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节 特别篇 世界的尽头——写给未来的自己

  今天的天气真得很不错呢,我躺在房间的病床上,静静地看着阳台地板上舒展的阳光,他们与窗户边框落在地上的影子融洽地镶嵌在一起。我既喜欢影子,又喜欢太阳。所以每每看到一处阴凉,我总忍不住得想要被她包裹着,伴着温暖的光。

在这样温柔的怀抱里,我突然回想起高中时与小王子故事的邂逅。如果要问光和影的交织所带来的感觉,小王子一定能有很多话要对我说,我就是这么单纯地认为着,挣脱开世俗的客观。

我无法形容那种感觉,但是有一点我是知道的,我并不讨厌。就好比有人问我,为什么雪的颜色非要是白色,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雪注定是白色的,然而雪白的世界,我很喜欢。有的时候答案如同雪的颜色,就是那么简单。

我不喜欢黑暗,因为在那里什么都看不到,未知的恐惧笼绕着我。而出奇的是,比起白天,我更喜欢黑夜。小的时候在我外婆的老家那儿,一到盛夏的夜晚,天上的银河就会为我展开,说是繁星满天也不为过。年幼的我不知道那些个颗颗粒粒闪闪发光的小东西有什么意思,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盯着它们一连好几个小时,好像随时都在注意它们的动向,生怕它们一不小心就落到我的头上。

白天是个热闹的时候,主要是因为人吧。我现在有的时候在想,眼前繁华的街市如果在下一秒让所有的人都消失,那一定会像夜晚一样宁静,唯一不同的是它在阳光里,被世界所凝望。所以一到白天我会变得有点宅,我会戴着鸡窝头,穿着蓬松的睡衣,或许心情好点还能打开窗户闻一闻风的味道,和世界问声早安。但是我不会出去,白昼的光逼得我睁不开眼睛,我唯一无法拒绝的应该就是他带给我的影子,在那里我才稍微可以睁开惺忪的双眼,逐而这个世界在我的眼里才渐渐得显露出它分明地棱角。

白天和黑夜在前世应该是一对死敌吧,要不然怎么会对立得这么泾渭分明。我说的前世要追溯到好几十亿年前,那时候平行世界里一片空白,突然有一天黑暗的到来,而光明也如影随形地诞生。他们是一对双生子,生死相依。失去了光明也就没有所谓的黑暗,而没有黑暗那光明也将失去意义。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母亲,叫做阴影。是的,我活在阴影里,所以才能看得见摸得着,我才能感觉到自己有在真正的活着。伴随着交替的昼夜,伴随着更迭的寒暑,伴随着变化的记忆,虽然痛苦地活着,却依然享受着幸福。

这种平平淡淡的日子,这样并不过分的起伏,我打从心里庆幸并感激地接受这每一天世界。她的温柔,她的淘气,有关她的一切,我都竭尽全力地去注视,去体会,去守护。她很庞大却很脆弱,我虽然渺小却不想松开她的手。我痛恨自己的渺小,除了廉价的眼泪什么都给不了,她受了伤却依然微笑着,从那一刻我就已经明白,我和她所能做到的就是相互依偎在一起,相互抚慰着悲伤。

我们每一个刚刚降生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都还只是个孩子,我们无知是因为我们还小,我们虽然弱小但是我们还在长大。我们当中有的孩子长大后去当科学家,有的去当文学家,还有的什么都不想当,当一个孩子就已经是很幸福的一件事了。所以我们开始四分四散,顶着狂风暴雨朝着自己的朝圣路前进。而我看到的是,所有人都走了,只有留下我在原地,因为我松不开手,仿佛一松手她就消失不见了。

周国平说过降生到这个世界的孩子不会哭泣,是这个世界被强迫地教会了他们。一个崩坏的世界,一个庞大的空壳,一个至善的谎言,却是曾经我不惜一切都要追寻的梦。

我只记得完好如初的她在弥留之际对我说的话:“我并不是要消失,暂时要沉睡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很长...很长,长到或许你等不到的那一天。如果我不在的时候,你这里会痛的话,就睡吧,睡着了就不会感到疼痛。”我默默地不说话,聆听着最后的心跳,松开了手。

我既没呐喊也没有落泪,所有的悲伤都在放下的时候随风远去。那一刻,仿佛我丢失了视野,丢失了声音,丢失了灵魂,原来那就是她最后为我留下的所剩不多的东西。

选择吧,是在梦幻中美丽地死去,还是在现实下丑陋地活着。这是这副驱壳留下的唯一的疑问,带着这个疑问,他走向了远方,不再回来。那些孩子来错了地方,这是在他最后脑海里还抱有一丝意识的最后,想到的。

死亡灵书生
书生也许时间不多了,最后想到的,写下的,都给你们...

第二十九节 特别篇 世界的尽头——写给未来的自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