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2章 一尘不染

  杜宇妈妈没事似的冲她姐姐笑笑,消消气,消消气。

你呀,你让我说你啥好呢?杜虹阿姨无奈地说,你知道有的人说你什么吗?

杜宇妈妈平静地问,说我什么?

杜虹阿姨瞪着她,气哼哼地,有人说你是个小三!

什么?有人说我是小三?好,好。杜宇妈妈笑了,姐,那我得问问你,你说我是什么?

杜虹阿姨又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你让我说,我也说你是个小三!

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杜宇妈妈听她姐姐这样说,不但没生气,竟然笑出了声。好,好。姐,外人说我是小三,行,因为他们不了解情况。你也说我是小三,你也不了解情况吗?

我怎么不了解情况?啊?杜虹阿姨瞅着她,气哼哼地说,你在人家住了这些年,一个屋里住一个屋里吃,啊?你让娟娟和你叫妈妈,啊?你和原野双双对对的出出进进,啊?你这不是小三是什么?你自己说说吧。啊?还好意思让我说!

姐,你说的这些,就是我当小三的罪行呗?或者说是我这个小三的证据呗?杜宇妈妈瞅着她姐姐,你知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是小三?姐?

杜虹阿姨气得呼哧呼哧地,你说,你自己说,什么样的人是小三!

好,我和你俩说说,你俩都听好了,啊,什么样的人是小三呢?

杜宇妈妈笑眯眯地看看爸爸,又笑眯眯地看着她姐姐,慢声细语地说,第一,夺取了夫妻中的丈夫,使原有家庭破裂或者半破裂。第二,以肉体上的关系为基础,长期或短期同居在一起。第三,有明确的强烈的经济目的,说白了就是要钱、要车、要房子。第四,以性关系和告诉对方妻子为要挟手段,以实现经济目的。这四条是小三的本质。

杜虹阿姨和爸爸愣愣地看着她。

杜宇妈妈说完,又看看爸爸和杜虹阿姨,平心静气地说,那么,我是不是小三呢?

杜虹阿姨气得夹了妹妹一眼,我看你有脸说!

杜宇妈妈冲她一笑,依然慢声细语地说,第一,原野哥和春雪姐没有结婚,我把春雪姐气走的时候,他俩没有结婚登记。也就是说,从婚姻法的角度来说,原野哥和春雪姐不是夫妻,我不存在夺取丈夫这一说。第二,虽然我和原野哥生活在一起,一个屋里住一个屋里吃,我和他却没有肉体上的关系,我俩是清白的。她说完看着杜虹阿姨,原野哥在这儿,你老人家亲自问问他。

杜虹阿姨瞪大了眼睛,不相信地又吃惊地看看自个儿妹妹,表情复杂地看着爸爸,你俩真的没到一起?

我那可爱的老爸竟然心安理得地说,杜宇说的没错,我俩没做那事,我和你妹妹是清白的,你妹妹在我家这些年了,她像出水芙蓉,一尘不染。

你说什么?!杜虹阿姨气愤地盯着爸爸,你对我妹妹一尘不染?!

爸爸认真地说,对呀,这些年来,我对你妹妹真的是一尘不染呐。

杜虹阿姨仍然不相信爸爸说的话,你和她真的没到一起?

爸爸刚要说话,杜宇妈妈说,姐,你要不相信,我在这儿呢,你可以验明正身。

这……这……杜虹阿姨浑身颤抖,狠狠地瞪着爸爸,母狼般地冲他咆哮,你就这样对待我妹妹?啊?!我妹妹在你家这些年当牛做马,你就“一尘不染”地对待她?啊?你还有点儿人性没有?啊?你还是个男人吗?!

不怪人家姐姐生气呀,谁听到我老爸的回答,肺不气炸了才怪呢。就连我这当女儿的都生爸爸的气,拿不是当理说,还文绉绉地:出水芙蓉,一尘不染。我要是杜虹阿姨,手掌早就去问候爸爸的老脸了。

爸爸自觉理亏,愧疚地说,杜虹,对不起。

杜虹阿姨气恼恼地说,不是对我说,你对我说有什么用!

爸爸歉疚地看看她,又歉疚地对杜宇妈妈说,杜宇,对不起。

杜宇妈妈只拿眼睛轻描淡写地斜了一下爸爸。

原野,你呀,你……杜虹阿姨气得浑身哆嗦,指着爸爸,你上嘴唇和下嘴唇轻轻一碰,对不起三个字,就补尝了我妹妹的青春,就补尝了我妹妹的感情,就……唉,原野,你,你亏心不亏心?!

杜虹……爸爸看看杜虹阿姨,没说出话来。可能我老爸自知对人家妹妹确实亏心,无话可说。

姐,你别说了。杜宇妈妈打断她姐姐的话,我的话还没说完,你俩干起来了,转移视线咋的。现在是讨论小三。

杜宇妈妈看看他俩,继续说,第三,我不但没有跟他原野要过钱,我还到贴。这些年,原野哥开工资将钱交给我,我全送到银行存起来了,留着娟娟上大学再用。生活上的费用都是我的钱。第四条我就不用解释了,明摆在那。

杜宇妈妈的笑眼慢慢涌上泪水,抑郁地看看爸爸,又泪眼婆娑地看着杜虹阿姨:姐,我问你,你妹妹是不是小三?啊?

杜虹阿姨抑郁地哭了,心疼地拉住杜宇妈妈的手。姐冤枉你了,姐对不起你,没尽到姐姐的责任。爸和妈都不在了,姐没尽到责任呀。这些年来,我以为你挺好的,虽然原野没有明媒正娶你,姐一直以为你俩像别人家夫妻那样……唉。

杜虹阿姨转向爸爸,原野呀原野,你……你不是人!

杜宇妈妈含着泪水苦涩地笑笑,姐,你不要埋怨原野哥,他早就跟我说清楚了,不能娶我。是……是我放不下他……

你呀,你咋这样傻呀!杜虹阿姨恨铁不成钢地打了妹妹一巴掌,揪心地说,人家当小三的当小几的,有图钱的,有图人的,有两头都图的。你可好,一头没一头,你……人家还以为你是小三呢。唉,你这个傻丫头哇!

爸爸痛心地说,杜宇,对不起。哥还是那句话,不能娶你。你应该交个男朋友,结婚,建立家庭,你有美丽的爱情。

谢谢。杜宇妈妈盯着爸爸的眼睛。你要是赶我走,就明说,我不会赖在你家。但是,不要以爱情的名义。

你自己听听,啊?不要以爱情的名义,你说以什么名义?杜虹阿姨又哭了。妈和爸都不在了,我这当姐姐的……你多让我……多让我揪心呀。

看着哭天抹泪的杜虹阿姨,爸爸无可奈何地对杜宇妈妈说,当着你姐姐的面,咱俩把话说清楚,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我不敢相信这是我老爸说的话。爸爸,你咋这样绝情,难道你让小爱神埃罗斯的铅箭射中了吗?!

爸爸凄楚地看看我。

杜宇妈妈眼里泪花闪闪,看着爸爸,却笑着说,当着我姐姐的面和你女儿的面,咱俩把话说清楚,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就像你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一样。但你不能拆散我和娟娟,她太可怜了,从小就没……没有……

她一把搂住我,终于忍不住伤感,像受了委屈的孩子,呜呜地哭起来。

我也哭了,搂着她对爸爸说,我要妈妈,我要妈妈!爸爸,你不要赶妈妈走,女儿求求你,我要妈妈——

杜虹阿姨搂着我俩,凄凄惨惨地哭着说,你俩呀,一个比一个可怜,让我怎么

办啊,让我怎么办啊!

爸爸痛苦地看着哭作一团的我仨,眼里涌上泪水,呜咽着说,爸爸答应你俩,爸爸答应你俩。你们不要哭了,啊,不要哭了。

哭声响成一片。抑郁、苦涩、温润。

香庐墨客
这是一篇凄美而悲壮的小说,是知青文学所没有涉及的题材!

第12章 一尘不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