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清池看清了来人,那人说到:“你修为不错嘛”,“夙琦姑娘说笑了,不过学了皮毛”,夙琦听到之后出言到:“天门山的人不是都自视甚高吗?我可是在夸你啊。”“如果夙琦姑娘因为我师弟师妹说的话而生气,那我代他们向你道歉,望夙琦姑娘消气”,夙琦收了手,转过身去“那事暂且不提,你深更半夜不休息,在这干嘛,想打探什么?”。清池知晓她今天对师父试探,对他们肯定不会信任,便实说到:“在下并非想打探,只是有一事心存疑虑,不能成眠罢了”,“哦,心存疑虑,为何事啊,不是关于我们的蜀山美景吧”,清池笑到:“蜀山夜景虽美,但在下不曾疑惑,只是……不知该不该问”,夙琦闻言,转过身来,玩味的问到:“不知少侠所问何事啊?”。清池听出她语气中的讥讽,不觉一笑说:“那天与姑娘在树下争执,之后从树上掉落的东西,而且姑娘好像也因为这个分了心神,,,所以很好奇这是何物”,此生无缘,生死羁绊,听他提到零生绒,夙琦脸色一僵,马上转过身去,清池看她的表现就猜出她可能知道,便问:“你,知道吗?”夙琦说到:“你问这个啊,呃,那棵树是蜀地有名的神树,有情人将手放在树上就会降下神果,两人便能终成眷属,如果二人无缘,神树便毫无反应。”清池闻言,皱了皱眉:“那我们的情况是何意?”夙琦笑了笑说:“你我并非情人,且还跃上神树,大概是为了惩罚你我,这应该是一种诅咒,无法破解,伴随一生”,夙琦想到零生绒的作用,语气不觉一沉。清池听出她语气沉沉,以为她是因为诅咒而不甘,就说到:“这个诅咒有什么影响吗?”“也没什么大的影响,只不过以后你与人交手时要小心,我可不想因为你也受伤”。“那姑娘你的意思是,这个诅咒就是二人有一人受伤,另一方也会感应到”。夙琦听着他的分析说到:“嗯,对一方受伤,另一方虽不会受同等的伤,但会有同等的痛楚”,“这个有办法解除吗?”清池想万事都应该有办法解决,这个也应该不例外吧,夙琦轻轻一笑说:“没法解除,除非,你死”,清池看着她认真的神情,一时无言。

夙琦看到他的反应,“我不会给你机会杀我,同时我也不会杀你的,所以你尽管放心,还有我不会傻到在蜀山杀一个天门山的人。”夙琦出言到。清池听到她那么就清楚她误会自己:“姑娘误会了,我相信姑娘不是那种人,只是对于自己的行为却害了姑娘,有些不安罢,在下不敢保证以后不会受伤,但只要出手时我就一定会谨慎的,不会给姑娘带来不便。”听着他的承诺,夙琦反而不知如何,只能冷冷的说到:“哼,谁管你了,以后怎么做你随便”。说完便转身走了。清池看着她离去,无奈的抬起手腕,“唉,”。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