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节 灵魂的烙印

  或许是许多年前的记忆给萧子轩带来的影响,他在所有的事情上总是比一般人都要考虑得更多更深。在做事情之前,他就准备了很多来应对各种意外的突发情况,而他的计划从来都不会只有一种。所以从外人看来,萧子轩是一个带有着超过成年人思维程度的孩子,如果不是因为你看到的是一个依旧还身后挂着书包每天从不无故缺勤的学生,更多的时候他会被人错以为是一台超级计算机,因为你不难发现他总是把事情算得恰到好处,平日里周围的人更加羡慕的是他天才般的能力,就好像是二次元中的机器猫,百宝袋里装满了各种各样制胜的不二法宝,但是却没有在意那个男孩儿常常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梦阳图书馆的某个角落里看着书,他很少说话。

在梦阳学园里萧子轩除了是众所周知的特立独行的人物,同时他还肩负着班级的学习委员的职位,这当然不是萧子轩自己主动提出的想法,而是萧子轩的导师房睿的主意,当然也多亏了这样的提议,在校的时间里萧子轩的时间无非是在图书馆里静静地自习,或者随时随地地为一些不速之客解答各种各样的学术知识。通过这种方式来博得同学的好感对他而言再合适不过,因为这样一来萧子轩就不必自己大费周章地去寻找自己想要交往的朋友,甚至说这样一来他都不需要朋友这种东西。在感情上萧子轩就像是一只一直在深海里潜伏的海龟,他常年一动不动地浸泡在巨大的水压下的黑暗里,海面上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对他来说没什么区别。他面容上的平静,翻书时的安详,以及他深邃得仿佛可以看出一切的双眼,他的表现使得自己的身上突兀出一种说不出的魅惑。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当事人却全然不知。

距离萧子萱出院的时间已经有一周之久,他每天都在自己对萧子萱的千叮咛万嘱咐后才安心地离开,“水电气,一定要......”

“注意安全,用水的时候记得在用完后管好阀门,灯不要开得太多以免电功率太大烧坏电路,没事少用灶台因为用火很危险,饿了就先吃冰箱里储备的炒面面包和三元低脂奶,哥哥你就安心地去吧。”萧子萱立马快速地替他说完了他想说的话,就一把把萧子轩推出家门。萧子轩在门前沉默了一会儿,转身就离开了,那个时候还是天色朦胧的黎明。

而今天的课程中并没有房睿的主课,萧子轩也像往常一样在图书馆里准备自习一天,除了吃午餐的时间,他几乎都不会出楼,如果有些睡意的时候,他就会双臂交叉圈起,然后侧着脸颊靠在手臂上,然后一觉睡到自然醒。

他记不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入眠的,只记得睡前还是晌午,而现在却黄昏已至。看到窗外天色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有点小小的惊讶,他很少这样一睡就是一下午。稀奇之余,他身后披着的一件毛绒外衣掉落在靠椅上,他慢慢地把脸转向一旁,果不其然那件衣服的主人就坐在他的旁边。

“你醒了?萧同学。”一个穿着粉色毛衣,绑着长长马尾的眼镜女小声地说。她的声音和萧子萱不同,没有后者那样得清脆,但却给人一种无以名状的踏实和真诚。

“班长大人?您怎么有空大驾光临图书馆?我听说您是从来都不会来图书馆自习的,也难怪我今天会睡得那么沉。”萧子轩把身后落在椅子上的外衣提起,“谢谢你的外衣,真的很暖和。”而萧子轩心里却是有些蠢蠢欲动,只是他尽量地控制语气来掩盖自己的慌张。

萧子轩的班长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自己并不是很清楚,因为与她交际实在是少得可怜,在他的唯一的印象中,他的这个班长大人做事一丝不苟,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对事不对人从来不打折扣,或者说在某些方面上她和萧子轩很像。

“为什么不敢看着我的眼睛,这样的感谢一点都没有诚意,你和人说话的时候都是斜视的吗?”班长大人把那本从打开就没再翻动过的八级词汇猛地一合,她转过头只看着萧子轩的脸颊,而这个时候两个人的脸靠得很近。这样的场面要是被任何人看到了都绝对会成为轰动校园的大新闻,而他萧子轩则是需要多跑一趟到房睿的办公室,来解释那些人云亦云的流言蜚语。很显然这并不是他希望看到的,但是这个举动他也并非没有悸动的感觉,本能告诉他自己没有抗拒的心理。

见着衣服的主人并不买账的样子,他索性站起身子,不动声色地将外衣披在班长的背后:“虽然这里开着暖气,但是还是披上吧,天冷小心着凉。”

而班长也很是配合地伸出手臂,就好像两个人已经熟悉了很久,多日不见也没看出多少生疏。班长整理好了外衣的衣着,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你对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的吗?还是说因为是我?”

“因为您是班长,一班之长。我可没有笨到和您把关系搞僵。”萧子轩看了她一眼,一边说着一边收拾起桌上的书本,回家的时间就快到了。

萧子轩当然知道班长是何等人物,只是晓得她也是个相貌姣好的女孩儿,有着足以和萧子萱相媲美的姿色,即使是这件临近暮秋就合适穿着的保暖大衣也难以遮掩她那好到不行的身材。他愣了几秒钟,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和班长的对话被周边的人听得一清二楚,那些学生盯着他俩,眼神中包含说不出的好奇和嫉妒。

不过话说回来,女班长在临近放学前来图书馆对他做特意的拜访,刚见面的大胆举动和和善的对话就足够供人考究,他只是像往常一样做着相同的事情,也不记得最近一周自己有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当然这些也仅仅只是他个人的看法,他的独断一如既往。

“那......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萧子轩眨巴着眼睛。

“上周房睿老师提到的秋季选拔赛,是需要你和石磊各找一名搭档来做你们的参赛助手。”女班长收敛了平日里的威严,脸上露出鲜有的红晕,“我希望你能选择我做你的参赛拍档,参赛名单的信息报告我已经替你写好了,只要你现在口头答应我,那么那份报告就立即生效。”

果然......是为了这件事,萧子轩头疼了,心说这种桥段只会出现在书本上,多半都是男士为了在淑女面前表现自己的绅士风度,而自降身份向自己心仪的姑娘伸出穿有纯白手套的手心,去参加黑夜下的面具舞会。昔日与他并没有什么交集的女班长怎么会突然想到对自己抛出橄榄枝?

然而不得不说女班长着实是个不可多得的搭档人选。学术成就自然是不用多说,能在梦阳校园的班级里担任班长一职,这自然是需要足够让人信服的实力的。而更重要的是,她在艺术上的造诣更是让全校的学生都为之敬佩,她最擅长的就是钢琴的单人演奏,梦阳每周年庆典上总是有她出场演奏的戏份。除了“问题学生”萧子轩和“引导着”石磊这两个学院区里风云人物,能够成为震得住场面的话题人物的就属班长大人了。如果萧子轩和石磊的关系如同水火,那么她就是救同窗于水火之中的救世主。因而,对这个速来没有交际的班长,萧子萱还是敬畏三分,某些你周边的人总有你不擅长的而你又不得不佩服的地方。但是,即便如此,萧子轩还是很头疼。

“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偏要选择我?就我所知,石磊可不比我要差多少。”萧子轩低声说道。

女班长听完后就露出了微笑,好像她担心萧子轩问都不问就会一口回绝一样,顿时她突然觉得萧子轩并不是那么难以靠近的人,连在眼中的样子都可爱了许多:“你是梦阳校史上成功独立入选进学的考生,当然也包括了你那个同音不同名的妹妹。”

“入学考试和秋季选拔赛完全是两回事,前后的难易程度根本不能突显出我的优势,所以这条理由,驳回。”萧子轩立刻就反对道。

“你和石磊不同,你天生就选择成为一名强者,无论是你入学的方式还是你平日里对人对事的态度都是那么得明显,所以那天你会理所当然地回绝了他的邀请。”女班长说道。

萧子轩不禁感到疑惑,因为他分明记得当天放学之后的教室里就只剩下他和石磊两个人而已,再无可能有第三人在那个时刻出现在学院区,班长是怎么知道的?难道......

“石磊不值得信赖,连这种事情都可以毫无保留地向你坦白,只为了表明他的忠诚,我猜他是希望和班长你组队参赛的吧?”萧子轩质疑道,“可是,同样把这件事告诉我的你和他又有什么区别?我不觉得我应该相信你,至少我的直觉是这么告诉我的。”

“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甚至可以不信任我。可是我有足够的理由向你证明我真正愿意帮的人只有你而不是那个石磊!”女班长顿时情绪突然有些失控,稍微变大的声音惊动了四周正在看书的学生。

萧子轩慌张着看着四周投射过来的目光,他急忙之下一把拉过班长的小手,带上书包就往门外走去。夕阳西下,天际的火烧云染红了梦阳校园区里的道路,他们俩一前一后地走在前往校门的路上,鲜红的秋日把两人的身影连在了一起。

萧子萱走的一点都不快。准确的说他在走步,倒不如看作是他在等待着班长的回话。

原本萧子轩就打算自己一个人参赛,虽然就意味着在选拔赛中他需要付出双倍努力甚至更多。但是总是一个人的他习惯了独来独往,不管遇到什么问题,他都尽量不去请求别人,即便是到了无能为了的地步,他也绝不低头让步。他是很孤独,就是不愿把目光投给那些居高临下的人。

他不想别人插手自己的事情,虽然眼下班长主动向他抛出友好的橄榄枝,这是多少同校男生无时无刻都在幻想的事情,而现在这个机会就摆放在他的面前。只要他动一动嘴,别人费尽心机想要把握的美差就可以被他轻易收入囊中。

已经走到了梦阳的校园门口,萧子轩停了下来,回头望见这个他觉得陌生但又觉得似曾相识的班长大人,看见她一脸委屈的样子,他皱起了眉头,背朝着夕阳:“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就走了。秋季选拔赛,我不会和任何人一起参赛,有些事情如果不试着独自完成,人就永远不会长大。”他试图安抚着自己的女班长,希望她能就此罢手,这样对大家都没有伤害。

“我真是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她狠狠地盯着萧子轩,晶莹的眼泪就掉就掉,完全不像是在演戏。那一滴眼泪顺着女孩儿的脸颊划过,但是女孩儿就是不愿意眨眼,仿佛想要好好地把萧子轩一眼望穿。

“什么意思?我想我说得够明白,你不要无理取闹。老师点名了我自己选择参赛搭档,就表示我可以自行决定参赛人员的情况。而且说到底,这是我一个人的战斗,只属于我的时间。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介入我的事件当中,不管那个人的初衷是什么。”萧子轩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是吗?”女孩儿失声地笑了,但是脸上却还流着泪花,“三年前你抛下我一个人,一声不吭地就走了。现在你也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把我当作是陌生的同学吗?”

“三年前?抛弃?喂喂喂,你可以无理取闹,但那可并不代表你可以胡说八道。我承认你很漂亮,身材也很好,就你这样的绝对是梦阳大众心目中的女神。你不仅学习很好,钢琴也弹得很棒。但是你不能借着自己的资本来诽谤别人,那不符合你的身份。你这样搞得我好像对你始乱终弃似的。和你同学两年,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你就可以看出来我的为人,为周围的每一个人都是这样的,啊!该死!我为什么非要给你解释这些事情?”萧子轩依旧坚持自己的立场,女孩儿的眼泪依旧没能动摇他的内心。

女孩儿低着头,拖着身子,自顾自地打算走出校门,而萧子轩却隐隐听到女孩的低吟:“物是人非吗?”

“什么?”萧子轩愣了一下,“我们见过?”

女孩儿停驻,回头笑了笑:“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你都不在乎过去,你已经不想知道我的名字了。”女孩儿再度回过头去。“在我最想接近你的时候你却走了,而现在我就在你的周围,近在咫尺的地方,你却已经认不出我。”

萧子轩听着女孩儿的独白,顿时说不出任何话,他的大脑瞬间开始了运作。他逐渐开始思索过去,自己的初中三年中的点点滴滴,这个和他做了两年同学都还不知道名字的女孩儿竟然会是他曾经认识的故人?

“如果你能够想起过我,哪怕只有一次都好......我愿意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女孩儿面朝着夕阳,泪花扭曲了她的视线,眼中的夕阳变成了猩红的一片。

萧子轩头一阵深疼,他的脑海里顿时突显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记忆片段,片段如同灵魂的碎片,一片片地从他的灵魂深处一点点地脱落。他忍着痛,渐渐地想起了一个娇小的身影和聆听的声音。

“你叫什么名字?”他下意识地问道,艰难地望着女孩儿。

“单渊渊,你可以叫我渊渊,就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女孩转过了身,擦了擦眼泪,破涕为笑。

萧子萱下意识地回想起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同样是个即将放学的黄昏时分,只不过那一天下起了暴雨,她一步一步挪步靠近他的样子,好像一只随时都有可能被一点动静就被吓走的小喵,那时候的女孩儿看起来是那么得小心,如果她看出萧子轩有任何的抗拒,她一定会立马逃走。然而这个在她眼里平时只知道读书的文静男孩儿并没有嘲笑她的举动,对她的笑容让她觉得无比的心安,在那个年纪女孩儿当然一下子就倾心了。是啊,就在那间普通的教室里,他乐意地接受了女孩儿的心意,答应了一定会按时参加女孩儿的生日聚会。只不过,他答应了却没有做到,女孩儿至始至终都没能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她的男孩,而男孩儿那天见到的人也不是约定好的她。

“我......我”萧子轩想起来了,一时间感慨万千,不知所措,但是他知道自己既不是为了忏悔自己的过去,也不是为了弥补女孩的悲伤,但是自己总得做点什么。

他慢慢地走向她,像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把女孩儿轻轻地搂在怀里,然后顺着长发温柔地安抚着她的后背:“抱歉,没能参加你的生日,我不奢求你的原谅,但希望你不要因为我而难受,我这种人不值得你这么做。”

女孩缓缓抬起头,茫然地盯着萧子轩的眼睛。那双冷漠的,深蓝色的眼睛里悲切万千,那样的悲伤让单渊渊觉得自己是在望着一段深邃的深渊。

“我原谅你。”单渊渊说道,“但是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你放心好了,这次让我逮住你,你就休想再逃跑了。如果你又因为什么原因消失了,我就是满世界也要把你抓回来!”女孩儿开心地笑了,萧子轩下意识地发觉到平日里的班长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露出过这样的笑容,而隐约中萧子轩又觉得这个笑容好像在哪里见过?

“干嘛?说得我好像是你的......什么人一样。”萧子轩说的时候顿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把脸撇过去。这样的举动连他自己都觉得可笑至极。

“你当然是我的,你走到哪里,即便被哪个人把你当成阿猫阿狗那样带回家,你依旧是我的!”单渊渊鼓起嘴巴,一脸不服输的样子。

萧子轩慢慢地松开她,呆呆地闻到她身上的香味,眼泪不由得流了下来,此时他既不欢喜也不悲伤,那颗逐渐恢复的内心回到了最初的地方:“为什么?说得那么肯定,就你好像亲眼看到过似的。”

单渊渊愣住了,心里却有些隐隐作痛,但是她还是立刻就回答了:“因为你的脸上有我曾经留下的烙印啊!”

“烙印?哪里?哪里?我怎么看不到?”萧子轩惊得摸索着自己的脸颊,但并没有伤痕的结果让他一片茫然,他苦笑地望着单渊渊,表示自己不知道。

单渊渊丢下书包,上前几步后给了萧子轩一个强有力的拥抱。夜幕降临前的余晖将两个人的身影笼罩,萧子轩在那一刻只看到了单渊渊的下巴。一句过去就听到过的话,现在他好像听到了:“就在这里啊......”

寒冷的暮秋下,俩人的影子又重叠在一起,厚实的外衣上却带着发酵般的暖意。

第十七节 灵魂的烙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