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世界的表里

  在一群中学生的欢呼声中响铃欢快地敲起,秋季的傍晚来得很快,刚接近六点的时候黑夜就从西方的天际迫近而来。窗外的天色不是很好,园区里栽种的松树枝疯狂地摇曳,发出沙沙的刺耳声,在阴暗的天空下给人一种神魔乱舞的错觉。没过多久,教室里的人就几乎走光了。

而萧子轩一直坐在自己的桌位上并没有离开,他正在翻动着一本书。那本书已经被他翻得还剩下几页纸,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就能看完,只是他看得入神而没有注意到屋外的天气。

因为这样糟糕的天气,许多学生家长都直接开出自己的私家车来接自家的孩子,结果把学校的门口堵得水泄不通,那些原先就停在门口的车辆索性把车子开进了校园,免得孩子需要一路小跑招着路上的雨水。后面的车子也想如法炮制,却被卡在了原地,后面的车子进不来,里面的车子也出不去。顿时到处响起喧嚣的汽笛和人语的叫骂,所有人都想尽快把车开出,带着孩子尽早回家,现场活像个赶集的市场,而此时乌黑的天空之中隐约不时地传来沉重的雷鸣。

而这样场面的混乱最后也是渐渐散去,校园里顿时又恢复了宁静,只能听见淅沥小雨落地的声音。这时的校园里已算是人去楼空,除了当天留下值日的人。

班级的灯就只留下讲台前的那盏台灯,教室里显得有些昏暗。而萧子轩也是看到了书本的最后一页,上面写着“人眼中的世界被局限于平面,世界的多个位面无时无刻在平行发展,所谓的表象不过是视觉上的错觉,只有用心灵体会到的才是不会说谎的真实。”这面写着提笔人,是个较长的外国人的名字,不过萧子轩仍旧认出了字样:休-艾弗雷特。这句话是后添上的,在句子的周围不难发现些许黑色笔墨的痕迹。

“萧同学?你还没走吗?”突然教室里传来问声,萧子轩惊得一下抬起头,但是教室里并没有任何人。他下意识地回头,班级的后门口边上站着个人。她慢慢地靠近萧子轩,轻手轻脚地不带着一点脚步声,仿佛幽灵一样。

萧子轩看一眼就知道了,眼前的这个女孩是与他所在的班级隔了整整三个教室的学生,每次校园里举办的校级活动中都有她的出现,只是萧子轩每次都不是很在意,因为这个女孩表演的节目都是单人钢琴演奏。所有在场的人都陶醉在美妙的音乐里,但唯独他自己总是听着听着就陷入了沉睡,最后在热烈的掌声中睡醒了过来。所以他虽然知道这个女孩,遗憾的却是一次都没能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嗯,我在看书,刚好看完了。你呢?”萧子轩不是很擅长和女生说话,平时他都是一个人在班级里,大部分时间就是在看书,很少与人交谈。所以不是很洽谈的萧子轩只能没头没脑地随便应付了一句。

女孩听见萧子轩的话,显得很开心,原本一直背着的手,刷的一下就伸到了萧子轩的跟前,一个大大的红色信封,上面写着“邀请函”。这搞得萧子轩一时间不明所以,他只能一愣愣地望着女孩:“给我的?”

“嗯!”女孩儿干脆地回应,“明天周六是我的生日,爸爸答应我在家里举办个party,可以邀一些同学到家里来玩。”女孩儿低着头,显得有些害羞,“你愿意来吗?”

萧子轩想到这个周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原本他是一如既往地选择在家里开始看下一本新书,而刚刚读完的书本也是从上周开始的。每周读一本课外书籍并不算是他给自己的任务,反倒像是一种享受,萧子轩十分乐意一个人静静地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体会着白页黑字在书本上跳动的欢愉。

但是像这样的邀请却是萧子轩生平第一次的受邀。平常的孩子们在一起混久了而经常在一起聚会什么的是很常见的事情,萧子轩也逐渐地发现自己与他人不同的地方,但是并不影响他对书本的爱好,以及对朋友的排斥,即便在那个时候萧子轩的周围并没有喜好书籍的同学,没有一个交谈的朋友。

当他看到那封镶有红蜡的信函时,萧子轩就想着或许生日聚会什么的也不错,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好,我会去的,顺便问一下,你叫什么?”

女孩儿好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硬是没忍得住笑意:“好吧,明天,在明天的生日party上我会告诉你的,如果你想知道的话。”突然间,女孩的脸在萧子轩的眼前骤然放大,惊得萧子轩一下子闭上了眼睛,印象中他只感觉到额头上一点温润。他还没反应过来,女孩儿就小跑出了教室,离他所在班级的不远处,一辆银白色的保时捷CGT在雨中停驻了很久,车边站着身着黑色礼服的司机早就铺好了皮毯,正提着备好的雨拖在那里等候着。

萧子轩放下手上的《世界平行论》,走到教室的门口,目送着撑着雨伞的女孩儿回到了车上,他就又走回到教室里,收拾起书包。这周五轮到萧子轩值日,他也料到了可能会晚归,可能会遭雨,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竟会这么晚,女孩儿的事情耽搁了他不少的时间。但是他还是得一点一点地开始从头打扫起来,不打一丝折扣,随后教室里就一直传出一阵阵拖扫声。

女孩儿走后,校园里几乎见不到人的踪迹,这个时间连值日生也都离校了,周边教学楼里所有教室的照明灯都熄灭了,除了萧子轩在的教室和校门的守卫室还隐约闪着亮光,校园里现在一片漆黑,而这场下了有一段时间的雨幕也是越来越大,完全没有要停的迹象。

背上书包的萧子轩顺着楼道一路走着,他尽可能不让自己被雨淋湿,从离开教学楼的时候一路狂奔向学校正门,而随着距离的拉近萧子轩看到校门前雨道上留着两道白色的灯光,刚走出门口的时候,汽车里响起了两声鸣笛,好似车里的人在叫他过来。现在校门前的路上也没有什么人,萧子轩心里琢磨着自己也是打不到车了,变将信将疑地走向那辆停在门边的深灰轿车。而他还没走到车前的时候,车上的主人就下了车,撑开雨伞快步地向他跑来:“快来,快过来。天哪!你身上都湿透了,不是说了今天会有暴雨的吗?还是你看了昨晚的天气预报告诉我的呢?”女人虽然嘴上抱怨着,但还是把车上带来的冲锋衣给萧子轩披上了,脸上焦急的样子才稍微缓和了些。然后便一手撑着雨伞一手揽着萧子轩进到了车里。

“今天是我值日......对不起。”萧子轩想解释自己的原因,但想了想最后还是主动认了错。他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凝视着前窗,车子也慢慢地开动朝向雨幕。

女人没有转头只是专注着前方,稳着手里的方向盘,嘴角上带微笑:“来来来,跟我说说,今天在学校里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发生啊?”

“上课和看书,和平常没什么区别。”虽然女人每次接他回家的时候总是要问长问短的,但萧子轩还是耐心地如实回答,因为他发现女人每次听到自己在学校里的一些事情就会变得很开心,脸上显露着愈浓的笑容,即便每次他说得内容都一样。但是女人好像怎么都不厌倦,两个人一问一答,温馨的氛围伴随着归家的一路上。

“那个......”萧子轩低着头,而车子也停了下来,前方雨幕的路上倒影着红光。女人也是趴在方向盘上,侧着脸盯着他看:“嗯?怎么了?”

“爸爸怎么不来接我?”

“你爸爸一直都很忙,怎么可能会有时间来接你呢。怎么?你不希望我来吗?”

“不,不是。也是,爸爸已经很努力地在工作了,我不该打扰他的。”

“乖孩子,其实你爸爸还是很想来接你的。他早已经在家里为我们准备好了晚餐,就等我们回来。不过话说回来,刚才我吧车停在你的校门前,那里几乎已经被漫过了,这雨下的还真是好大,我这前天刚洗好的车又得脏了,真不走运。”

车子再度启动,如凶猛的野兽在公路上咆哮起来。

离家的距离还有一阵子,车内的两人又陷入沉默当中,女人先前的问话都说完了,现在就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她实际上并不健谈,这点萧子轩和她一模一样。女人按下了收音机的开关,瞬间车内就响起播音员接连不断的解说,只是萧子轩还没有收听多久,广播中就插拨进来一条公告信息。

“目前淮安市天气预报局为您播报最新的天气预警,根据淮安市气象台发布的信息,今天台风‘镜梨’于今天下午在我市的东南海岸登陆,预计量带来强降雨和十二级阵风,请各单位提前做好预防工作。由于高强度的降雨,极低的道路能见度,为了您的安全。本市的高架桥道将于一小时之后关闭使用,请途径那里的各位司机绕道行驶。”

萧子轩稍微摇下点侧窗,冷风和狂雨瞬间侵袭进来,吓得他立即又关上了窗户,果真像报道中说的那样,现在道路上的能见度已经威胁着了车辆正常行驶的安全,五十米开外在车灯的照耀下几乎是白茫茫的一片,根本看不清什么。车窗上紧贴着高速划过的雨流,两路边上伫立的路灯长廊把前方的道路照映的一片金黄。而天空却漆黑如墨,不见深处的雨云中频繁着闪烁着白昼般的亮光,萧子轩在车里都能感觉到那震人发聩的沉雷直逼着地面的压力,路边的人工建树摇晃得厉害,好像在警示着路上在行的车辆随时都有颠覆的危险,在这样的情况下开车真的是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雨中的车群逐渐减慢了车速,看得出来前方的路段发生了车辆堵塞,在如此糟糕的天气下没有比出现这样的更糟糕的事情了。原本就让人焦急的节奏,这下变得彻底让人失去了耐心。无数的汽笛同时响起,红色的停驻灯在地上交叉错杂,现场活像一个临时开启的音乐演唱会,只不过萧子轩并不觉得这样的场合让他能心安多少。

“那可不行啊,爸爸已经在家里等我们。而且我还和爸爸约好要早点带你回家的,那么我们就应该做到守时,你说对不对啊?”女人显然只是想为自己即将做什么事情而找的借口,这样的桥段萧子轩听过很多次了,这一次同样的也是需要他来为女人打下手。但是萧子轩望着眼前混乱的场面隐隐地感到不安,他并没有答应女人,选择了沉默。

女人慢慢地加快了车速,随即不断地改变转向盘的方向,那辆深灰轿车开始了在汽车长龙中的跑酷,绕开了多个超车的位置。

每一次在萧子轩的眼中绝对快要碰撞到的情况,女人总是刚好完美地避开了车边的摩擦,简单粗暴地直接将车后那些以龟速慢慢爬行的车辆远远地甩在了后面,一辆接着一辆,萧子轩已经不记得女人超车多少次,他只记得码表上的指针不停地上摇,车后偶尔会有别的车辆的车主狂按喇叭表示对这种粗鲁行为的抗议。

萧子轩默默地看着女人不停地超车,自己也在不停地抚慰自己的恐惧,觉得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有下次了,但是现在的每次超车都让他胆战心惊。突然灰色轿车的前面惊现出一辆黑色宝马,以当前的车速用不了三秒就会和马尾发生亲密接触,萧子轩觉得这次是完全跑不掉了,左右两边的前后都各有一辆轿车,女人本想一路超过去来摆脱左右边上的阻碍,却不曾想到在车子的正前方,暗藏着被黑夜潜伏的宝马,最要命的是在如此不良的路况下,黑色宝马居然没有开启紧急信号灯,这简直违反了交通规则,但是马上这样的想法就被他打消了,要说到交通规则,她身旁的女人就已经犯了不下数次,别的司机和她比起来简直是以五十步笑百步。但是除了这些让萧子轩震惊和焦急的情况下,他总觉得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只是眼看就要撞上的宝马让他顾不了别的许多。

女人的脸上顿时露出浅浅的微笑,虽然萧子轩没有并不知道女人究竟想做什么,但是他总觉得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只是因为之前更糟糕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多起,现在他已经见怪不怪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女人的身边变得心安。

女人瞬间就换脚踩下了刹车,红色的警示灯在深灰的映衬下显得十分刺眼,要远比那些温和的路灯都要刺眼,那时左后方的车辆立马下意识地也随之减速。隐约中萧子轩好像听到车后那辆奥迪车主的叫骂:“你怎么开车的啊!”

“真是吵死了......”女人嘟啷着。

这样一来深灰轿车便可以取代了奥迪原先的路道,再一次获取了超车的机会,这次连前面的宝马也只能被轻易超过,望其项背了。

“怎么样,我的开车技术不错吧?”女人终于将身后的拥挤的车群甩得远远得,再也没有任何可以阻挡她前进的障碍,她不禁变得有些沾沾自喜,侧目看了眼边上早已被吓坏的萧子轩,希望他能稍微赞同一下她的壮举。而事实上,从一开始萧子轩向女人询问父亲没能来接她的原因就是因为女人实在无法令人恭维的车技。显然开的车是一辆不错的车,毕竟它的性能能够经得起女人的手段就可以看出,当然开车的人也是个技术精湛的司机,虽然开车的架势总给人一种暴走族的错觉,但是每一次的跑路总是有惊无险,这就是萧子轩对女人驾车的最好评价,只是他从都不由对女人说起,担心说了之后得意忘形的女人会因此做出更加让人疯狂的事情。

“小轩轩,饿了吗?”女人笑着问道。

萧子轩心头满是黑线,虽然自己已经都上初中两年,一个已经是十五六岁的青少年,但在女人面前还是被以这样的称呼,总是让他有些不适应:“不是很饿,怎么了?”他下意识说得模棱两可,心里总觉得事情不会就这么简单地收场。

第九节 世界的表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