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说情不在

莫说情不在

咽慑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风残花月影,暗流涌动

  炎夏帝国国都旌阳城内

第一幕【风月楼,“琦儿……!!”一个妇人喊到一身花红柳绿的袍子,风姿犹存的样子却难免颤着头上花枝,脸上的脂粉慢慢下落,可是她已顾不得,疾步走上二楼,楼梯发出咚咚的脚步声。

“你家姑娘好了没?”妇人见门口丫鬟柳燕摇着头,直接推开房门走进房间,香气撩在鼻尖,老鸨绕过雕花屏风走向里间。

看着沉默坐在妆奁前的女子叫道“哎呦喂!!我的小祖宗,快些吧!王大爷要听曲儿呢,你可快些呀,不然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知道了,妈妈,放心吧!我这就来,别急,我非让他等等才行,不然他怎会知道不易?别过几天就不来了!”女子娇俏地站起身来,小手抱住老鸨的手臂摇晃起来,似在撒娇。

“得得得,就你聪明!那你快点啊,他要是真生气了可不好!”老鸨笑嗔一下,就放心地走下楼款待那位‘王大爷’。

女子看着丰腴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屏风之内,又坐下来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她额头饱满,眉如远山,眼睛如同琉璃闪烁光芒,精致小巧的口鼻十分立体,即使未施粉黛,却倾国倾城,她细施妆容,胭脂厚厚的甚至让自己也开始厌恶,放下烧焦的木签,拿起红纸轻轻抿着唇瓣,手滑下,镜子里这容颜倾国倾城,美艳妖媚,却已不再含笑。

叶琦本名为叶幽儿,在叶家村庄里,爹娘疼爱,从小活泼可爱,为人又善良,左邻右舍也都十分喜爱。爹娘都说她是上天赐给他们的宝贝。可在她十岁那年村里遭屠,一把大火烧了整个村庄。她眼睁睁看着娘和村长等村民惨死,却束手无策。就在那时很多人护着她,才使得爹爹带着她逃出。她们逃离家乡,一路向东,那时年幼的她和爹爹走了多远已经不记得了。

此后和爹爹过起了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时刻担心有追杀的人。两年后隆隆寒冬,他们到了曲邹城外的一个破庙里,爹爹为了省下最后一口粮食,带着烧伤后无法治愈的残躯在破庙中离去了。后来,她安置爹爹在那座曲靖山上,因为没有金钱,只是用手剥开了一层层的土地,坟墓十分简陋。她暗自发誓,她必定要屠她全家者,死无葬身之地。

之后躲避追杀两年,四处乞讨,即使是苟活她也要活下去,然后报仇。饥肠辘辘的她选择了妓院,在这里她刻意掩饰自己避免仇人在她没有能力的时候寻来。

现在已经进了这风月楼三年了,学会了委曲求全,学会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她喜欢交际有权势的人,也许某一个就能帮助她报血海深仇,即便寄人篱下也没关系,只要能报她杀父杀母屠村之仇就值得。

可是当她安静下来时,她却是知道她不喜欢那种生活,她只想再逃避一会儿,就一会儿而已。现在她却不得不接着走这条路。

叶幽儿打开房门,看着房外的娇俏的小人儿,“燕儿,我们走吧!”说罢走向缓台。“是,姑娘。”小丫头连声应着,自己的姑娘令她艳羡,每天她最爱做的事就是盯着姑娘看,似乎欣赏姑娘这种事永远都不会腻。

偌大的厅堂,灯火通明夜如白昼。叶幽儿漫步走下楼阁,看着楼下寻欢做爱的场景,她不得不装作不知,闻着酒的阵阵飘香,其中却混着腥臭和浓重的胭脂味道,连自己不也是这样吗!自嘲笑笑。她闭上眼却又听到男女欢好的叫嚷声。每次她都不愿出现在这种场合,可是为了活,为了她希冀和躲避的东西,她只能活在这种风月之中。

第二幕【勤政殿,金黄的殿宇中,袅袅熏香升腾着,喜禄公公看着还在批阅奏折的已经五旬皇帝无奈摇头,自己已经跟着炎英帝玺锡五十余年,看着这个明君从皇子走向帝位,眨眼间,已经过了这许多年,皇帝不再年轻,依旧不变的是勤于政务,忘记了用膳安寝,而自己却不能阻止什么,反而会引龙心不悦。

喜禄拿起剪斗走上龙案前挑起烛芯燃亮烛火。正欲将剪斗拿回几案,就听见皇帝慵懒的声音响起“什么时辰了?”突然的声音吓得喜禄立刻转身恭身回话却不敢抬头打量“回皇上已经是戌时一刻了,该安寝了!”

炎英帝闭着双眸缕缕胡须,即使脸上有着岁月的沧桑,却能看出英明神武的他胸中自有一番谋略。“这么晚了,安寝吧!”

喜禄看着皇帝走向内殿,不由得提醒到“皇上,贤妃还在等您呢!。”

”哟,看朕的记性,真老了。“

“皇上还年轻呢,刚刚批阅奏折才会给忘了的!”喜禄恭身谄笑道。

“你怎的还学那些个嫔妃大臣们如此会恭维?”炎英帝不怒自威。

“额,老奴知错……”喜禄屈膝跪下。

”算了,走吧。“而皇帝知道自己已然是老了,早已有了立储君的想法,只是他只能暗中观察确定储君,否则当年的厮杀又会重演。

喜禄满身汗跟着皇帝走出大殿,不必他张口,手里拂尘一甩,外面的随从跟着皇帝一起去了崇福宫。

第三幕【墨王府,“王爷,王妃有喜了。”一丫鬟打扮的丫头欣喜地闯入王府的书房,看见俊冷凝目看书的大皇子墨王爷,心里一阵荡漾,战战兢兢希望王爷能因为王妃有喜不会苛责自己闯入这间屋子的过失。

墨王爷玺落,字辉瑞,为已故刘妃官敏,谥号懿贵妃所生。他放下书抬起眼眸,看着眼前的不知分寸的丫鬟并未说话而是直接走出房间。而那才菁自然只能跟着王爷走出去,不过心里是欢喜的,明日她就可以飞上枝头了。

玺落奇怪书房外的温文去了哪里,下了楼,走过屏风。刚刚到大殿一层便看见门口外守着的的符珏和侍卫们。

“温文呢?”一众人等跪下回话“回王爷,温公公在才菁姑娘进去后就出来了,以为公公是王爷派出去的。”才菁一听立马跪下,她已经成功地走了出来况且之前并未发生意外,侥幸认为王爷对自己还是有感觉的,应该不会对自己怎样的吧。可她却忽略了玺落一贯的无常。

“等他回来,你们自己请罚。”紧接着瞥了一眼后面的才菁,余光中看见她眼里的侥得意,转回头看向正前,脸上布满阴霾,大步朝后院走去。而符珏知道王爷那一瞥,便是……

没等才菁紧跟上王爷,便看见符珏和那些侍从站起身,将她拉出书斋大殿,朝着暗牢而去。

紧接着哀求声阵阵,板子打下来的声音更是揪着人心。

温文回到了大殿内,空无一人,明白那丫头定是有情况了。熟练来到了书斋后的暗牢处,看见已经奄奄一息的才菁符珏客气道“先等等,让咱家问几句话。”对于符珏,温文一直很恭敬,两人有礼相待,才使得王府安宁。

温文上前揪着才菁头发骂到“你这不懂分寸的丫头,难道你不知道吗?那书房不是你这等人能进的,咱家只是出去一会儿,给王妃送你说的东西,要你等着,你可倒好,如今想保住你,也是不可能了。”温文放手眼里闪过狠戾,暗想:只能让这个丫头当替罪羊了,也怪你的心太高。

温文看着说不出话的才菁一点一点失去呼吸。符珏对温文的行为感到奇怪,这温公公到底去了哪里?而才菁到底跟他说了什么,他才会匆匆离开,这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可温文正在旁守着自己也无法说什么,就算说了什么也无非是一些掩人耳目的话,还是不要打草惊蛇了,在地牢的昏暗中符珏探究看着温文保持沉默。

待到那人气息已然全无,一众人等一同回到大殿便各司其职,像是发生了一件最正常不过的事。

大皇子一直是所有人不敢触犯的人,外表俊美如雕刻,天生一副魅生的面孔,身形修长,武艺高超,但除了王妃以外他不会对任何人吝啬他的笑,书房除了王妃他也不准任何人进,如若进了便是有进无出了,却都不知道为何。

私下里爱慕他的人也只能远远看着他,根本无法接近。而王妃百里霞无疑是上天的宠儿得到了他全部的爱。

第四幕【叶幽儿熟练地找到了她该去的后花园。

柳燕悄悄说道“姑娘,王大爷还在那亭子里等您弹曲唱歌呢!您可要小心一点,给您……”下面的话不用说,叶幽儿就知道那是什么了。

柳燕停下脚步站在小径出口处等待着。

而叶幽儿则是独自一人走向小亭。这后花园就是给那些达官贵人修建的,这样才有情调。在京城旌阳的妓院很多,想要脱颖而出赚更多的钱,不仅需要美貌女子,还需要好环境调情。这风月楼有了屠曦和叶琦后便成了最火的一家。远方的人都慕名而来。

而那王大爷名为王迦,三年前只是一个屠夫,却在三年内迅速崛起,如今五十有四已经是京城的大富商是这里的常客,五天之内必来一回,连这后花园都是王大爷看着叶琦的面子才出手帮老鸨建的。

“王大爷您别急,琦儿马上来了!””张妈妈!老子等多久了?快他妈快点儿,老子花钱买气受啊?!!”

“呦,王大爷您来了!不知道您今天听什么曲子啊?”远远的叶幽儿边向这边走开边淡定开口,装作很期待的样子。

那王大爷立刻反怒为笑看着王大爷站起身来,看着叶幽儿的媚态垂涎欲滴。

“快来,琦儿,那妈妈先走了,你来陪陪王大爷!”老鸨一看是叶琦来了,如释重负,微笑颔首,从叶幽儿身边走过向她点了点头并投来警惕的眼神告诉她照顾好王大爷,他有点生气了。

王迦看见眼前摇曳生姿的美人儿立马气儿就顺了。“琦儿,今日就弹一首……算了,你会什么,爷就听什么!好不,重要的是一会儿要干的事儿”王大爷的语气轻浮了起来,叶幽儿很不快,但却像没听见一样径自走向琴前弹起来唱起来。

王迦坐在座位上看着眼前的佳人,想立刻就拥进怀中,可他知道她的规矩,抚琴时不得碰她,否则就再不见他。王迦就只能静静地看着,纤细的手指轻触琴弦灵动的曲调上扬,看她衣袂飘飘,喝着着曲子简直美哉,美哉。

叶幽儿的琴技在旌阳城都是数一数二的,本是该和着更多的达官显贵,可叶幽儿并不愿,毕竟王迦地位颇高,拉拢的话只一个王迦就够了,这京城十分险恶,叶幽儿并不想卷入其中,少一个人见过她,就少一分被追杀的把握。自己也每日都会出门,无论做什么,她唯一的目的便是使自己有财力,回乡的路很远,而线索也很远,假若在有能力之时,仇家又找上门来,对于叶幽儿绝对是最大的收获,即使艰难或丧命却也值得。

也是因为如此,另一以舞蹈打动人心的屠曦相对于叶幽儿就更加受人欢迎,也是多位王侯将相的入幕之宾。

不过这个王迦也着实钟情了些,他只对外人道“曾经,本大爷也只是一屠夫,三年之内崛起成首富,但却见不得那些只会逢迎假把戏,还是叶琦姑娘最和我心意,美艳不说,那一手好琴更是甩别的琴妓好几条街,最主要的是叶琦姑娘十分专情啊!哈哈哈!”

而在叶幽儿看来,对于王迦叶幽儿绝对不是善类,她在利用他,在利用他的专一的色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说是不忍,但叶幽儿绝对狠得下心来

第五幕【诚王府,漆黑的房间里,玺晤坐在主位上,闭目养神。

房外传来太监的低语声“小鬼,慌里慌张地干什么?”

“门陆大人,适才姑娘派人来了消息,要奴才亲自给咱们王爷,奴才不敢耽误。”“好,你先等等……”

“王……”门陆还未说出下面的话,屋里的王爷就已开口“进来吧!”

门外的人自是不好耽搁,侍卫推开房门,门陆有眼力价儿地慢慢燃起蜡烛,生怕晃到诚王爷的眼。

温文尔雅的玺晤缓缓睁开双眼,那小鬼齐桓来的时候啪啪的响声玺晤就已经听见了。狭长的眉眼,高挺的鼻梁,竟是比女以还要好看几分,可他淡笑的外表下是否真的可亲呢?

“王爷,这是姑娘派人送来的信!”“哦,拿来吧!”“诺”齐桓呈上信。“你们先退下吧”

“诺”两人齐声应到。

那信上只写着‘妾身有孕,请君前来无极斋一见。’玺晤垂下眼眸,一挥衣袖,烛火熄灭,房间立刻又安静了起来。

玺晤低语到‘怀孕了,是吗?见我,又是何意?’不禁玺晤自嘲地笑笑。

玺晤字康铖,是炎英帝的二皇子皇后亲生,只比大皇子晚三天出生。本来帝后互亲互爱,现如今却已经淡漠,皇后与皇上的纠葛他是不愿细想的,总会让他伤怀。

第六幕【“霞儿,身体可还好?”玺落大步走向床榻上静养的女子,坐到了床沿边细声问道:“已经几个月了?”却看见了她慌张藏着什么。

“回王爷,恕妾身还未行礼。”床上的女子正要行礼,玺落的大掌就落在她的肩上将她又重新安置在床榻上,“是我来得突然,听见你有孕,我很开心,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

玺落自是很开心,即使百里霞嫁来之后对他的态度一直不冷不淡,只是恭敬,没有亲昵的感觉,但他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把给那个人的爱转移到他的身上。

女子的脸色略微苍白只是说道:“回王爷,已经两个月了,要不是今天呕得难受,还不知道呢!才菁这个臭丫头嘴真快。”

“嗯,你好好休养,今夜本王就不陪你了!”玺落难得的在她面前自称本王,脸上的温柔虽然没有消失,却淡了很多,而百里霞却不以为意,因为她在乎的人并不是他,即使他以前对她那样好,可是她的伤从未愈合过。

“恭送王爷。。”百里霞垂下精致的面孔不让玺落看清她此刻的神色。

玺落走到门口处又停下脚步,却没转身“你的贴身丫鬟,才菁,借你有孕之名擅闯书房,已被本王杖刑,下次身边用的人留个心眼儿,别到时候犯下大过!”玺落离开,留下百里霞愣怔不动。

百里霞知道才菁喜欢王爷,而她心有所属不会在意,所以让才菁借自己有孕前去书房,想来是不会有凶险的,这样一来王爷就会因为懿贵妃的缘故娶了才菁,可自己的计俩却被他看穿了,怪不得后来的态度很冷硬。倒是希望才菁在那边不要恨她,毕竟是她自己不够吸引人,王爷对她也没有感觉。

出了王妃百里霞的寝宫后,玺落就回到了书房。温文看到自家主子回来便跟了进去在门口处停下,王爷进来时却没有什么因王妃有孕开心的神色,而是阴沉着脸,阴于阴暗处。温文吓得够呛,莫不是因为自己刚刚失职?他便主动回到“王爷,刚刚四殿下派人前来说是二公主明日非要去无极斋玩耍,想请王爷一同前去,不知王爷是否前去?”温文见墨王爷不开口便说道“那才菁已经被杖刑,断了气了。是奴才失职,请王爷责罚。”至于自动请罚的事自是不必过问,下人不敢不请。

“温公公刚刚去哪儿了?”

“奴才是去接话了,四殿下~”温文说着说着被玺落抢到“公公跟了本王这么多年,又是母妃最信任的人,公公不用解释这么多。”

温文吓得满头汗水,却表现得依旧自然。

“给王妃送去补品,好好照顾她,这是本王的第一个孩子,下去吧!!”

“诺。”

接着书房里就再也没有声音,温文只得不做声。

第七幕【叶幽儿看见竹若的屋子已经熄了灯就放心离去了,还得等待明早再来。这个方法叶幽儿已经用了无数次,她会给风月楼里的姐妹竹若钱,来帮助她伺候王迦,她不知道这样对不对,但是谁又能不自私呢,又都是你情我愿。

而每天早晨叶幽儿都会出现在屋内,待他迷糊迷糊醒来就立刻出门,以免再情动。因此叶幽儿便也有一个规矩,早晨必要去无极斋礼佛每日只在午后接客。按理说作为一个风月女子就该服从老鸨的安排,但谁让叶幽儿叶琦是头牌呢,排场大的很,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叶幽儿在老鸨面前总表现得很乖张,老鸨见了自会安分一些。

(夜深了,打更人的声音想起“更深露重,小心火烛”。然而这样的沉寂中却也有人无眠。)

第八幕【釜将军府“主子,信已经送去了。共三封。”一身黑衣的管存单膝跪地,双手抱拳。

男人坐在厅堂主位上,浓重的眉头微敛,细心地喝着手中的茶水。只听得他发出低沉的声音“嗯,你办事本将向来放心,下去吧!”“诺!”

五皇子玺澄,容貌俊美,武功卓著,与灵幽国一战全靠他的谋略取胜,使天下十之七分归于炎夏帝国。贤妃孟淑所生,如今子凭母贵,母凭子贵。皇子十八征战,这时年仅二十却立下卓越战功,因年未满二十二便封为釜将军,母妃受宠如今风头正盛,但却存在着巨大的威胁,那是因为帝王的情。如今炎英帝应已有立储之心,战争一直在进行,一直以来兄弟之间都在明争暗斗,而自己不能在未来成为阶下囚,必须懂得如何赢取天下。

他有争的心思,而母妃却一直未言明她的想法,亲弟玺曜如今已十四岁,而母后似乎更关注他,而自己的姐姐玺凌婧也已嫁为人妇,远在潇杨。夺嫡对他来说似乎也没甚意思,但他孤身一人踏过无数残骸,走马闯关,斗才是他唯一的乐趣。却是直至她的出现,他的英勇才略有所收。

(有谋略者数以万计,其中愿为君者有半,有心夺者有半,有机会的却少之又少。天下终究归于谁,取于天时,取于地利,又取于人和…)

第一章 风残花月影,暗流涌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