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节 诀别与启程

  千珏交给他的这本书籍的奇特绝非仅限于它硕大的页面,更值得让他深思的是那本书籍上的文字。那并非是汉字,形状怪异得它让人觉得那根本就不是文字,从外观看来倒有点像是图形。萧子轩自认为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文字,但是从这些陌生的形状中他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上面写得是什么?我总觉得我认识,只是现在我不记得了。”萧子轩抚摸着书面上凸起的文字,困惑爬上他的眉梢。

“哥哥,你怎么可能不记得了呢!这就是你教会我的第一样东西了。”千珏靠在他的身边,手指指向那些奇形怪状的文字。

“告诉我,千珏,对我说实话。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萧子轩没有转头,只是静静望着看不懂的文字,他的声音很低,仿佛只是他下意识地发问,只是因为一时的好奇。

而这时千珏一下出现在他的对面,他没有说话,还是点了点餐盘上的东西,如同在说答案都在这里。

萧子轩做了一次深呼吸,慢慢地翻开书的封面,因为他感觉到书面的沉重,显然他翻得很吃力,然而千珏完全没有帮忙的打算,仿佛他早就知道如此,也知道萧子轩一定能够独立开启它。

伴随着书页的展开,一股漆黑的气体从书的夹页间源源不断地冒出,浓密的气体之间闪出紫色的电花。两人渐渐地被笼罩在看不到边际的黑暗中。

“千珏!发生什么事了?千珏!”萧子轩在黑暗中听不到千珏的回应,即便他拼命地叫喊,回应他的只有从墙壁上回来的回音。

萧子轩本想着先慢慢地摸索着墙壁,顺着墙壁就可以找到出去的卧室房门。但是他却一头撞到了玻璃上。他忍着疼痛,用手抚摸着额头。而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地之间顿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刚刚还是一片迷雾的黑暗囚笼,转眼竟然变成了一片金黄的沙漠,炽热的阳光烧烤着沙漠,而他自己居然被囚禁在一个巨大沙漏里。更糟糕的是,头顶上的漏洞里正在就流躺着数不清的黄金沙粒。

虽然从外观看上去,沙粒的流速还是比较缓慢的,但是被这群危险颗粒活埋只是时间问题。

就在这紧急的时候,千珏居然突然出现在了玻璃的外面,他抬起手遮住刺眼的阳光,淡淡地望着沙漠的远方,神情淡然得好像完全没有在意萧子轩的危机。

“你在干什么!快放我出来!”萧子轩使劲地拍打着沙漏,他现在只恨手头没有锐利的武器。

“武器?对了,龙渊……”他跪在满地的金沙上,努力地将足以过膝厚度的沙堆拨开,而这无疑如同大海捞针。那座悬置在空中的沙漏牢笼足足有十几个篮球场那么大,从天而降的金沙快速流淌得像湍急的瀑布。他徒手寻找的速度追不上时间。

萧子轩明白了,傻了眼,呆呆坐在原地。这真得不是做梦。骄阳的炽热,金沙的触感,都是那么得真实。

“中国有句古语,叫做一寸光阴一寸金啊,哥哥,你感受到了吗?”那个正悬在沙漏之外空中的千珏终于了说话。

“你这样只会让我死,这才是你的目的吧,你果然是和那个古尔维格一伙的!你这个叛徒!”萧子轩猛得站起来,直指着一脸戏谑的千珏。

“哥哥,你又误会我了。你总是这样,做弟弟的我可是会很伤心的。”千珏立马双手合十,微微摇头,表现得一脸无辜的样子,“我们现在就在那本书里,这里是那本书的世界。”

“书里?那为什么我在会被困在沙漏里?我一分钟都不想多待在这里。”萧子轩说。

“可是哥哥,这就是对你的试炼,是你自己主动翻开这本书的,”

“我能学到什么?我都快被活埋了!”萧子轩并没有开玩笑,那原本只是过膝的金沙居然在短短几分钟就累积到了腰间。

“简单,生存啊!能活下去就可以了!如果连这种程度都做不到,那就放弃你原先的打算吧,我估计哥哥在半道上就GG了。”千珏打了一个响指,说得一脸好像煞有其事似的。

“你别再说那些没用的了!我该怎么办?”萧子轩正努力地撑着下方的沙粒往上爬。他原先站的地方已经被相同的金沙覆盖。

“想办法呗,不论用什么办法,只要能活着就好了,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如果哥哥想不到的话,那弟弟我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哥哥英勇就义了。快啊,哥哥,千万不要等到危险真正来临的时候才有所行动,主动出击才是王道。好好想想,开动你的大脑,哥哥你一定能找到答案。”

“哦,对了!”千珏冷不丁地提醒道:“哥哥,我忘了告诉你,这个地方集聚着世界上所有的时间,人类社会以及大自然的光年历史最后都会重新回到这里,然后这些已经作古的时光将重新分配给世界上诞生的新生命。这座时光之塔就是支配一切生命距离的中枢,切嗣之金沙。”

而一边拼了命在淘沙的萧子轩只能不多思考地说:“斯基?什么鬼东西?”而现在说着话的他正巧在金沙中找到了那把带有着无限力量的名剑,龙渊。萧子轩也说不上这种奇怪的感觉,但是每次手握着这把剑就好像觉得自己势不可挡,源源不断的力量从身体里喷涌出来。

“不是斯基......是切嗣和金沙,哥哥你有没有再认真听我说的话?即便你现在找到了武器,可是那有什么用?”千珏带着嘲讽地口气,静静地看着拔剑的萧子轩,“我劝你还是......”

“啊!”萧子轩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当他猛地挥击着窗明几净的沙漏的时候,他竟然一下子朝着相反的方向被弹飞了,他根本没有听进千珏话中的半个字。弹飞的力度很大,萧子轩在空中机灵地做出翻滚,落地的刹那就把龙渊深深地插在金沙里,沙面上则留下一条长长的剑痕,但很快又被从天而降的金沙填埋。

“啪啪啪”地鼓掌声从外面传来,千珏很是意外看着安全落地的萧子轩,这和他原先的预想完全不同,那个一直油盐不进的哥哥刺客在他的眼中变得有点不一样了。“哇哦!Nicejob!用来缓冲意外的正面冲击再适合不过了,哥哥你的后空翻在哪儿学的?”

谁知道千珏这话刚说完,萧子轩就立刻把剑端指向空中的千珏,眼神里带着弑神的狰狞。或者在这个时候千珏应该也冷酷地回应道“恩~不错的眼神”这样的中二话来缓和一下现场的紧张气氛,但是这次他没有那么做,千珏只感觉身体突然就僵住了,完全动弹不了。萧子轩只是单单这样看着他,也没有别的动作。而除了眼神上的示狠,他也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

遍地的黄金沙粒在炽热的骄阳下闪闪发光,这本是足以让任何人眼红的存在,在这里随便捞上一把就足够那个人度过余生。而现在萧子轩却完全没那种闲工夫去在意踩在脚底的金沙,因为这价值不菲的东西即将堆积起来,变成他的葬身之地。

“我说,让我出来吧,至少我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他娴熟地将剑收回剑鞘,用力闭上了眼,好像很是疲惫的样子,额头上渗出了清晰可见的汗珠。

而这时悬在空中的千珏才真正感觉到方才无形压力的消失,身体重新又能恢复了动作。他现在震惊地说不出话来,只是因为在他面前胸无城府的哥哥身上居然还隐藏着他尚未认知的能力。而刚刚的那个眼神却让他感受一种无以名状的痛苦,也许萧子轩本人并不知情,但是事实上在那时千珏看到了自己渐渐从身上拖出的灵魂,那是死亡的征兆,天地间所有存在都逃脱不过的宿命。

“那好吧。”千珏假装做出无可奈何的样子,“一切都按照哥哥的意思,可是什么时候开始呢?你现在又不着急了?”

“不是,我只是还有一些事情没有结果,突然就这样离开不是我的作风,做事要有始有终。”萧子轩擦了擦汗水,收拾起疲惫的情绪,内心重又回复了平静。不知道是不是千珏搞的鬼,萧子轩的视野变得逐渐清晰,那座囚笼着自己仿佛通天般的切嗣金沙在光影之间化成了幻影。他一直都停在原地,而刚刚看到的估计只是意识上的幻想,七尺长的龙渊依旧提在腰间,这使得方才发生的仿佛又不是幻觉。萧子轩抬起头环顾四周,楞了一下:“哈,这下彻底......完了。”卧室里变得狼藉一片,到处都是翻倒的家具,书桌旁书架上的图书也散落得到处都是,还有的就是墙壁那显目的一笔,被留有贯穿剑痕的墙壁变成了两半,砸碎了隔壁书房的地板。

“喂,请问您找哪位?”萧子轩用脖子夹着电话筒,一手抽筋地摇摆着吹风机,另一手不停地打理着刚刚洗好还湿漉漉的头发。

“是萧子轩家吗?”电话的另一头传来甜美的女声。

“是你吗?”萧子轩听着声音很熟悉,小心翼翼地问道。

“恩。”女孩笑着回应。

“可是......你怎么会有我家的电话号码?我不记得我有告诉过别人的。”萧子轩下意识地发问,顿时心里暗暗打嘴,这简直就是多事!刚刚他自己还......

时间回溯到三个小时之前,萧子轩把曾经沾有黑影鲜血的利器放在书桌上,他转过身,面朝向那个站在墙角好像正在面壁思过的千珏:“你知不知道,生日聚会是什么?我以前只是爸爸给我过生日,他每一次都是提前准备好礼物,为我做了一整桌我最爱吃的饭菜和生日蛋糕,晚上带我去最高档的洗浴中心,回来的路上开车去兜风直到我睡着,我当时问他为什么生日是这样的,而不是那样,爸爸告诉我这叫做身心洁净,算是洗尽一年中沾染的尘埃。可是我从来都没有为别人过生日,她还是个女孩子......”

“嗯?”听到女孩子的千珏马上就有了反应,一脸欣慰地望着萧子轩,“不愧是我的哥哥,看你平时一副榆木脑袋的书呆子,在追女孩儿的时候也不糊涂吗?啧啧啧,下手挺快的啊!”站在墙角的千珏心里一阵窃喜,但是他忍住了没有回头,他相信现在萧子轩的表情一定相当精彩。

“你给我适可而止!听好了,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普通的生日聚会,恐怕也是最后一次,我只希望自己的表现不让对方失望而已,不留一丝遗憾。你懂吗?”萧子轩立刻制止了一旁不正经的千珏,郑重其事地告诉他自己的想法,尽管看他这副乐得手舞足蹈的样子很是担心。

“放心放心啦。哥哥,你就给我放一百二十个心,这事儿包在我的身上,妥妥的!”千珏跳着转过身来,顺势褪下一身白色的厨师装,让萧子轩意想不到的是,那身迷你的职业装下居然还夹穿着一身绅士礼装。千珏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一顶高高的黑色圆筒帽,像变戏法似的戴在头顶,接着双手紧贴着裤腿的两侧,最后还不忘记一本正经地对着萧子轩做90度弯腰。

“你闹够了吗?”萧子轩一阵无语,他实在是对此吐槽而感到力不从心,虽然闹归闹,眼前的这个小鬼头还表现得真是有模有样的。

“实力辅助,你值得拥有的信赖伙伴。”千珏还是没有抬起身子,天晓得这个家伙现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表情到底如何?

“我又不是犹安,不需要去在艾米丽面前装高冷,更不需要做英国女王的番犬,更何况人家有恶魔管家塞巴斯蒂安的帮助,才过得那么风生水起。”萧子轩眼看这样的情况,面对千珏最无耻的行为决定用最为简洁明了的话语,正义的制裁才能让他知道好歹。

而千珏也终于站立身子,满面笑容:“哥哥,小弟我就是您的黑执事,绝对为您鞍前马后,任劳任怨到坟墓里。”

“去去去!问你这样的问题,我真是脑子短路了。我要......静静。”萧子轩累得坐在地上。

“花时间换衣服和整理头发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女人会注意到;

出门前先刷牙,一定不能出现口嗅,还有把鞋子擦干净再出门;

喷香水,女人对喷香水的男人绝对加分,但不要使用廉价香水;

不要太早出门,准时到即可,出门前发信息问一下她出门了吗。

如果你们够熟悉了,可以跟她开个玩笑:在约会地点看到她时,给她电话说:‘不好意思,因为XXX事情,我来不了啦。’然后突然出现给她一个惊喜。”千珏很是流利地说道,期间没有一丝停顿,就好像和女孩儿打交道是他的天赋技能一样。

萧子轩坚持着抬头,决定给自己最后一次相信千珏的理由身上再补上致命的一枪。果不其然,站在他面前的千珏一脸的一本正经,后者却朝着自己伸出弯曲的手指,做勾引状。

“第一,我参加的不是约会,是生日聚会。第二,随时和我保持三米的距离,没有我的允许不准靠近我。第三,现在我允许你靠近我,......都交给你了,还有我保证如果你搞砸了我就是死也要拉你一起下地狱。”萧子轩把自己的食指对准了千珏,后者被逼到墙角,一声不吭得做小鸡啄米状。

“喂喂?你在认真听吗?妈妈说不认真听话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女孩儿的声音重又把萧子轩拉回到现实。

萧子轩只能连忙回应道:“恩恩,抱歉抱歉。我在听......你说。”

女孩儿疑惑道:“你真得听到了吗?我说我现在就在你家的门外,你不打算让我进来吗?”

顿时女孩儿的话有如晴天霹雳,萧子轩额头上落下三道黑线。他在两个小时前选好了千珏为他准备的礼服,三十分钟前在浴室里对全身做完十分完备的清洗运动,十分钟前在千珏的帮助下手忙脚乱地装扮自己,按照他的建议:全副武装到每一颗牙齿。而现在萧子轩百无聊赖地坐在女人的常年不用的梳妆台前,拿着吹风机想快点弄干湿润的头发。他准备好了一切,就是为了能在约定好的时间前赶上时程。

而他万万没想到,他最终还是没有追赶上时间。萧子轩突然回想起上午的那座巨大的沙漏,想起千珏说的时间琐屑贵如金沙,现在对他而言变成了实实在在的现实。

而他慌忙之中,走到门前,转动房门的手柄。萧子轩才渐渐看到一个与他身高齐平的女孩儿,身上穿着紫色的哥特洋装,一头靓丽的长发落到腰间。女孩儿背对着他,似乎是有意这样做的,萧子轩一时间失去了话语。

这和他想象得不一样,萧子轩虽然是见到了女孩儿,但却不是那个和他约定的人,同样是去参加的一场生日聚会,而现在却变得与众不同。

黄昏将近,在秋季的下午,温暖的阳光下,萧子轩与女孩儿邂逅,这是他们两人一切的开始,那天下午红日当头,天际满是火烧的云彩。

“你不是想知道我的名字吗?”女孩儿问道,“我叫萧子萱,哥哥。我们该走了......”

在离女孩儿的不远处停着一辆深红的法拉利,她笑嘻嘻地牵过萧子轩的手走过去,而这时萧子轩悄悄地回了回头,却惊讶地发现那个刚才还玩世不恭的千珏再次朝着他的方向深深地弯腰,仿佛在为亲友送别。

第十六节 诀别与启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