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节 灵魂的圣战

  那一刻,时间仿佛被冻结,暴雨中的每一滴雨点都停留在原处,离高架不远处的地方劈下的一道金光居然也停驻在空中,天空真得如同被生生地撕裂开来,四周围一片白昼。唯独那辆名为揽胜的猛虎保持着高速的运行,无数在它冲击下的雨珠都在瞬间散落在车窗上,化成水花。

萧子轩下意识地从梦中惊醒了,他回忆起刚刚梦到自己就在回家的路上,女人还是在抚着方向盘,凝视着前方的道路。而现在他忽然有点感到奇怪,全然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哪一个才是真实。

“怎么了?还没到家吗?”他下意识地疑问,总觉得汽车在他陷入睡梦里的时候并没前行,这条他曾经途径无数次的路现在在他眼里却显得出奇般得陌生。

“不要担心。我就在你身边,哪里也不去。”女人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往常自信的笑容,萧子轩感觉得到好像又有什么事情即将来临,但是这次绝不可能是女人要做的事,他从她的话里听出了恐惧。

是什么东西竟然让她如此谨慎?萧子轩并不知道女人的心思,也从来都不愿意听信女人的安抚。但是这一次他尝试着安慰自己,选择相信女人的判断。

突然间,高架上左右两旁的路灯开始了明晃晃地忽闪,暴雨根本没有收敛自己的狂傲,反而是变本加厉地挥霍着实力,车窗上接连不断的水流在暴风的挤压下形成了一张毫无缝隙的帘幕,即便女人已经将雨刷器的功率开到了最大,车里依旧无法看清前方的视野。而所幸的是这段高架的本身并没弯道,而是笔直的路径,只要能够稳住车头的方向盘,就能够继续保持着高速在空无一物的路道上。

“是供电变压器出了问题吗?”萧子轩面朝着女人。

“不,不是,出问题的并不是变压器。”女人还是凝视着车前仅有的车灯下的光路。

“那这些路灯是怎么了?刚刚还都好好得......”萧子轩望着闪乎不定的灯光,心里产生出莫名的惊悚,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过怎么都想不起来。

“就是因为那些路灯都有好好的开启着才是最要命的!该死!怎么偏偏这个时候......”

萧子轩顿时回想了先前的那段广播,顿时就惊住了,他恐惧地望着这一排的路灯,仿佛它们成为了周围最可怕的存在。是啊!萧子轩记起广播里曾提到过的,在半小时以后所有的高架都会处于关闭状态,可该死的是眼前左右两排的路灯还正常地亮了那么长的时间,从一开始禁止车辆行进的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关闭路灯系统。那么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子轩深深地感觉到后身一阵冰冷,耳边隐约见听到有人在发笑,声音似乎是来自窗外又好像就是从面前的音响里发出来的,那笑声冗长而又有些疯狂,包含着痛苦和愤怒,仿佛是洪荒巨龙的惊天巨吼,像是要把整个揽胜给吞噬。

就在他想询问女人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揽胜的车身发生了猛烈的震动。然而这却不是车子的内部出了问题,“前方,注意前方,啊啊啊啊啊~”萧子轩立即就发现了原因的所在,在揽胜前方的地面上渐渐浮现出数十个漆黑的如鬼魅般的黑影,黑影手持着各种闪着寒光的剑刃。他们数量众多就是想拦下这辆脱缰的揽胜,女人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加大了马力。

巨大的冲击力将群聚在那里的黑影一一撞到,马力全开的揽胜用几近暴走的姿态硬是在黑影的重重包围下杀出了一条血路。萧子轩借着余光从后视镜里看到车后的惨象,凡是阻挡在路虎面前的黑影都不能幸免地被撞成碎片,连同那些染有血光的剑刃一同残留在高架上。但是萧子轩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走了眼,那些黑色的残片正在从四面八方地聚集,身体的外形都要变得比原来庞大了几分。

笑声依旧在后面低吼着,刚才的笑声就是由这些鬼东西发出的,但是又好像不太像那最初的笑声。而萧子轩顾不了那么多了,这已经算是重大的交通事故了,在暴风雨下已经关闭的高架上揽胜一口气撞翻了数十人,这可绝对不是开玩笑的,这一点都不好笑!

“他们是什么东西!我们这在哪里!”萧子轩大叫起来,无限的恐惧正在攀上着他的心头。

“别说话,坐稳了。”女人果断地踩下了离合,原先挂在四档上的手柄在瞬间就挂到了最高的六档。六档?萧子轩惊奇地望着那个与常规换挡手柄不同的刻纹,在三档的正上方居然还写着一个清晰的数字,女人直接就把原本后置的手柄一下子往反方向全部推了过去,码表上的指针以肉眼可见的转速逼近了红色的危险区域。萧子轩这才意识到一件可怕的事实,这辆黑曜版的揽胜绝对不是厂家生产的成品。他猛地想起来刚才那么多次猛烈的撞击,这辆揽胜的表面却能没有留下一丝的伤痕。这辆表面看似是路虎的越野汽车绝对是被改造过的。但是会是谁呢?他缓缓地看着女人,顿时就觉得自己对女人的了解并没有像他所想的那样多,他以为他了解女人的全部,全部到了厌倦的程度,但是现在眼前的这个女人变得如此的陌生,仿佛来自一个遥远的世界。

突然车窗外传来敲击的声音,以为是雨滴的萧子轩下意识地回头,顿时硕大的黑影立刻便填满了他的眼瞳。那些个黑影不仅恢复了原样,竟然还追了上来。萧子轩看看了码表,随即感到一阵惊愕,指针早就超过了危险警线,沉没在了底部。那窗外的鬼物究竟是何等的速度,这根本就不科学!

“我们报警吧,我这就打110......”萧子轩顾不上女人的反映,他简直被刚刚的场景吓坏了,慌忙之中想起这样的事情应该有警察出面。

虽然在电视上看的警察都是最后才出现的对象,但是萧子轩相信女人的车技,这辆揽胜应该还能坚持一段时间。

“没用的,在这里手机是接收不到卫星信号的。里面的人联系不出去,外面的人也打不进来。这里......是与世隔绝的世界。”女人大力地转动起方向盘,揽胜的车身立即在狭窄的路道上飘逸了一小段,就是在这一小段的距离上,巨大的黑影被碾压在墙壁的钢铁护栏上,顿时深灰色的揽胜侧身旁摩擦出无数的火花,而那个巨大的黑影在高速的移动中顿时燃烧,但又随即在雨水的侵袭下浇成了灰烬。被烧红的壁栏上冒起淡淡的青烟。

“他们不会再来了吧?”受惊的萧子轩会想起刚才的画面心里一阵后怕,虽然他看到了满身是红色光火的黑影倒在了水洼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种疯狂的笑声仍然没有消失,在黑影遭受重创之后。那笑声变得更加癫狂,回荡在萧子轩的耳边。

他只觉得难受极了,痛苦地蜷缩成一团,双手紧紧地捂着耳朵,但是于事无补,那种笑声紧追不舍,好像将死之人耳边听到了来自地狱的呼唤:“给我~快给我~快点把东西还给我!”那笑声突然变得暴虐起来,完全没有了快意,只剩下了狂怒。

内心深处触动着,混乱的七彩色的火苗像是无数幽魂在晃动,仿佛地狱冥府里的冤魂,他们真正地在火焰里复活,在重生的喜悦中跳舞。而燃烧着的祭坛下到处是散发着恶臭的死尸,他们匍匐在地向着燃烧的火炬伸出干枯腐坏的双手,好像在乞求神明得到浴火重生的机会。

祭坛的中央正是圣火的所在地,双眼动开着黑色光芒的少年面朝星空,悬浮在熊熊的圣火之上,胸口的黑曜晶石分化成无数的粉末,以难以预计的速度围绕在少年的周围。巫师们在祭坛的周边跳着舞蹈,而祭坛上的年轻的少男少女们,逐渐被火焰吞噬,他们有的发出痛苦的尖叫倒在火海里,有的安宁地吟唱着圣歌等待着坐化,还有的冲向祭坛的边缘做绝望地呐喊......

这些景象仿佛真实的存在过,来自太古的洪荒之间,那些幽魂用着腾空而起的舞蹈向他述说着一段被掩埋的回忆......

而在下一秒萧子轩就又回到了现实中,女人正抚慰着他紧握的双手,左手单转着转盘,一瞬间刚才所有的压迫和晕眩又消失了,这个时候萧子轩才感觉到女人手掌的纤细和温度。以前女人总是对他说长问短,一副关心的样子却从来没有触及过他。原来女人也能这么温柔。

“不用害怕,也别太在意。那是‘心见’,你的灵魂正在觉醒,看来你的反应很强,真不知道是你的幸运,还是厄运呢?”女人把手顺着抚摸到萧子轩的额头,“我多么希望这一天永远都不回来,真没想到......该来的怎么都逃不过。”

那场梦萧子轩自己感觉似乎做了很久,好像梦里的他已经走完了一生。他慢慢地抬头,视野有点恍惚,但是他此时变得安心,因为之前的那段怪异的笑声已经消失不见了。随着他内心的平静,萧子轩顿时感觉得到眼中的世界变得异常的清晰,清晰到女人脸上隐隐的纹理,而听觉则更是分明,窗外的雨点滴答滴答地不住地落在每一个地方,他都能很快地感知到它的位置。他头一次感觉到雨的世界是那么得喧闹那么得单调,单调得让他的内心静如止水。连雨水的味道也没能逃过他的捕捉,车窗缝隙里透过的空气里混杂着泥土的气息。

整个人如同毛虫化茧,破茧成蝶,整个人乃至灵魂好像都真正地苏醒了过来。

“我这是怎了?我生病了吗?我要死了吗?”萧子轩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好像在说着临终遗言。

“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灵魂的世界,也是这个世界的真相。”

“世界......的真相?”

“嗯,但是你要记住,刚刚你所看到的你所听到的所有的东西都要永远地烂在肚子里,绝对不能对任何人说起,即便你说出也不会有相信你的话,他们只会认为你说的是谎言。”女人苦笑着:“其实活在这个真实的世界里并不开心,而且正相反得会很痛苦。所以我总是在来见你的路上迟到,总是在你需要我的时候缺席,就是希望你能够慢慢地讨厌我,远离我,这样你才不会被卷入我的事端。”

“但是......”女人真得喜欢笑,笑得还是那么自信,“这些该死的东西非要给我一个在儿子面前表现的机会,那我怎么可能放过!”

萧子轩不明白女人在说什么,女人应该也是被笑傻了吧,要不然现在她满口胡话?

揽胜保持着极限速度,220公里每小时,v10发动机转速表的指针再度进入了红色的区域。女人把油门压到了最低处,紧紧稳住方向盘正视前方,可是前方除了水晶般剔透的水花,什么都看不清,他们好像正在驶入漫边无际的青海。

“砰砰”的响声来自车窗,刚刚的黑影又回来了,这次的数量变得更多,体型变得更加庞大,他们用力地拍打着车门,力量大得能打破铜墙铁壁,即便是这辆经过强化的揽胜也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要把我的爱车敲成废铜烂铁?”女人的目光冰冷逼人,黑色的瞳孔好像燃起了青色的火焰。

她单手伸到后座上提过了一个外装精致的箱子。

现在这个时候提着箱子是要和那些黑影谈判了?萧子轩愣了一下,女人把手轻轻拂面在箱子的表层,她缓缓提手,箱子的表面发出了白昼一般的光芒,是剑,那是一把锋刃的利剑,琥珀色的刀鞘,既有宝石般精美又有着黑铁般的坚硬,剑的末端刮着剑坠,是块只有半边的玉石。萧子轩惊讶极了,他在父亲曾经给过的一本叫做《名剑的故事》的书中看到过,从古至今,无数的能工巧匠所造之剑都不会有剑坠,但有两种例外,一种是花剑,就是供人观赏却无法使用的宝剑,还有一种就是眼前的这把,那柄剑坠代表的是铸剑师的名誉,不论剑的本身好与不好,这把剑都已经赋予了创造者的灵气与精神,然而这样的兵刃在中国的古史中的记载并不多见,因为能造出此等品质的大师少之又少,见过这种宝刃光彩的人无不为之折服,后世之人便把此类的宝剑称为灵剑。

剑出剑鞘,三寸之内必见锋芒。

萧子轩呆了。什么情况?女人不就是个外资企业的员工吗?她就是一个陪着黑心老板走南闯北的小跟班啊!可眼下他却持着兵刃,脸上一副战意满满的样子,身上展现出一股从未见过的锐气,如长枪一般......就是因为她手里的那一把灵剑?

“七星-龙源,是春秋时期剑客伍子胥的佩剑,知道吗?”女人把长剑竖立靠在肩上,“这当然不是原物!原物早就成几段废铁了,这是他们用记忆金属铸成的,在故宫的地底暗房找到的。”

“哈?”萧子轩这下真觉得女人是疯了,“我听说伍子胥是个大夫,是个军事家,怎么成了剑客?”

“孩子啊,你真的觉得古人的佩剑只是用来给别人看得吗?除了彰显高贵就是用来杀敌,电视上的情节只用来唬人的,真正的兵刃哪有不见血的?”女人笑了笑。随即以飞快的速度改变了剑的位置,直刺进右侧的车门上。仅一刀鞘便贯穿了铝合金制成的车门,深深地陷在里面,一半的剑身没入了黑影的身体。女人立即转动方向盘,短距离的飘逸在高速下是绝对致命的,然而揽胜此时就像是活物,心领神会得在高速中滑行,贯穿黑影的剑鞘早就将目标拦腰斩断,冰冷的龙渊硬是在空气中留下青色的轨迹,整整拖出了几十米远的距离,血的腥味在风雨中蔓延开来,它的源头便是那柄露出半截的七星剑。黑影们根本没能意识到女人的恐怖,这一切的动作发生在片刻之间,那些人多势众的黑影一个个倒在了以220时速挥舞的剑刃上。鲜红的血液洒满了右侧的车窗,那柄利刃的锋芒离就在他面前的萧子轩,只有不到十公分的距离。

萧子轩在那一刻明白,至少这把灵剑是真的。而女人他却越来越觉得模糊。

第十一节 灵魂的圣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