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章 梦寐的爱情

  杜宇妈妈换了一件宽松的T恤衫回来。淡雅的藕荷色,使她的脸蛋儿更加白皙靓丽。

来,园长。燕子姑姑一把将她拉过去,让她坐在人们特意留在爸爸旁边的空椅子上。

严明叔叔连忙将酒杯递过去,来,原大嫂,干了干了。

杜宇妈妈举起杯子,对他说,你这酒真没喝好,舌头还能打弯儿呢。来,干杯,我把你的舌头给你捋直溜儿,好让你瞪着小眼睛说瞎话。

严明叔叔连忙按住自己的酒杯,一对红眼睛瞪着杜宇妈妈。喝酒,行,得有有……条件。

杜宇妈妈放下酒杯,不屑一顾地,她严叔叔,什么条件?说!

众人看着严明叔叔。

严明叔叔看看爸爸,盯着杜宇妈妈的笑眼,摇头晃脑地说,原大嫂,你亲吻原大哥一下,我喝一杯酒,你亲吻……啊多少,我喝……喝多少杯,你要是不亲吻,你……你啊喝一杯。

杜宇妈妈说,你说话算数不?

严明叔叔小眼睛一瞪,男子汉大丈夫,吐口唾沫就是钉。我还……还怕你说话不算数呢!

杜宇妈妈说,就按你说的规矩办。

燕子姑姑说,我作证。

几个人也跟着说,我们作证,我们作证。

爸爸站起来,要躲。燕子姑姑和林南阿姨连忙按住爸爸,她俩对杜宇妈妈和严明叔叔说,我们给你俩作证,谁要违约,我们加倍罚谁。

好。好。两人同时答应。

杜宇妈妈侧过身,搂住爸爸,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好。好。沈文叔叔和燕子姑姑齐声喝彩。

哎哎哎,好什么……好哇。严明叔叔用红眼珠子瞪瞪他俩,又瞪着众人:没吃过肥猪肉还没见……见过肥猪走啊,亲吻你们都……都不会亲?啊?你们没……看过电视里亲吻都咋亲的?部位都不对,还好意思叫好呢。

沈文叔叔懊悔地拍了一下大腿。对呀,部位是不对。

部位不对,部位不对。几个人一齐指着杜宇妈妈,你违规,你喝酒,你喝酒。

杜宇妈妈说,这个不能算,亲吻有多少种,你们没说清楚啊。

咋地,原大嫂?严明叔叔不满地说,这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你要赖……赖帐就赖帐,别拿不是当……当理说。

哎,她严叔叔,我可没赖账,咱拿书来,看书上是怎么说的。杜宇妈妈对我说,女儿,把你的《现代汉语词典》给妈妈拿来。

唉。我把词典递给她,妈妈,给你。

杜宇妈妈接在手里,翻到第1052页,然后对严明叔叔说:把你那小眼睛瞪圆了,好好看看,看词典对“亲吻”是怎么下的定义。

严明叔叔和众人往书上看。

【亲吻】qīnwěn动用嘴唇接触(人或物),表示亲热、喜爱。

杜宇妈妈看看他们,然后对严明叔叔说,她严叔叔,看明白了吧,只要是用嘴唇接触就是亲吻,没说必须是亲哪个部位。

行啊,原大嫂。严明叔叔看了杜宇妈妈一眼,摇头晃脑地对众人说,你们大家都看……明白了吧,原大嫂在家总研……研究和咱原大哥咋亲吻。

对。对。众人一边笑一边附和。

燕子姑姑看看严明叔叔,说,杜宇说得对,刚才没说清楚,这个不能算。

行。严明叔叔挺挺胸脯。男子汉大豆腐得有点儿胸怀,对咱原大嫂我得……照顾照顾。这回咱们说明白了,是……是嘴唇,啊,用嘴唇接……啊接触嘴唇。

爸爸又要站起来躲开。

燕子姑姑和林南阿姨用力按住爸爸,你老实点。

对,你老实点,不准乱说乱动,坐好。众人异口同声。

你们弄错了吧。爸爸说,我早就摘帽了,现在也是人民的一分子。

那也不行,想躲没门。众人又异口同声地说爸爸,并把他按住。

这回看你的了。燕子姑姑对杜宇妈妈说,预备,开始。

杜宇妈妈笑眯眯地看看她们,然后瞪着严明叔叔,她严叔叔,把你那双猴眼睛瞪圆了啊。

说完,她双臂搂着爸爸,在爸爸有楞有角的嘴唇上亲亲热热地吻了一下。

好。好。掌声和喝彩声同时响起。杜虹阿姨都鼓掌了,兴奋地看着自己的妹妹。爸爸的脸顿时红到脖子根。

燕子姑姑和林南阿姨指着酒杯,齐声对严明叔叔说,喝。

行啊,原大……大嫂,部位准确,动作熟练,感情真挚。啊,好。严明叔叔晃着肥胖的身子。看……来,这事经常干呀。是吧,原大……大嫂。

别废话。杜宇妈妈脸色庄严地指着酒杯。

我喝,我喝。严明叔叔看看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杜宇妈妈拿起啤酒瓶,斟满严明叔叔的杯子,得意地看看他:她严叔叔,看清楚了。她搂住爸爸,又在爸爸的嘴唇上亲吻一下。

掌嘴。严明叔叔对着自己的胖脸打了一下,我这不是犯傻吗。说完,他主动端起酒杯,咕咚咕咚喝干杯里的酒。

怎么样,她严叔叔?杜宇妈妈笑眯眯地看看他,搂住爸爸又要亲吻。

严明叔叔连忙拽开她搂着爸爸的胳膊。咋的,姑奶奶,得……得着甜头啦。不赌这个了,赌多少我得输多少,我是看……看明白了。

沈文叔叔说,严明,你也不行啊,才两杯酒下肚,就跟人家叫姑奶奶了。

严明叔叔打着晃,着啥急呀,你……你瞧瞧……瞧好吧。

杜宇妈妈得意地看着他,她严叔叔,你说吧,赌什么我都奉陪。

这是你说的,别反悔。严明叔叔瞪着她。

杜宇妈妈一脸严肃: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好,有样。严明叔叔看着杜宇妈妈,一对小眼睛眨巴眨巴,诡诈地一笑。赌……赌啥呢?

几个人笑起来,一齐起哄:告诉你严明,你赌什么都得输。

严明叔叔瞪着他们,他俩是明……摆着的事,常在河边走,哪……哪能不湿鞋。这么些年了,他俩在一起咋亲热没亲……亲热过……我赌啥都得输,我认了。说着他端起酒杯就干了。

严明,你有这个认识就对了。沈文叔叔说,老太太们爱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家人亲亲热热,那是人间常情世间真理。

对。众人笑着,看看杜宇妈妈,看看爸爸。

门开了,一个人走进来。幽暗中,看出熟悉的身影。幽暗中,嗅出温馨的体味。幽暗中,辩出喜爱的脸庞。是他,是他呀!

被单掀开,爸爸躺进来。杜宇妈妈紧紧搂住爸爸,惊喜得像猎人捕获一只美丽的梅花鹿。

原野哥,你终于来了,我终于将你盼来啦!上来,快上来。让咱俩在热烈的欢爱中融为一体。好,原野哥。就这样,好。好。

欢爱像洁白的云朵,在湛蓝的天宇下飘荡。欢爱像欢快的小鸟儿,在清晨撒满阳光的林间鸣叫。欢爱像美丽的蝴蝶,飞落在美丽的花朵上。

原野哥,搂紧我,搂紧我。上体无语相视,下体紧紧缠绕。像相亲相爱的人类始祖伏羲和女娲,将人类的爱恋载入永恒的史册。伏羲女娲图,就是这样展现人类的爱恋,记录着人类最为原始也最为现代的欢情。

啜泣。抑郁的啜泣。身子微微颤抖,泪水和汗水打湿了被褥,打湿了枕头。

卑鄙!无耻!下流!

杜宇妈妈蒙住头,在被单里骂自己。实现心仪的爱情,竟然是堕落的梦想!为什么?为什么啊?!为了爱情,为了心上人,我竟这样没有出息,不知自爱,堕落到如此地步!可是,梦想——虚无却温馨。现实——温馨却残酷!让我愿永远滞留在梦想吧,不要回到现实!来,来呀,原野哥,咱俩再来!

梦寐,以求。泪水,横流。

半夜里,我被嘤嘤啼哭和喃喃自语惊醒。是身边的杜宇妈妈,背对着我,用被单捂着脸在哭泣。

我轻轻搂住她。妈妈,你怎么了?

她转过身来,抽泣着说,这些年了,我在你家算个啥呀?我不图什么名份,也不要什么婚姻形式,只要你爸爸待我好就行,可你爸爸……外人还以为我俩早……

早就是那么回事了呢……

我难过地对她说,是爸爸不好,他不应该这样对待你,你离开爸爸吧。

她看着我,伤心地说,我离不开你,不然,我早就离开你爸爸了。前些年,我是为了你,也是为了你爸爸。这几年,我对你爸爸的希望虽然没有破灭,可心已经快凉透了。我对你爸爸的爱情,就像夜晚观看星星,虽然看得见,却很遥远。我舍不得你,我真的是舍不得你呀!

她一把搂住我,额头抵住我的额头。

我流下泪来,呜咽着。你离开爸爸吧,会有个好归宿的,比我爸爸好的人还有。

我已经长大了,你不用挂念我了,我会照顾自己的。

不,我不会……她抹抹泪水,忧伤地说,我不会再找别的男人。我的心已经给你爸爸了,尽管他不要。你虽然长大了,可我对你越来越放不下心啊。

妈妈,是我不懂事,连累了你。我哭着说,我无法报答你,我真心实意地请求你离开我爸爸,你一定会有个幸福的家庭。

她凄楚地摇摇头,不会的,不会的,我不想和别的男人成家。

我清楚她的心愿,小声问她,你心里还是放不下我老爸?

她苦涩地笑了一下,点点头,还是你了解妈妈。

既然这样,你就要坚定信心。我握住她的手,刚才你说你对我爸爸的爱情,像

星星看得见却遥远,你反过来,来个换向思维。

她看着我,不解地问,怎么换向思维?

我看着她秀气的眼睛,坚定地说,你对我爸爸的爱情像夜空上的星星,虽然遥远却看得见。

对,你说的太对了!还得是我女儿。她破涕为笑,紧紧握住我的手,坚定地说,我对你爸爸的爱情,就像夜空上的星星,虽然遥远却看得见!

好棒!我向她竖起大拇指,喜悦地搂住她,给她一个亲亲热热的吻。

第5章 梦寐的爱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