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第四章

小二看了夙琦一眼,便向后厨走去。

不一会,小二回来了,手中还端着汤说:“公子,您请慢用,我们老板说了,今天这饭有他请,希望公子笑纳。”夙琦没想到还有这般,便说:“这怎么好意思呢”,小二又说:“公子就别推辞了,我们老板最敬重就是像你们一样的人了”。“那恭敬不如从命了,代我谢过你家老板”。

茼奚望向夙琦一边微微一惊,向着清池和翟邗小声说道:“你们看那边那个男的,长得好妖孽”,翟邗笑道:“师妹,你不会看上人家吧。”茼奚小脸一红:“师兄你说什么呢,没正经,大师兄,你看他”清池开口道:“你们别闹了。”“哦”。

他们听到邻座说道:“听说蜀山掌门前一月去了一趟东海”“东海,那不是龙族吗?”茼奚和翟邗也感兴趣,便一起凑过去同那几人说去,几人一起说了很多,只听一人道:“不过,现在的蜀山可不比以前了,尤其是掌门一代比一代无能”夙琦听到这话将手中一紧杯子应声而碎,不过声极小,没有他人察觉。又有人说道:“现在修仙,还是天门山一派,那次同魔族大战后,其他各族都受到重创,唯有天门一派是愈发兴盛”。听到他人如此夸赞本派,茼奚和翟邗面上很是得意,说道:“那是,不瞒各位我们原本准备去蜀山拜师,听各位一席话,我们呀还是去天门山的好。”接着几人继续说说笑笑,夙琦从怀中掏出一小红瓶,一笑,向小二走去,朝他耳语几句。说完便走了,小二提了一壶茶向他们走去说道:“几位,这是刚才那位公子请你们的。”说完便退下了。

夙琦走出酒店时轻笑了一声,不一会就听见邻座的几位惨叫声,茼奚叫道:“大师兄,”“你们怎么了?”问了一句,翟邗捂着肚子说道:“不知道,就觉得肚子十分的痛,就像有东西在里面咬”“怎么会这样,你们刚才吃什么了”“我们吃的和大师兄都一样,哦,对了我们喝了刚刚坐在那里的人送我们的茶”“小二,麻烦你帮我找大夫照看他们,我去去就回”清池说道,说完便追出去了。

夙琦一边走一边观看风景,想到那几人现在的模样,不觉轻笑了一声。想着,忽然听到“公子请留步”夙琦转身一看认不出他是谁,便问道“公子是?”清池道“不知道我师弟和师妹有何得罪之处,公子要下次毒手,还请公子将解药给在下。”夙琦听此言便知他和酒店那一群人是一伙的,便说道“我不给,又怎样,”“那就别怪在下得罪了”说完,清池便向夙琦出手,俩人在大街上打了起来,周围许多店铺都被俩人踢翻了,清池反手一抓,扣住夙琦的腰,夙琦气急,便给了他一掌,飞上房檐,清池随即也飞上房檐,二人便一追一逃,在热闹的大街上成一景,二人飞到缘树下,又开始打了起来树下来求缘的男女太多了,不小心俩人便会伤及无辜,二人便纵身一跳,跳到树上。二人才刚上树,便有两条虫落在二人手腕上,不一会就变成两条红绒线。“零生绒,”夙琦轻声说道,在夙琦愣神时,清池上前扣住夙琦,等夙琦回过神,自己已经输了。“在下并非有心得罪,只是我师弟师妹还请公子高抬贵手,给他们一条生路,如果他们有得罪之处,我在这里向公子请罪”,夙琦闻言淡淡说道“我给他们吃的并非是什么毒,而是清理肠胃的药罢了,只不过剂量比较大罢,今晚遭罪之后便会好”清池闻言放开了她,“刚才多有得罪”清池说道,“罢了,我走了”夙琦摆手道。回客栈的路上夙琦看着手腕上的红绒线想道:究竟是何意。

清池回到酒店,终于知道夙琦说的遭罪是何意了,那一行人一直在拉肚子。开着几人现在的样子,清池不觉一笑。清池微微抬手,看到手腕上的线,想道:今天,那位公子就应该看到这个才出神否则自己不可能这么快就赢了,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回到房间后,清池尝试将它拿下来,但发现这东西根本拿不下来,清池也尝试用刀把它划开,但是还是划不动,这条线似乎十分坚固。清池看着手腕上的红绒疑问倍增。

与此同时,夙琦看着手腕上的红绒想道小时候师傅讲的事:零生绒,半世缘,身在绒在,身毁绒亡。不同于其他的有缘人,零生绒是此生无缘,却生死羁绊。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