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节 破空斩

  夜雨愈发滂沱起来,在明亮的白骨上浇上了一层清晰的白雾,那是冰冷的表现,绝对足以瞬间冰冻的温度让周围空气里的水汽凝华,借着街道周边的星点残光,萧子轩很清楚地感受到白骨深处包含的那股浓浓的寒意,镂空的眼眶里闪亮着猩红的双眼。他们并一排将站台死死堵住,这些外表看似没有智慧的骨架居然变得如此井然有序,这一点倒是引起了萧子萱的好奇。

“哥哥,这些东西还像是人为操控的,你看,他们还没有肆意进攻就是最好的证明。”萧子萱看着这群来路不明的不速之客考虑起来。说来也是奇怪,在这样的城市里,白天是繁华的闹市,夜晚也少有这样的寂静。谁会赶着雨夜出来找别人的麻烦?而且眼前的麻烦简直令人发指,这一点都不科学,没有生命的构造居然拥有着超常的行为能力!

“小萱,也许你不会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但是很遗憾,这就是现实。”萧子轩紧盯着白骨众,却不忘记对萧子萱安慰道,“哥哥要向你道歉,把你牵扯进来的这件事真得不是我希望的,但至少请你相信哥哥,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萧子轩正视着妹妹的双眸说道。

“哥哥不用向我道歉,错的又不是哥哥,哥哥什么都没有做错,最不过有人想要找我们麻烦,我们遇上了而已。”萧子萱歪着脑袋,头发耷拉地垂下,脸上带着淘气的笑意,“有哥哥在,我一点都不觉得可怕。”她说得很自然,好像理所应当。

“也许你不知道,这里我曾经来过,三年前的某个夜里也下过这样的暴雨。”萧子轩回忆道,“只不过那天夜里发生的事情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他的记忆出现了盲区,然而对于眼前的这一幕景象却出奇得熟悉,除了同样的天气,好像还有与之相似的环境,但到底还有什么呢?头又开始有些神经痛了,萧子轩强忍着突发的头痛,那种好像要切断人精神的抽搐让他不得不停止了回忆的思索。

光是突如其来的语塞,萧子萱就感觉到了哥哥的异常,她把靠在他肩上的脸稍稍移开一些,就看到了萧子轩脸上的痛苦之色,急切地问道:“哥哥,你怎么了?”

“没事。”萧子萱的声音不知怎么又在瞬间让萧子轩一阵清醒,关切的话语在这场冰冷的寒雨里犹如拂面春风般的轻柔和温暖。也许是注意力转移的缘故,那种撕裂的疼痛并没有继续出现,而是突然地消失了,“我没事...”

“那现在怎么办,虽然我们不动,他们也不动,但是就这么僵持下去,身体要先垮掉的肯定是我们。”萧子萱担心起来,周围的雨幕完全没有减弱的意思,那切肤的寒冷逐渐侵蚀着他们的身体,萧子轩隐约地感觉到身旁的妹妹在瑟瑟发抖。这么下去可不妙...该死,如果能回忆起来什么就好了,那天夜晚是怎么从世界的里面逃生出来的呢?

萧子轩把身上唯一的一件单薄的外套褪了下来,没有做出太大的动作,怕惊动了距离他们兄妹五米远处的那群沉默的白骨,低声说道:“把衣服披上,快。”他没有回头,只是单纯地把外套递到萧子萱的手里,来不及等她的回应,就甩开了她挽住自己的手臂,“站着别动,说不定我们还有救。”

萧子萱来不及呼喊,哥哥对她说的最后的话仿佛在安抚着她内心的震惊与不安,她颤抖着用手捂上不禁微微张开的嘴巴,在她的眼瞳中,萧子轩从站台上“嘣”的一声就冲向了严阵以待的白骨众,速度快了已经不能用肉眼看清的程度,好像一只早已蓄力已满的弩箭,身旁的龙渊在空中仅留下了深蓝色的残光,还没当他落地的时候,空气中蹦出了响彻四周的音爆声。

“破空斩!”萧子轩平时并不怎么说话,即便是和房睿交谈,也至多是在探讨人生之道,语气语调都是一个样。但是那一声呐喊却是振聋发聩,殊不知是剑刃与白骨的撞击声,还是他自己发自内心的嘶吼。

被瞬间击中的白骨在深蓝的幽光下碎成了一摊,原本附着在上面的冰霜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青幽的冥火。而后身旁其他的白骨注意到这惊人的一幕,好像机械士兵接收到致命信号一般激动,眼眶里的猩红变得更加浓郁,在冰冷的空气中飘出了鲜血的味道,所有的骨刃都指向了一个方向,那就是方才还残留着攻击所带来震荡的龙渊剑刃上。

第四十二节 破空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