朋友能让我见到,可别再躲着我了!”叶幽儿撒娇说道。“姑娘说笑了!”“那好,我便走了!”“好,姑娘慢走!”

跟着叶琦又回到了大街之上,叶琦就走向了风月楼。而那些百姓自然转回奇钱庄纷纷立下户头只为能有朝一日能再见一下叶琦,她不是说了五日之内会来一趟吗!而且又会挣钱,何乐而不为呢!这也引来了不少的高官贵族。

。。这奇钱庄成了旌阳商界的翘楚,后来整个国家都有了奇钱庄的辖铺,而叶幽儿也成了一代富商,世人却不知这钱庄的主人就是当日的叶琦。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第二章 见君不识君,侧入心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