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节 家有小妹

  这套复式缆车系统要么是太落后了,要么就是被闲置了很久,原本在空中平稳运行的缆车在进站的时候突然顿住,突如其来的惯性冲击把两人推离出座位上。单渊渊没有料到这一点,身子硬是来不及控制平衡得倒下,眼看她的额头就要撞在对面座椅的犄角上,萧子轩顿时如灵动的猎豹迅疾地抱住单渊渊的身子,紧接着立即在空中将她的整个身子翻转过来。在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声响后,缆车慢慢悠悠地晃到了停站口。

两双眼睛互相眨巴地对望,如果现实中也可以加入特效,那么他可以肯定的是单渊渊的眼里只定放开了花。现场的氛围不错,两个人又说了很多自己的心事,还刚刚接了吻。因而现在这样的情况已经算是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不论是对于他自己还是单渊渊都一样。

这个体位萧子轩只在日本动漫上看到过,那是他妹妹曾经从同学那里借来的动画,动画的名字他已经记不太清了,但是只有这样的一个画面一直萦绕在他的大脑里挥之不去,那就是两个人由于不可抗力的原因而倒在地上,一个人顺势压在另一个人的身上,而且通常这两个人是异性。一般是情感场景的重头戏,现在居然就发生在萧子轩自己的身上。时间,地点,人物与动漫上的安排几乎吻合,连这体位都一模一样。

“那个...你压着我了。”萧子轩松开了双臂瘫在地面上,把脸撇到一边。他深深地觉得刚刚实在是太过于危险,他要是不这样做的话,稍有不测都有可能让单渊渊受伤。再说了这大晚上黑灯瞎火的,在缆车完全没有视野,他在那个时候已经顾不了许多。

“那你是嫌我很重吗?”过了好久好久,萧子轩才听到单渊渊说话。

“不不不!”萧子轩连忙解释着,使劲摇头:“我只是觉得...有点太快了...”最后的几个字消失在窗外的风声里。他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感觉好像心提到了嗓子眼,脉搏的震动时刻都像是被绷紧的弦,空气里弥漫着那股温软得近乎甜蜜的悸动,萧子轩把手摊在自己的额头上,连脸他都觉得有些发烫。

他本来想说那得看你究竟有多重啦,只是觉得这样有点怪怪得,自己不太像自己了似的。

“我真心不懂你了,难道你心里还是一个长不大的小男孩?就好像初中时候的那样...一个人整天不和别人讲话,就抱着一本书随便在哪里读来读去。”

萧子轩愣住了。他还真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自己这些年走过来真得成长了吗?还是真如同单渊渊说的那样,自己或许根本就没有改变过?时间过去了那么久,久到了足以让你忘记了一个曾经轻吻过你的女孩,他仔细看过了单渊渊的外貌,嘴上说着自己好像有些印象,而实际上他觉着大相径庭,她的面容,她的发型,她的笑脸都已经不再是几年前那个心无城府的少女了。但是至少有一点萧子轩是敢绝对肯定的,那就是单渊渊至始至终都是个直面自己感情的女孩儿,那么得让人觉得帅气,敢爱敢恨。

就好比是《夜莺与玫瑰》中年轻的学生希望能够得到一只红玫瑰来获得心仪女孩的芳心,他苦恼自己的悲伤,自己满腹着他人羡慕的知识与学术,却因为没有一只红玫瑰而悲伤至极。而夜莺却懂得年轻人的悲伤,同样有着对爱情神秘莫测的神往。于是夜莺漫山遍野地飞翔,寻找着红玫瑰的下落。最后的最后,一切都尘归尘,土归土,悲剧在所难免。但是这其中的情感却是真切!年轻人对心仪女孩最初的感情是纯真的,夜莺对年轻人追求爱情的执念是欣赏与同情的。一个人就算再怎么经历伤痛脱胎换骨,拥有着再多的过去从未拥有的宝物,他还是会怀念那个当年一无是处的自己所拥有的可笑的感情,喜欢上一个人的感情无法抑止的,这一点不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变化。

这不过这些话萧子轩没法跟单渊渊说,他翻了翻眼皮想要再编一个理由。

没等他想出,单渊渊就一个巴掌拍在他的额头上,撞得萧子轩眼前直冒金花。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又被单渊渊按住脑袋,把他蓬松的头发揉了又揉。他的耳边突然变得有点痒,隐约间听见单渊渊说着:“叫你放我鸽子...”

“你给我做好思想准备,反正我是不管了,你当年说也不说就走了,把我一个人丢下。现在你又重新出现在我身边,给我好好负起责任!”单渊渊没好气地说着:“当然我才不是特意为你这么做的!是个男子汉就给我担当起来!”

其实她心里说当年一不小心让你溜了,现在你居然还敢在我面前肆无忌惮大摇大摆地出现,被我逮着了吧?给我觉悟吧!以后有你好受的...我就是赖上你了,怎么地!

就在萧子轩心情忐忑的时候,手电筒的光突然撕裂黑暗,瞬间的亮光照在了萧子轩的脸上,随之而来的是熟悉的声音:“这里是我家的缆车,你们是谁!”

那也是一个女孩儿,身上穿着厚实的羽绒服,脸上带着可爱的圆形眼镜,下身穿着保暖的绒裤,而手上一边拿着手电筒,一边正要举起冒着电花的防狼电击器。她应该也是山上的住户,正准备使用缆车下山,却没想到听见刚进站的漆黑缆车里透出人声,顿时警惕了起来,提及抄起夜晚随身携带的家伙,视野和武器都有了,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鬼!

萧子轩和单渊渊也是过分专注说话,不然以他们的眼里,窗外的灯光早就应该有所反应,即便是外边那人小步地逼近,也不至于听不到地面的摩擦声。

萧子轩心想这下完了,陡然心里露出干他丫子的念头!但转而一想两个梦阳高中男女生,躺在观光胜地的私人缆车上,这是怎么一回事?想想这话怎么说都免不了让人怀疑。陌生人还好说,直接逃就是了,但万一是小报记者现场抓拍的话,那就真是史海沉钩!

就在他准备一个激灵翻身,如猛虎扑食地冲上去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那个声音熟悉的原因:“这就是你让我饿肚子的原因吗?你什么时候在外面有女人了...”

听到这话的单渊渊就立刻有些不爽了:“你是谁,你有什么权利管别人的私事?”

而那个女孩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萧子轩,脸上露出麻木寒人的冷笑:“好体位啊...哥哥”

死亡灵书生
说句题外话,这不是简简单单的言情小说,再说一次,这不是简简单单的言情小说,对了,星期天书生我要去回家看看,你们懂得。但是,我还是补回来的!所以,别担心。故事继续,慢慢展开...

第二十一节 家有小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