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节 神·古尔维格

  揽胜摆脱了身后黑影们的追击,那些不顾性命的亡命之徒全都成为了七星龙渊的剑下亡魂。萧子轩真真切切地把这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平常的情况下他肯定会认为这些都是女人吓唬他的把戏,但是现在他却能深刻体会到形势的严峻。着实厚实的揽胜的侧门上留下一个漆黑的伤口,洞痕的切口甚是细微,完全没有一点锯齿磨印。这一切全拜现在架在方向盘上那柄名为七星的宝刃所赐。

萧子轩从刚才脱险后就一直没和女人说过话,他总是想着合适开口的话题,但是话题那么多该从何说起,一时间他也没了主意,每每想说出的话最后都被咽了回去,萧子轩心里暗暗地气愤一到关键时刻就怯场的自己,因为坦白总是输给沉默。而就当他想好了一切,包括做好了质问的思想觉悟后,女人却抢了先。

“待会儿就到了站台,你从站台上下车,顺着站台楼梯走下去,一直走300米左右,然后右拐你就能看到家了。”

女人每次都这么说给萧子轩听,即便她自己也知道这句话已经说了很多次,萧子轩对此也是捶烂于胸。但是她还是很固执地把话说完才甘心,就好像是变相地问声晚安。女人说话的时候看着前方,不敢看着萧子轩,话里仿佛带着点心虚。

“......你不是答应了我今晚留下,陪我和爸爸一起吃晚饭吗?”萧子轩突然鼻子一酸,顿时心里长期积累的酸楚,终于开始慢慢一点一点地溢出。毕竟是女人出尔反尔,言而无信。

“这次情况真的是......”女人把语气尽力放到最轻,担心萧子轩弄情绪,她明白理亏的自己做出的解释不会有太多的说服力。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啊!骗子!从一开始就不该期待你能做到什么。刚才居然还要试图着再去信任你的我,真是个白痴!”萧子轩像是只炸了毛的小狮子,任性地打断了女人的解释。

女人看到萧子轩这样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想要继续解释。但是瞬间又停住了。在一段较长的沉默之后,她把右手轻轻地放在他的头上,脸上长久的笑容不再是自信满满,被泪水浸湿眼眶的萧子轩隔着泪光望着女人,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笑容。萧子轩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因为每读完一本就能学到不少优美而精炼的词汇,相较于同龄人他也算是个满腹经纶的人,但是现在不知道是悲哀的情绪扰乱了心神,女人脸上的笑容在他的心里却无以名状,没有任何绝词妙字能够形容那样的表情。

女人这次放弃了说话,她凝视他几秒,却好像一生般那样漫长,周围的暴雨照常地降落,狂风紧贴着在路上前行的车窗上,周围原本该被关闭的路灯也任凭自己忽闪,这些在现在对女人来说都毫无关系,因为外面的世界没有她要去关心的存在,她唯一牵挂的就在身边,这对女人来说就足够。

萧子轩一脸疑惑地盯着女人,心里盘算着回家之后该怎么向爸爸解释女人离开的原因,这样的情况毕竟不是第一次,他每次总是换着花样地在不经意之间做作,就是想套取女人的同情,希望她能够心软,这样的话就说不定可以挽留女人,那样的话萧子轩会觉得父亲肯定会很开心。

揽胜的马力早在不久之前就恢复到了正常的速度上,这里终究只是高架,并非能够供得起长度的高速,那辆在高空中暴走的路虎也终于像是走累了一般,渐渐地在高架上剩下的路途上漫步起来。想想也是,就算是头气吞山河的巨龙在环游世界后也会疲倦,在外面飞久了总有也会想念着龙巢的时候。而女人既不是龙也不是虎,完全没有前者足够的凶猛来应付外面世界的疯狂,但是她就是很倔强,倔强到一种病态的执念。

眼看着前方的中转站即将到达,突然间站台上所有的照明灯光全部在同一时刻被打开。就在萧子轩以为是处于关闭的供电系统重新恢复了工作的时候,他强烈地感觉到那些耀眼的并非是站台的灯,在站台的天台上好像站着什么,而那才是真正的发光源。在那四周的路灯都发出电路故障的声响,那种亮度已经完全超过正常的功率,仿佛随时都有钨丝烧坏灯泡爆炸的危险。萧子轩被搞得一头雾水,脖子僵硬地转向女人那边,他当时就愣住了,女人面无表情,眼神带着震惊盯着那团发光的不明物体,就好像在说“这绝对不可能”一样。揽胜在这股神圣的耀光前停下了步伐,它再也无法前进被死死地定在原处,那刺眼的光芒象征着不可抗拒。

“系好安全带!”女人冷不丁地发话,再次提起离合,油门瞬间开到最大。

揽胜马上又在女人的操控下撒开了脚,以最快的速度超过了站台,原来女人想的是直接突破。但是下一秒天地间骤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从那股光芒的身上散发出一种冰冷的蓝色光芒,那是绝对的光速,除了黑洞任何事物都不能逾越的存在。女人的车子在一眨眼的功夫就被笼罩在那道光芒之下,而蓝色之光却延伸到远处直至看不见的地方,那一刻他们身处的世界就像是被置换了。

被蓝光浸透身体的刹那,萧子轩好像重新感觉到那种压抑的紧张感,脸上和后背立马流出了冷汗,他带着恐惧朝向那团未知的光芒望去。

在那团亮到人无法直视的光芒下匍匐着一头伟岸的箭旗鱼,它身上披着漆黑的皮鳞宛如铁甲般坚硬,白色的鱼肚上镶嵌着无数琥珀色的宝石,修长的体魄和全身带着犀利的箭刺是它示敌最好的武器。它自己带着金属质感的鱼尾在身下的地面上打磨着,天台上传来的机械摩擦声经久不息。旗鱼每次从喉咙里发出刺耳的尖叫后,那如长剑般尖锐的旗箭上就会闪出金色的电光。

鱼背上隐约站着一个光芒四射的身影,那个身影全副武装,穿着的盔甲如同明镜一般,把原本就足够闪亮的光发射得更加强烈,在这个深蓝色的世界里就如同太阳的存在,照亮了世界的全部。带着面具的面容上,唯独那来自深海的眼睛极其显眼,仿佛这个全部都透着海蓝颜色的世界就是那双瞳目在现实世界上的投影。

北欧神话中的华纳神族,传说中拥有着无限魔力的女神,古尔维格!

萧子轩在他父亲给过的一本叫做《北欧神话》的科普文学中读过她的传说。现在她就在眼前,变成了现实。如同故事中,乘着深海里行速最快的箭旗鱼Traversing,手执一竿由世界树树枝打造的魔杖Oidipous,穿着珊瑚红的巫女服,戴着葱绿荇草编织的头环,身下竟然是鱼尾!

她本不该属于现实,仅仅只是存活在北欧神话的故事里。

揽胜陡然冲了上去,而Traversing并没有放过的打算,微微弯起的鱼鳍是攻击的前兆,女人似乎识破了箭旗鱼的意图,她的瞳孔里顿时燃起了幽冥色的火焰,那一刻揽胜的速度在一刻时间便改变了冲刺的方向。相互冲刺的双方在半空中交接出巨大的声响,火花四溅。萧子轩偷偷地回眸原处,刚刚揽胜停住地地方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凹坑,那是箭旗鱼冲击的威力,刚才若是揽胜没有及时躲闪,估计就是一刀两半的下场了,天晓得那条来自深海的箭旗鱼会有那么大的气力。你不能因为它是传说中的坐骑,能力就可变态到无法无天的地步啊,那道地面上被刺穿的痕迹简直就是犯规,那个古尔维格绝对是开挂了!

揽胜的车边上被划开了道浅痕,女人趁着缓冲的空间瞬间就把车头调了回去,在车前的不远处古尔维格眯着眼睛冲着车里的女人露出淡淡的微笑,仿佛是在挑衅一样。

萧子轩知道这个神的来历。她就是在北欧神话中挑起华纳神族和阿萨神族之间战火的主导。傲慢是她的天性,无穷无尽的魔力成为她骄傲的资本,而这足以令众神妒忌的资本就是因为那竿用世界树树枝制成的魔杖,在魔杖的顶头镶嵌着一颗硕大的深海珍珠,但没有人知道此等宝物的详细来历。神秘的背景所带来的巨大的优越感让古尔维格变得目中无人,她当然不会认同独眼的奥丁能够拥有手持同样拜世界树所赐的长枪,于是从此一场规模盛大,战斗激烈的众神之战就由此展开了。

但是这样的北欧神明怎么会和女人扯上关系,女人不过只是一个活在现实中,拥有着血肉之躯的人类,这两个完全不在一个位面上的存在怎么可能有什么过节?难不成女人......萧子轩只是朝女人望了望,不敢再想下去。

“看着我。”女人完全不在意对方的挑衅,她把萧子轩一把搂过,脸上还是那副经典式的笑容,那种笑容一度让萧子轩没什么感觉,而现在他总觉得女人变得无比的帅气,即便是在神的面前她也从来没有过胆怯,“我是你的母亲,我再说一遍,重要的事情要说两遍,我是你的母亲,一直都是。”

萧子轩在那一刻就变得不知所措,面对这样羞人的字眼,他本可以下意识地撇过脸去。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萧子轩仔细地观察着女人面部的轮廓,他才发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从他开始记事的那天开始。即便是作为喜爱年轻,说话还是那么幼稚的女人原来也会衰老,他在女人的鬓角上看出了年轮。

“下车吧!”女人好像下定了决心。

“下车?”萧子轩愣住了,“我们可以开车逃走,我觉得那个追不上我们,我们应该......”

“这里就是灵魂世界,就是在你所认知的世界观下的表世界,这里只有进来的入口,却没有出口,从一开始就没有。那些进到这里的人我在也不曾见到过,就好像在世界上蒸发了一样,真是十足的讽刺,明明这些只是传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会去相信呢!”女人推开了车门走到揽胜的另一端硬是把瑟瑟发抖的萧子轩拖拽出来,连同那把寒光闪闪的长剑。

“我会死吗?我们真的回不去了?”萧子轩不自禁地流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可他就是感到心中一阵巨大的悲伤,好像面临的并非是令人畏惧的神明,而是一种发自心底的自卑,那小小的手掌拧成了有力的拳头。

“别怕,我第一次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也想你现在这样害怕......但是害怕不能给你任何帮助,它只会僵硬你的思维和行动。本来......我不希望让你知道这些,可是你既然来了,那就可别错过了。毕竟对方是神,一般人一辈子都见不到一次呢!”

萧子轩紧紧依附在女人的身旁,他从来都没有觉得女人的身体有那么温暖,那柄寒光逼人的宝剑看起来那么可靠,手持着七星的女人有如泰山一般坚不可摧。此时天空中堆满了雨云,雨水大到连地面都下着雨,高架上原本可以浏览到的夜市风光变成了无尽的黑暗,除了雨的坠落和水波的泛起,萧子轩再也看不到别的东西。

“你居然胆敢挑战神的威严!”雨幕中古尔维格的声音在四周回荡着。

“我不过一个人类,哪里有亵渎神威的勇气?只不过想在这里借个道而已。”女人抬起头来。

“我知道你希望成为无辜的路人,但是那完全取决于你接下来的表现。在你的手里有一样东西,那是原本就出自神的手笔,不是你们这些凡人所能觊觎的圣物。”古尔维格收敛了笑意,深蓝的眼眸里燃烧着无名的鬼火。

“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可以,物归原主没关系。”女人淡淡地说,“去,把车子的后备箱打开,一个黑白纹理的盒子,上面有一块金色的......徽章”女人稍微停顿了一下,她冲着萧子轩笑了笑。

他走到后备箱门前,用力地抬起门,慢慢映入眼帘的是一只斑马色的盒子,好像瓷器一般精致。他小心翼翼地双手捧着盒底,那盒子的上方果真镶着一块徽章,金光闪闪煞是好看。

萧子轩把盒子交到女人的手里,女人单手抬着盒底,另一只手牵着萧子轩。而萧子轩奇怪地望着女人,他的手上出来一阵粗糙的金属质感。

女人看着古尔维格:“东西就在这儿。”

“既然如此,凡人,呈上来!。”

女人听了后低下头:“你总是讨厌我的不好,不愿意听信我的话,但我发誓我只是希望你能好起来,”女人摸了摸萧子轩的头小声地说,“从现在开始记住我说过的每一个字。不要离我太远也不能过近,一旦我说“闪”的时候,你就给我撒丫子跑起来,揽胜那边会接应你的,记住,不要回头,千万不要再回头!”

萧子轩有力地点了点头,把头埋进女人的怀里。

死亡灵书生
向点击过本人小说的所有读者道声抱歉,我居然拖更了,还是整整两天,书生在这里由衷地向大伙忏悔,书生会用接下来的实际行动来回报大家的捧场,书生拜谢!!!

第十二节 神·古尔维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