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节 狂风绝息斩

  女人左手抬着宝盒,右手握紧着七星,而拇指也已经抵在了剑格上,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悬在空中的古尔维格,绷紧了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随时都处于出剑的准备,龙源剑鞘上雕纹的古龙宛如真龙一般,向那些四周围来的黑影发出了龙吟的低吼。萧子轩紧紧地跟在女人的身后,但是他又不敢太过靠近,这是他和女人之间的约定。

“好熟悉的气味~”

“多久没有遇见活的了?”

“这个孩子的灵魂真干净......”

“好饿,好饿!”

四周的黑影虽然忌惮着女人的利刃,但是却对萧子轩这个孩子完全没有抵抗力,他们晃悠悠地靠近他,伸出的双手摇摆不定,仿佛下一秒就会扑上前去。但是随着女人越发靠近古尔维格,黑影逐渐变得大胆起来,他们眼睛里露出了贪婪的眼神,颤抖的双手拉扯住萧子轩的外衣。

“啊!”萧子轩不敢说话,从开始向那个神明缓缓接近的时候,他的全身都僵住了,全程只是在机械地挪步。被黑影抓住的时候,他简直发抖得都不能呼吸了。

“住手!你答应过可以放过我们的!”女人大怒,冲着几步之外的古尔维格吼道。

“大胆!神的诺言不容置疑,我承诺过给你们活命的机会。”古尔维格的声音响彻云霄。

“呵呵,就像他们一样?”女人不禁莞尔,指了指身边的黑影。

“不,你们和他们不同,你们的灵魂更加优秀,你们只会比原来变得更强。”

“听起来不错,不过,我还有别的请求......闪!”女人停顿了一下,把手中的盒子抛向了高空,大部分黑影以迅雷之势从高架上蹦了出去,而萧子轩就像是离弦的飞箭,一个跳步穿过了剩余黑影的捕捉,头也不回地朝着揽胜冲刺。

在逃生的那一刻,萧子轩望向阴雨连绵的天空,他回想起来女人第一次出远门的时候也下着雨,那时天空中什么都没有,连黑夜的黑色都不能看出,整个苍穹好像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女人弯下腰摸了摸萧子轩的头,提着一个提箱就混入了暴雨中,渐渐地消失在视野的尽头。他撒开丫子全力以赴开跑的那一刻,突然想着现在在女人的眼里,自己的背影是不是也是如此,还没跑出几步就看不到人影了?可是他不敢回头,女人说过不能回头的。

女人把盒子抛出后,并没有别的动作,而是转身背朝着古尔维格。在暴雨下她回眸看着为了逃避黑影攻击而连滚带爬的萧子轩,她的嘴角在慢慢地上扬:“小东西,跑的还真快!”

她猛地转身,原地弯腰脚点地面,活像一颗活体炮弹轰然刺向上空,长剑带起一道刺眼的寒光。

萧子轩隐约地听到身后传来令人惊悚的声音,衣服撕扯的声音,鲜血在高速移动的身体中喷发的声音,骨骼在金属撞击的伴奏下粉碎的声音,这些全都留在暴雨里。

那些被斩杀的黑影从高空中坠落,重重地砸在桥面上,但是他们并没有死亡,却是趴在原处痛苦地惨叫着,“痛死我了!”“啊,我的手脚!”“啊,好想要活人的灵魂!”......声音惨绝人寰,但是这些黑色阴影恐怕已经算不上是人类了,他们的鬼哭狼嚎仿佛来自地狱般的深渊。

地面上顿时溅起无数的水花,猩红的血液从空中降落,和雨水混杂在一起,腥浓的血味弥漫在空气里,被暴雨稀释着。女人再次落在地面上的时候,盒子重又出现在手上,暴露在外的龙渊的剑刃上染上了的血液顺着剑身直直地流淌。女人的上衣也布满了深红的血渍,脸上的笑容在红衣的映衬下有一种说不出的鬼魅:“这也算得上是挑战吗?”她把剑用力一横,甩尽了所有剑上的雨血,寒刃再度恢复原初。

女人的落地引起了原本追击萧子轩的那波黑影,但是黑影却是兵分两路,很是明智地将女人和萧子轩分割开来。他们手拿着残破的铁刀,不顾一切地再度冲向女人。女人仍旧没有挪步,对这群送上门来的敌人带着藐视的冷笑,眼看刀刃就要砍刀女人的身上。

“哼”女人望着张牙舞爪的黑影无声地笑了,她把足以闪亮四周的七星居然收回了剑鞘中。这一举动瞬间也引起了古尔维格的注意,神的眼中透出了无比的震惊。

女人的收剑并不是意味着战斗的停止,因为剑鞘合上的声响之后,拇指又立刻推开了剑格。萧子轩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女人的剑柄出鞘的刹那,时间好像被硬生生地拖住,所有的声音全被拉长,就连空气都变得粘稠。将女人包围的黑影悬置在空中没了动作,他们的刀剑就要切入女人的肌肤。但是女人却是笑着面对一切,萧子轩惊奇地看着女人,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居然可以露出笑容?

而下一秒四周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梦境。

不!不对!女人消失在众多黑影的包围圈里,突然每一个黑影的身后都出现了女人挥剑的身影,厮杀声和惨叫声顿时交织在一起。悬在空中的黑影还没来得及站稳脚跟便应声倒地。影子们深红的黑血渐渐从身体里溢了出来,好像是宣纸上的泼墨,女人在三秒之间就完成了所有的攻击,迅雷之势如同执笔的墨客,被血染的天地便是出自墨客之手。

萧子轩从未意识到一个女人会如此威武神勇,更没想到这个能够穿梭在刀光剑影里的女人是他的母亲。

在女人完成斩杀的时候,萧子轩激动推开了车门,他下意识地回头大喊:“妈妈!”

霎时间,他心生出不好的感觉,女人离自己,不,自己离开女人太远了,这次终于看不到了女人。萧子轩这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奔跑的时候会回想起来年幼的时候女人出差的情景,女人在阴雨下消失还能找回来是因为自己还留在原处,在家里。但是......他如果逃走消失在雨帘里,那女人......

女人没有和他一同原路逃跑。将这群纠缠不清的黑影给斩尽杀绝的女人早就重返了战场,剑尖飞向了古尔维格。

再也没有黑影的阻挠,女人从一开始就没有把黑影放在眼里,她唯一认定的敌人便是那个作壁上观的神,这将会是一场神与神的战斗。女人摆脱了平日里性情暴躁的小女人样,拿起了冷武器的她便瞬间化身成创造战争艺术的女武神。

女人疾步靠近古尔维格,向着一个方向发起了突刺,七星顺势就落向它附近的敌人,剑尖上闪耀着燃烧的冥火,那股火焰好像足以吞噬整个Oidipous的杖身。可是古尔维格并没有任何的作为,凭空地消失在原地。女人也反应了过来,控制着身子的重心,在跳跃的空中环绕起来,翻身就是一剑,把从身后偷袭上来的黑影斩成两段。黑影竟然还存在着,他们从黑暗的高架桥底下蔓延上来,数量太多仿佛是黑暗的分身。女人刚刚所有斩杀的黑影退回了阴影中,而马上又有新的敌人从中刷新出来。终究女人的剑再快也战不过黑夜下无尽的黑暗。

“孩子!开车走!”女人见势情况不妙,当机立断地对着萧子轩呐喊,她的全身此时燃烧起了苍白的冥火,女人置身火焰当中,四周冰冷的空气蒸腾起白色的雾气。

女人的声音把所有的黑影都吸引了过去,浑身的冥火照亮了揽胜的车头。

消失的古尔维格从刚刚就开始了吟唱着什么,声音隐晦难以听懂,但是萧子轩却是感知到那段吟唱中饱含着绝望与愤怒,那是神即将暴走的预兆。她将怒火投掷人间,那是神罚的时刻!

“记住!要听爸爸的话,相信你老妈!你只有活着,才能有再见到我的可能。还有......”女人放低了声音,笑容里满满的都是爱,萧子轩突然感到一阵错觉,那个出差的女人终于回来,这次她真的不会再走了,不再离开,“如果我死了,在这个世界上我曾经活过的证明就只剩下你了,你如果也死了,我在这个世界上就什么都没有了。”女人气喘着咳出血,“孩子,看好了!这是可能是我教你的最后的东西,记住它,将来留着有用。”原来在刚刚与黑影厮杀的战斗中女人就已经受了伤。

说完女人就把剑敲在地上,一点点地加速,加速,再加速!快速的身影后面跟着燃烧着的残影,女人用了最大的力气对准了古尔维格发起最后的冲刺,龙渊在地面上溅起飞扬的水花。女人笔直地把七星砸向了神座,龙渊在那一刻化成一条燃烧的飞龙咆哮着,不顾一切地与古尔维格冲击在一起,揽胜的后视镜里升起了爆炸的焰火,追随而来的硝烟对着揽胜紧追不舍,萧子轩任凭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淌,左脚死死地踩死在油门上,娴熟地一把把挂当手柄利索地推到了6档上,揽胜发出了怒吼地在原路上返回。女人说过灵魂世界只有入口没有出口,而并非没有出口,因为原本的入口就是逃生的出口,而且笔直的高架成就了最便捷的通道,萧子轩只要努力地坚持着驾驶,他就总会有见到出口的希望。但是女人......

揽胜冲进了一层暴雨的帘幕上,就好像是冲出玻璃般瀑布,破碎的水珠飞散开来但重新恢复了原样,它们重新出现在了揽胜的前方。萧子轩吃惊地看着这样的结果,但是他知道自己没有选择,只能一往无前,无论这些摆明想阻止他的水墙恢复多少次,无数的水花凌乱了他前方的视线。

“古尔维格,我的死敌!你还记得这招吗?”女人即将冲到古尔维格的面前的时候瞬时就消失了,“只要打败你,我的儿子就一定能离开这里。所以就请你再去死一次吧。风神领域!”

古尔维格听到了女人的呢喃,意识到了女人可能出现在她的身后,而她吟唱很久的魂语就只能轰向空气,但是她却并没有停止吟唱转身格挡女人攻击的动作,神的脸上露出了狡黠。

女人惊住了,古尔维格从一开始对准的就是灵魂世界的入口,所有试图逃走的人都会死在她的魂语之下。

“破坏在你前进道路上的所有障碍,狂怒吧!光龙破!”那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那是一道无法直视的光束,它以光速飞行,而目标就是那辆正在逃亡的揽胜。萧子轩坐在车里看不到后面,根本不知道身后即将到来的危险,只是在坚持在突破水牢的路上,他逐渐地感觉到身后的光芒越发得耀眼,这个以深蓝的冷色调为背景的世界都被照成白昼,好像所有的潮湿都会被烤焦,变成灰白的蒸汽。

终于男孩还是忍不住地回头,而就是这次回头他看到了这辈子都难以忘记的噩梦。被飓风卷起的古尔维格在风暴中被撕成了碎片,这个白色世界也开始像是融化了一样,伴随着神的死亡,开始土崩瓦解,天空的中央裂开了一条深不可测的裂缝,它以超越光的速度吞噬了密布的乌云和挥洒不尽的暴雨,大地也开始不住地颤抖,高架桥面上被动摇得碎出了裂纹,揽胜的车身后所有的道路开始疯狂的塌陷。

“妈妈!”萧子轩最后看到的女人依旧在挥舞着剑刃,在转身之余女人也看到了萧子轩,但是女人没有别的多余的举动,由七星刀刃所卷起的地面骤风是强大的,女人就站在暴风眼上,每挥下去的一剑都足以让古尔维格致命。但是古尔维格在北欧的神话里就是一个依仗着强大魔力而可以做到无限复活的女神,只要她还活着这个世界就不会消亡。但是眼前尽是一片崩坏的景象,这就表明着古尔维格的魔力已经处于在消耗殆尽的边缘,女人在这个时候就绝不能停下。

“古尔维格,我知道你以自己的魔力引以为豪,仅凭我的剑刃根本不能够送你离开这里。可你已经活得够久了,我的死敌。”女人对着那瞬间重复着死去活来的古尔维格,“我用我的灵魂筑起了这起这场剑刃风暴,就是为你准备的,也是为了过去那些死在你手上的伙伴。狂风绝息斩,你就好好地在无尽的痛苦中度过余生吧,对神而言是没有天堂的。而对你,地狱也留不得你!”女人从空中落下,径直地坠入塌陷的深渊里。

萧子轩看着越战越勇的女人完全压制住了古尔维格,以为女人有希望能够全身而退,于是保持着向后观望的姿势,等着女人全身而退然后一同离开这个鬼地方。不过,女人的身影却是在萧子轩的视野中逐渐缩小,女人并没有打算离开。

“黎小元,快回来!”萧子轩发了疯地喊出了女人的名字。

而古尔维格的魔力在多次重复着复活和死亡之间进入了失控的状态,这个崩坏的世界既不会消失又不会停止,而是永远地处在破碎的边缘。

揽胜前进的路上见不到半点雨滴,原先阻碍的水墙都被狂风和烈光给带走,萧子轩驾着车冲出了表世界的出口。

孩子,你要学会承受这一切

他们会告诉你所有

但那不是真相的全部

而我也如鲠在喉

就让我代替你去默默地忍受

这无言的悲伤和痛苦

我的船在渗漏

就这样随波逐流

趁着这个美好的夏日流年

......

萧子轩抱着脑袋,不停地抽搐着身子,他只感觉自己很难过,好像丢失了什么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他不知不觉地发现自己在流泪,因为他听懂了那首歌就是女人想偷偷地向他传达的思念,只是他一直对女人不冷不热,女人从来都没有机会对萧子轩说。

女人让他远离了自己的过去,甚至到最后要远离自己,除了误解和痛苦,女人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给过她期待的拥抱。因为女人明白自己是那个世界的人,所有接触的事物都会被牵扯进来,无一幸免。如果,仅仅是如果,只有她的孩子难够幸免的话,那将是女人最大的幸福,就算自己永远不能去爱他。

女人也说过,她也想养,也想啊!

“你以后就会明白了。”女人说这句话的时候感受着幸福,因为这就她仅有能给出的爱的全部。

现在......女人已经不在了,这辆经历岁月变迁的路虎揽胜失去了昔日的主人。萧子轩坐在了驾驶坐上,他回想了女人第一次教他开车,第一次开车带他出远门,第一次......女人回来了,却死了。

死是什么?

是诀别,是没有说好约定的再见,是隔世般的遥遥无期,你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看不见她的动作,感受不到她的触碰,你再也不能留她在你身边。萧子轩一直觉得女人的笑容很让他看得就烦,可是现在他却不由得想看,想再看一次女人的笑脸,仿佛阴雨遇晴有着阳光的温暖,在记忆里。

第十三节 狂风绝息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