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节 白骨的白

  那些看到自己同伴被斩成碎片的白骨们纷纷举起它们的骨刃,二话不说地就往萧子轩的头上砍去。萧子轩的头顶上瞬间就多出了一道垂直而下而又寒气逼人的白色剑网。眼看就要碰到萧子轩的天灵,萧子轩一个激灵弯下腰来,做出蹲下的姿态,立刻就将龙渊背在笔直的脊梁骨上。这看似是他要做出的防御举措,然而接下来出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在萧子轩的周围以他为圆心散播出一轮白色的光圈,那是龙渊的斩切空气的残影,就在那些单纯做出攻击的白骨们以为他要招架所有的斩击时,那个防御的姿态居然是为自己的蓄力做准备,时间却是一秒不到。白骨的骨刃就在离他头顶的不远处,但就是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他就已经完成了反击的准备,这个时候所有的斩击好像击中了坚不可摧的城墙上被反弹了回来。

“白环连舞!”萧子轩在敌人的包围圈里喊出了自己的声音,即便是身处险境,也不会鼓舞人心,哪怕只有自己一个人,这样的吼声也能震慑敌人。

随着战斗的开始,地上白骨的残片逐渐增多,那些摊在地上的残骨静静地留在原处,而空气中的迷雾也变得越加浓烈,但是唯独没有消失的却是闪亮在黑夜里发出剑刃交锋的轰鸣声。保持着面无表情的面容,萧子轩重重地一脚蹬在地上,在横向移动的瞬间,爆音再次响彻站台的四周。而从天而降的雨幕还是没有减弱,要不是因为那如深渊般深邃的黑夜,萧子轩真得想怀疑他战斗的上方有人在往下面热火朝天地倒水。

“该死!”萧子轩发觉眼下致命的敌人并不是那群无脑攻击的白骨,而是来自他们身上的那股寒意不尽的冰冷,所有降落在他们身上的雨水都不断地凝结成一层透明的铠甲,龙渊的斩击可以无数次斩断铠甲的武装,却是不能阻止夜雨的蔓延。白骨只是单纯的诱饵,对于那个躲在黑夜的敌人,真正想用的武器就是这场肆无忌惮下个不停的寒雨,这降雨量和降雨的时间完全脱离了科学的可能,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在背地里搞鬼。在萧子轩填补余力的间隙,这群不知疲惫的白骨们再次朝着萧子轩扑袭而来。

白骨的数量没有减少,地上的残片也没有减少,这也恐怕是敌人预先安排好的预谋,萧子轩持剑退回到了站台上的边缘,在紧追不舍的白骨追击之中这么想着。

“哥哥!快回来!”躲在站台一处静静地看着萧子轩战斗的萧子萱朝着他这面叫道。

萧子轩一个侧身躲开了一刀骨刃的背袭,转身的背后再次突袭的一刀如影随形,他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二度突袭的一刀只是击中了他的残影,当白骨意识到他所在的时候,萧子轩已经借着踩在白骨刃上的弹力,在空中努力地翻转过身子,立马就落在了萧子萱的身前,龙渊暂时地化作一道蓝光消失在他的手里。战斗的时候,萧子轩不断地位移自己的站位,不知不觉中就将那些白骨引到了距离站台的二十米处远,在深沉的迷雾下,看起来却好像是百米开外。

“哥哥。”萧子萱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别和那群白骨战斗了,没用的。”萧子萱说完就把揣在校服口袋里的双手伸了出来,毫不犹豫地抓住萧子轩的双手就往自己的衣领里塞。

见势不对的萧子轩,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开双手,却是被妹妹掐住了手腕,像螃蟹一样钳得死死的,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双手上才露出了点知觉,麻木和疼痛开始从手心蔓延开来。

“死老哥,别趁机揩油。”萧子萱脸颊上闪过一丝红晕,怒嗔道,“你再不停下来的话,双手很有能冻坏,一点都不对自己负责,傻哥哥!”

萧子轩听着她的话,变得不知所措了,虽然完全是责问的语气,但是双手上传来的温暖却是真实的,刚想着怎么安慰她的时候,却是没有料到在那之后,萧子萱不假思索接着地说道:“你可以不负责你的双手,但是我不能不关心我明天的早餐!”

“...小萱萱,这就是你对刚刚死里逃生出来的哥哥说的话吗?你不是一直被同学说是一个很温柔的女生,怎么对我就如此薄情?”萧子轩抗议地动了动恢复知觉的双手。

“你以为我想吗?我也想有我的个性,可是没办法,像老哥你这样在学校里不近人情,不接地气的形象,整天就知道独来独往地在房睿的办公室和图书馆之间来来去去,你当你是什么?狂拽酷炫的沉默书生吗?你知道我在同学的面前为你做了多少思想工作?两年下来,即便有些同学对你一无所知,甚至有些人还对你有所偏见,我还是努力地一遍又一遍且不动声色地给他们洗脑,给你洗白!你知道在他们面前你有多白吗?”

萧子轩在萧子萱对他如加特林机枪般地抱怨的开始就完全愣住了,听着听着就发现自己完全跟不上她思想的跳跃,最后的疑问只是让他本能地摇了摇头,脑海却是在重复回荡着“双手”和“早餐”这两个词,这个时候,苦笑的同时,他突然想起来自己过去每天早起的清晨,还有自己兢兢业业操劳着早餐的那双手,心里就开始默默无声地苦笑了。

“喏,和他们差不多...”萧子萱点点头,把目光投向了萧子轩身后再度朝他们走来的那群白骨。

第四十三节 白骨的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