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节 烛光和晚宴

  “哥哥,我们去哪里呀?”听到开门声的萧子萱正倚在窗边默默地看着霓虹交织闪烁的夜市,她并没有回头望去,在她的瞳目里弧形的轮廓上浮现着这座都市在夜晚上安详的姿态。宽阔的马路上陆陆续续进行着晚归的车辆,在繁华的步行街上到处都是叫卖美食的店面,偶然在阴暗的路灯下遥传着流浪艺人的胡琴声,从而这个貌似空旷的夜景变得更加充实,令人陶醉。

他走进了病房慢慢地靠近妹妹,房里的护明灯并没有开,除了窗外夜景挥洒进来的眩光这里漆黑一片,萧子轩只能借着点余光看得见萧子萱的身影,顿时他才发现眼前的妹妹显得那么消瘦和落魄,他突然想说些什么但是刚一开口却也什么都说不出口,如鲠在喉。他继续慢慢地靠近她,就好像对待一只正在翘首望天的野猫,深怕惊动到她。

“天黑了,别站在窗口了,会着凉的。”他站到她的身后伸出双手,下巴贴在她的额头上,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

“我找不到家了,我看不见回家的路。”

“那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双眼,我牵着你,你紧紧地跟着我就行了。”

“如果你不在我的身边,那我该怎么办?”

“哥哥一定寸步不离,如影随形。”

“我怕黑,一到晚上我就几乎什么都看不到了!”萧子萱挣脱着双手,猛烈地摇摆着身子,一下子就成了泪人。

“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惧怕,我......我保护你。”萧子轩尽量地安抚着她,并没有用多大的气力,深怕弄疼她。

“可是我不信你,你分明就是在说谎!”萧子萱抽泣着依旧地哭,但是并没有哭出声,在黑暗的房间里只有两个人的对话。

“什么?我是你哥哥,你居然说我对你撒谎?你怎么能怀疑我呢?我现在可是你唯一的亲人啊!如果连你也......我...我。”萧子轩惊讶得渐渐地说不出话来,原本拥抱的手臂也慢慢地松开了。

“你总有一天会离开我的!”霎时间她疯狂地反驳着,活像一只炸了毛的小猫。

“你胡说八道什么!亏我处处为你着想,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吗?好啊!那你说啊,那你说啊!我什么时候会离开你啊!啊?”萧子轩气急败坏地望着妹妹,他本来试图着安抚她的情绪,但是没有想到后者的反应竟会如此之大,一时间他变得不知所措。

“总有一天哥哥会有自己喜欢的人,我只是妹妹……”萧子萱沉下头不敢正视地说话。

而她还没说完,萧子轩就一把把她搂在怀里,将脸慢慢地靠近她的耳边。萧子萱在那一刻听到了的是从未有过的心安:“萧子萱,你一定要记住,如果以后哪一天你受委屈了,随时都可以来找哥哥,我会一直为你定时打理那间卧室,在床上摆满你喜欢的图书和抱枕。除了你之外不让任何人进去,即便那一天我已经成家,亦或者你已心有所属。”

黑暗中沉淀着两个人相互的牵绊,那一刻分明的呼吸声和心脏的跳动伴随着二人左右,在余光的照应下那身影合在一起。

“回家吧,我们一起回家,还像以前一样?”萧子萱抬起头看着正在正视自己的哥哥,既像要求又好像央求。

“嗯,多久我都会陪你,你想去哪里需要我带你去,我就带你去,现在,哥哥带你回家。”他牵着她的手往房门口走去。

“你觉得今年的生日就会这么简单吗?小萱。”这是只有在他们两个人的时候,萧子轩才会叫她的名字,顾及到叫妹妹的全名会显得生疏,同时她也愿意接受的情况下,身为哥哥的他才敢这么叫唤她,那天早上萧子轩也是这么叫唤她起床的,已经过去了半年了,虽然每一周都能带她回家一次,但是这一次总让萧子萱感觉到有一点那么不同。是对于她而言终于不用再坚持着病愈的执念吗?

她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想着,“呃”的一声,萧子萱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脚踝被什么东西所绊倒。刚进家门的时候,屋内漆黑一片,而她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无尽的黑暗,即将坠倒的地方仿佛来自地狱。但是心情马上又恢复了平静,身后的萧子轩一把拦腰将她拉了回来。

“小心一点,到进门的玄关了,要把鞋子脱下并放好,然后再换上你的拖鞋。”他边说边做着,在帮助萧子萱扶正了身子后,便蹲下身子去给她换鞋,“不要以为你是病号就可以蒙混过关,鞋子一定要照常放好。”

“哥哥,你怎么还这么八婆啊,小心你以后没人愿意嫁给你这个唠叨。”萧子萱没管身后的萧子轩,一个人自己努力地用双手撑着左右的墙壁往前走,一直到她面前的划门,之后她便驾轻就熟地找到了她原本的一亩三分地,也就是客厅所有的沙发,以便于她可以在那上面自由地翻滚,“你看你看,我可以自己找我的第二床铺耶!我是不是很天才啊,致盲什么的完全免疫啊!还有你刚刚说什么?我没怎么在意听。”

霎时间,萧子萱看到了明黄色的光亮一簇簇地亮起,这些明火如同萤火般在她模糊的视线里飞舞,就好像真正翩翩起舞的萤火虫在相互群聚,在呼朋引伴,整个漆黑客厅里被这群浮火给照亮,屋子里渐渐地温暖起来,突然间萧子萱才慢慢地看清眼中这个混沌世界的原有的轮廓,她望着逐渐清晰的场面惊呆了,起居室里几乎所有的地方都被放了不止一只的蜡烛,它们的烛身和烛台颜色各异但却闪烁着相同的光芒,照亮了屋内每一个角落,她静静地看着萧子轩点亮一盏又一盏烛台,在她多日不见神色的瞳目上现在映现着的不再是虚空而是一个她最熟悉的人,一个给她安全的人,一个给她带来光明的人,一个给她带来希望的人。

萧子轩的家并不是在普通的居民住宅的社区,而是在一幢坐落在名叫丘明山上的小型私人别墅。秋名山的前方坐落着寂静的秋名水,四周围绕着茂密的枫林。秋季的肃杀已至,整个秋名水的湖面被染成了赤潮,所谓秋风萧瑟,洪波涌起。因而安置在山上的私人别墅可以轻易地掠过秋名所有的湖光之色。这里为文人墨客提供游览圣地,也成为那些一掷千金只为求清闲自在的强豪富商们修生养息的住区。秋名山庄,便是可以将这座城市尽收眼底的寸土寸金的所在,更是他们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记忆里永远的家。

烛火的亮光远不同于照明灯,在二十一世纪中期的今天很少再见过有人用蜡烛来提供照明,即便是普通的居民住户遇到停电之类的情况也不会选择前者,而是启用备用电源。换句话说,如果不是在特别的地方刻意使用蜡烛,烛火这样的东西按理说早就应该被绿能所淘汰,然而眼前的景象却完全不像是现实,蜡烛的长短粗细不一,颜色也各不相同,在萧子萱默默地注视下,他渐渐的在起居室的每一个角落都摆上了燃烧着色彩缤纷的烟火的烛台,而餐桌上则是放着三叉一座的白银烛台,上面则是整齐地摆放着清一色的白烛,照亮了餐桌上放好的纯白桌布。镶着白银纹理的硕大瓷盘相对放置,盘旁左右的银质刀叉在温润的明火下闪烁着暗淡的耀光。

萧子萱借着烛光看清了周围,虽然视线上还是存在着略微的模糊,但是已经并不影响她独自走到餐桌,就在她刚要准备像以往那样前往餐厅的时候,一只手面向上的手掌朝她伸过来:“我能有幸邀请你跟我一起共度晚餐吗?公主殿下。”身穿着梦阳校服的萧子轩单膝跪在地上,另一只手抚在胸前,他微微的抬起头,面带着隐约的微笑望着萧子萱,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回应。

然而情况并没有像萧子轩预料到的那样顺利,但这也没有任何关系,本来在他身边最难对付的就是萧子萱,但是他毅然地冒这样的险,他今天就是想让自己的家人得到开心,对哥哥来说,能和妹妹相伴一生是他生命中最浪漫的冒险。

然而他们久久地对视,不说一句话,也不用说什么,两人之间的神色摆明了一切。四周的烛光交织一起,形成了温润的光晕,光晕中的萧子萱弯下身子,长发散漫地垂下。

萧子轩勉强地笑了笑,“公...公...,小萱萱,快把手给我,我膝盖跪的有点疼。”

“就这么一会儿你就不行啦?说好世界上最盛大的庆生仪式呢?哥哥一点都不给力的说。”萧子萱一脸坏笑,就是想看看自己哥哥在自己面前能够尽出洋相,但是她还是双手将裙褶微微抬起,做出了算是比较正式的回应之礼,然后掌心朝上地伸过手去,不慌不忙。

即便在众多烛火的照耀下,昏暗的光线依旧不能让萧子萱看清周围的布置,在她的视线里的一切包括那个她印象中长相早已熟透于心的哥哥,现在都变得模糊不清,世界在她的眼里丧失了原有的轮廓。所以他才能够在这个特殊的时刻鼓足勇气,为她做一回晚宴的绅士伴侣。

萧子轩将她牵到餐桌旁,为她将座椅拉后。在这个时候按照正式的晚宴会餐上的礼仪,萧子轩应该坐在萧子萱的对面才是正确的做法,这样的做法既是产生距离的美感,同时也是表示绅士们对淑女们的尊重。而他只是拉开了对面的座椅,却没有坐下只是默默地站在她身边的不远处。

“好了,那就开始吧!”萧子萱摸起餐桌上的刀叉就开始猛不停地敲着餐桌的边缘。

“停停停!搞个毛线啊?你这哪里还有良好的淑女形象啊?”萧子轩完全被萧子萱吓得大禁失色。

“都这个时候,饭点早过了,我能不能不祷告就开餐啊,真主大人我想他大人有大量,不会怪罪可怜的小萱萱的说。好了,成人礼毕!哈哈!我......哥哥?”萧子萱的笑声戛然而止,她突然收敛了自己的姿态,接着笔直地伸出双手,在烛火下不住地闪着银光的刀叉朝向她的对面,她看不清周围只是以为他坐在那里,就像往常那样,脸上的笑容也一同以往。可这回和她想象的不太一样,她面对的是一把空旷的座椅,并没有人坐在那里。

这一切当然被身旁的萧子轩看着,他用左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默默地跪在地上,望着对着空气说话的妹妹,禁不住地流下眼泪。他真得是悲伤极了,他从妹妹住院的那天就开始感觉着孤独,每天回到家里看不到一个人。这个时候他才真正地发现原来这个房子这么大,空虚和寂寞不断地压榨着自己的存在。但是他还是时常地安慰自己,一切一定会好起来了的,就像他每次安慰萧子萱一样。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希望逐渐地离他远去,他才发觉自己只是在编织一个日益变大的谎言,直到现在他终于完成不了下一圈的编织,他累到了极点。

“哥哥?......你怎么了?”有点时间没有听见萧子轩动静的萧子萱感觉有点不对劲,微微蹙眉地望向周围,小心地试问着,不安和恐惧在她的心里突然升起。

“啊!”她被吓到了,就像一只炸了毛的小猫。一阵狂风猛地用力撞开了上锁的窗户,顷刻间所有被点亮的烛火被骤风熄灭,夜晚的漆黑以迅雷之势将转瞬即逝的光芒吞噬,随后黑暗悄无声息地向他们靠拢,包围,直至淹没。“别怕,别怕,有我呢!”他飞快地将她的后背完全抱住,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她的头发那么柔软,被摸头的时候也像只猫一样那么乖。

“恩,有哥哥在,我什么都不怕!即便什么都看不见,我保证!”她点了点头,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萧子轩愣住了,没再说什么只是紧紧地抱住她,就好像她是这个世界觊觎的宝物一般。

很多年过后,当她已经不再喜爱扮灰姑娘演过家家的时候,他终于愿意忘记所谓的尴尬和男子气概,向你伸出右手乞求一段浪漫的展开。你也会很愿意地把手搭过去。没有想象中的南瓜马车和玻璃鞋,但就是这样的他给了你足够满足的一切,家庭版的烛光晚宴原来就是满屋子的火烛和那个陪伴你度过漫漫长夜的人。这个道理,萧子轩在很多年后才逐渐地明白起来。

第七节 烛光和晚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