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节 无能和为力

  “谢谢,苏医生,那我带她回去了,明天我会准时把她送来。”萧子轩十分恭敬地向他对面的那个便吃着鱿鱼边喝着啤酒的苏醒微微点头。

要不是因为这样的回家手续办理的次数多得让萧子轩感觉得驾轻就熟,他根本不会认为眼前坐在他对面的那个身着白褂,胸前挂着主治医官名牌的人会是个正儿八经的心理咨询师。轰炸鱿鱼和哈皮啤酒算是怎么一回事,和青茵圣母的这块金字招牌显得格格不入,完全没有代入感。

“恩恩......唔,没事儿,别客气啦,只不过回个家而已,小同学真心没必要每次都这么兴师动众地来跟我打招呼,呕额。”那个叫做苏醒的“江湖郎中”打了一个酒嗝,脸上带着点蜜汁脸红的醉意,不停地朝着萧子轩轻轻摆手,“不过,这天还热哈~,嗝......好想喝冰镇的果酒啊。”

“你的饮酒量度太高,小麦制作的啤酒对你来说已经算是最大的限度了,还有工作的时候喝酒真的好吗?”萧子轩的脸上隐隐地多出了几行黑线,心说你就不怕医院院长找你麻烦?

“我今天很开心,所以就想多喝几杯喽,来来来,小同学,陪姐姐喝酒。”苏醒说着就把一个精致的玻璃酒杯放在萧子轩的桌前,然后慢慢地满上,虽然她看起来喝得酩酊,但是倒酒的技术却是没打折扣,萧子轩此时有点分不清她到底是真醉还是在蒙人,“喝完这杯酒......”

听到这话前言的萧子轩顿时察觉大事不妙,心里想着“你就是我的人了”这样的恐怖念想,他来这里是来接妹妹回家的,而不是来做某某的压寨夫人。看着对他正瞪大了眼睛,手指不住地点着酒杯的苏醒,萧子轩只是感觉得到头疼,这就好比是和他拼酒的斗士拿枪指着他说:“要么请你吃糖,要么给老子继续。”,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枪火谈判。

“医生,我能不喝酒,我还小。按照宪章明法第七章第二节第四十六条规定,未成年人是不能饮酒的,否则我呆的地方就不是学校,而是漆黑的监管所。”萧子轩面对这个完全醉意,说话本着貌似不讲理而实际比貌似还要不讲理的态度的苏医生很头疼,只好示弱,身体本能在做抗争意识。

“好吧!”苏醒很爽快的说道。

萧子轩为之一愣,心想成了?但是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那就再来一杯,为我助兴!”那个医生说着就把带有自己唇印的杯子也推了过去。

“喂喂喂,听人说话啊!”萧子轩再也忍不住了,深深地认为对付这种醉如烂泥的人,不能示弱只能来硬的。

“哇!你那么凶干什么啊?吓死宝宝了。”苏医生听到后假装受到了惊吓,转而卖的一手好萌,这回换做是萧子轩被完完全全地吓到了,这样的情景使得他对心理医生的世界观陡然又上升了一个层次,在他看来,心理医师就是用超越异常的变态心理去医治那些心里不正常的人,让他们明白自己的病情不过是小打小闹而恢复正常。不这样的念头很快就又消失了。

“喏,你看,我早就准备好了。”萧子轩看到苏醒立刻就收起了自己刚刚的放浪形骸,而是从抽屉里拿出了两张一模一样的回家报告书,报告的内容大同小异,只是上面的署名和日期还并没有填写,“小萱萱的病情呢,实际上早就恢复到了常态,但是一直让出院进度延缓的原因就是......”

“短暂视觉模糊和瞳目丧失症。”萧子轩虽然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学习,但是从来不会少下为妹妹寻找病因的用功,根据他所知道的信息,自己的妹妹所患有的病症并不只是短期视觉丢失这么简单。从外观下根本发现不了她和常人有什么区别,但是若是在近距离的灯光观察下,就会发现瞳孔实际上失去原色,好像整个人失去的不仅是神色还有她的灵魂。

“目前在小萱萱的身上潜藏着的病症,从初步的由心理阴影诱发的偶然性短期致盲症延发到了现在的周期性视觉模糊,在这半年里我和本院的心理科科长以及一些心理治疗的资深专家一同在研究她的病况,虽说目前的病情在视觉上来说算是得到一定的治疗,但是在病发的几率上却没能缓解。”苏醒顿时态度大转,一如她的名字,该认真的时候她绝对不会有任何懈怠,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不苟的工作精神。

萧子轩眉头不禁微微地皱起,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一件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他保持着沉默只是习惯性的拖延事实发生的时间,有的时候想到的要比听到更让人深信不疑。

坐在对面的苏醒医生已经喝完一瓶又一瓶的啤酒,看似面红的脸上带着不易察觉的无奈和忧伤,她把两张报告信条推到了萧子轩的面前,“实在抱歉,萧同学。本人在心理治疗上的专研看来还不够深入,这是迄今为止让我深感无能为力的病情,身为你妹妹的主治医师,我不能因为自己的虚名而对你们兄妹俩不负责任,现在在医院继续治疗不会有太大的意义,反而徒然增加你们的经济负担和时间。”苏醒顿了一下,深深地叹息:“老实说,我不想放弃,我更不想让着,让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去忍受病症给她带来的负担。她年龄还那么小,这样对她一点都不公平呢?”

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太阳收敛着光辉渐渐地没入地平线下,所剩的余晖照映着天空中成群结队的云朵,那些透过云彩的夕阳显得十分柔和,落在几乎瘫坐在椅子上的萧子轩,让他此刻变得倍感黯然。

而夕阳却继续沉没,黑夜即将降临。

萧子轩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抓起着桌面上的体检报告书和出院手续发着呆,原本额头上紧缩的眉头也慢慢退去,从他的眼神中读不出一点情绪,仿佛他见证了既定的事实,因为无可奈何而不知所措:“难道......难道就,就一点希望都没有吗?”萧子轩毫无生气地呢喃着,好像不是她妹妹得了不治之症反倒是他自己,“半年了,从我第一天把她送来就一直都不放心,每天回家我都看不到她人,就会很担心很不安。虽然她在每次我看望她的时候她总是一副活蹦乱跳的样子,但是我知道,我看得出来,她一点都不开心,很多次我都看到她趴在窗口对着天空发呆,不管是晴天还是雨天。”

“也许你应该学会接受和承担,谁都没法知道未来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至少你可以改变现在,她还有很长的人生要走,你也一样。”苏醒默默安慰道,此刻她只是想尽可能得安抚这个小男孩。

他缓缓地转过头去,温柔地看着窗外即将陷入黑夜的都市,这个都市的夜景那么多彩,当它被黑夜蒙上了一层暗纱的时候就像正在酣睡的婴儿那么乖。

“可是她看不到了啊!我离她那么近做她的依靠,就在她身边守着,可她看不到我了啊!”萧子轩忽然用力,一把把手中的白纸捏碎。

伴随着治疗的日子和缓慢的治疗进展,其实这样的结果萧子轩心里早就有数,他认为只要不放弃就还有希望,就还有值得期待的价值,只不过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天来得太快太突然,让他猝不及防,一下子就失去了自己的重心,倒下。

“她对你来说很重要,不,是绝对不能失去的人,对吧?”苏醒十分坦然地接受了萧子轩的愤怒,就好像她知道萧子轩会这样发怒。

“我很喜欢照顾妹妹,每天都准时叫她起床,为她精心准备了营养早餐和爱心便当,放学的时候也伴她左右,听她说长道短,睡觉之前对她说晚安,给她拉窗帘关灯看着她入梦。因为妈妈以前也是这样照顾我的,无微不至。而现在该换我来做好这些事。每次看到她笨手笨脚的,就好像看到过去的自己,情不自禁地就想去保护她。”萧子轩娓娓说道,眼里充满着他与萧子萱之间的过往所遗留的思念。

他慢慢地收拾着桌上先前被他撕碎的纸屑,就好像在掇拾着自己失态的心情,缓慢的动作里不难看出萧子轩对于自己妹妹的心疼,他只是头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变得不知所措,认为自己真得很没用,关键时刻和那群周边普通的人一样弱小无能。这一次他自己失去的不仅仅是做哥哥的自信,还有的就是依稀的过往。如果还会有下一次呢?下一次他还会像现在这样而继续失去什么?萧子轩不知道,不由自主地忌惮着未来他和妹妹的命运。

“你的小说我全都看过,写得真的很不错,里面的人物让人觉得很年轻很冲动很愚蠢,但是却偏偏叫人看着欢喜。尤其是《SoulLost》中的星野,那么孤独而又坚强的男孩子,拥有外冷内热性格的他温柔地爱护着自己的家人,即便他从来没有被任何人好好地理解过。这样的男孩有谁不喜欢呢?”苏醒把盛满了啤酒的杯子推到一旁,稍微小声地对萧子轩说道,萧子轩也很少看到面前的苏医生说过这样诚恳十足的话语。

“是啊。”萧子轩知道苏醒只是想突然转移话题,让他暂不去想起那些遗憾的事情,但是他听完苏醒说的话后还是为之一愣:“不是你等会儿!你......你说什么?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萧子轩故作镇定,而实际上心情如同按下引爆核弹的按钮,脑子里在刹那间燃起了一朵巨大的蘑菇云。他深深地知道,按照这个情节的走向,一般为了保险起见以便于之后完美地伪装自己的心理,试问者多数貌似是无意的态度,而实际上却是暗藏心机。他在这样的情况下最应该做的事就是以说话的方式将自己的身份慢慢从第二者装变为不明所以的第三方,借此消除发问者的质疑。但是萧子轩不觉得自己这样做能够有什么效用,他隐隐地从苏醒的眼神里看出了狡黠。

“我本来也认为这只是我脑洞大开的臆想,一个梦阳的高材生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写得出那样水平的小说啊,毕竟这只是片面独断的想法,我没法猜得出来你就是那个‘soulkiller’,也许只是个巧合呢?谁会去想到自己身边经常看到的人居然是某某人物,岂不是太中二化了?”

萧子轩把头低了下来,他不敢望着这个苏医师的眼睛。他从来都认为所谓的心理医师都是医学界最大的谎言家,因而他从来没有接受过一次房睿请他去心理辅导室的建议,以为那些都只是小孩子过家家换个心情的无聊之地。今天是他第一次不敢正视一个正在窥视他内心的心理医师,就好像他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站在正在责问他的神父面前而无所遁形,每一个错误都暴露无遗。

“唉,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就在刚刚......”

萧子轩猛地抬起头来,无奈地摇头,笑着骂道:“你敢阴我?”

而对面的苏醒却是一脸老奸巨猾的表情,仿佛说着“玩脱手了吧”的意思:“别误会,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只是如果你刚刚敢和我对视超过三秒,我就绝对绝对地会认为我自己脑抽了。”

“不不不,是我脑抽了,您真不愧是心理医师当中的天才。”萧子轩这回算是受教了。

“所谓天才和普通人只差半步,疯子和普通人也只差半步,我们从实质来说是一样的,小同学。”

“那个,您能说对我的姓吗?我姓萧,我的名字叫萧子轩。”

“不好意思,舌头打结了。”

“不对,你是故意的。”

“真得舌头大姐了”

“不是故意的!?”萧子轩双手交叉架着脖子,对着苏醒无力地反驳:“我们这样演着《伪物语》这样早已下架的日产动漫的原脚本有意思吗?”

苏醒笑了笑:“我只是稀奇你知不知道,真没想到你居然也看过,顿时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啊!”

“喂喂喂,心理活动什么的就别拿出来感慨了。”萧子轩起身准备离开,在他即将开门的时候,听到了身后苏醒的声音:“其实今天是我的生日,小萱萱分蛋糕给我的时候,我真得开心得不得了,好久没有人为我庆生了。”

萧子轩下意识地发觉到什么,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苏醒医师有喝酒的习惯,更别说像这样喝醉了和他在她的主诊室里调侃,因为不能对自己在意的人施以援手而难过得想到借酒消愁,他大概地猜到了原因但是和正在难过得苏醒一样,他也无能为力,面对那该死的既定的事实。

“生日快乐,医生,希望您明天能够好一点。”他轻轻地带上了门,声音到最后越说越小,仿佛是说给他自己听的。那声关门的轻音如同他的悲哀一般的叹息。

死亡灵书生
昨天和朋友们一起出去过生日,所以就忘了更新,书生实在抱歉。今天再补上一更!

第六节 无能和为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