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节 强者和弱者

  将妹妹萧子萱安静地抱回到床上,用白色的薄被给她盖上,他转过身去将一扇窗户打开着,秋日里午后的清风就这样顺着窗帘的卷动扑面而来,晌午一点钟是这座城市白昼里最为安静的时刻,也是阳光最显得柔和的时刻,偶尔会有几只鸟从窗外飞过,留下几声清脆的鸟鸣。萧子轩站在那里甚至都可以听得见远处短暂的汽笛声,这样安逸的环境和休闲的片刻宁静是最适合妹妹接受治疗的地方。在妹妹恢复视力之前,萧子轩依旧会天天来这里看望,为她守安。这是他每天最为开心的时光。

萧子轩每过一周就会向主治医生咨询一次自己妹妹的病情,并申请那天能够便于病人配合治疗的回家日,再过不了多久妹妹的视力就能恢复到可以回校的程度,但是在那之前,自己就必须坚持住这样的状态,虽然真得很累却能被一点点的幸福守候着。

回到梦阳的校园区,萧子轩刚刚好赶上了自己下午的第一节课程,也是他心甘情愿地进行的唯一的学校课程,那就是他的人生导师房睿主掌的国语课。在国家教育局安排的教育体制之下,高等考试的内容范畴及其问答形式日趋固定,而问答的方向以及内涵皆有着全新的标准,鉴于目前应试考试注重程度和深度的情况,二十世纪初的语文学术的相关学习逐渐不能够满足于高考的要求,越来越多的高校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和研新,中国文学终于在这场文化思想进化的潮流上得到了巨大的发展,文学精神风貌也焕然一新,而众多改革的高校当中,梦阳就是先驱者和开拓者,他们将过去式的应试性的语文课程更改为创新性的国语课。其内容既满足于高考的学术考试,同时更为重要的是中华文化认同感的重大回归。在这一点上梦阳中学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梦阳的上课铃声来自教学楼天台上的铜钟声,声音冗长且庄严,音色纯粹而儒雅,响铃的时间共计一分钟,每二十秒守铃的卫士就会敲响一次。那是一口巨大的铜钟,据梦阳校史上的记载,这口钟是在梦阳建立十周年的嘉年庆典上,由知名校友方舟先生赠送的,其钟身高丈二,重约9.6吨,相当于几辆的士的重量,据说在庆典的当天,梦阳高中的现氛围热闹非凡,可谓是空前盛事。光是为了将这口钟送到六层楼高的天台就花费了整整了三天两夜,庆典也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才从原计划好的一天庆典改为三天,那些梦阳校区里教授级别的老师们乐此不疲,运送铜钟的三天里他们都看了三天。庆典中那三届学生也过得很开心,因为原本短短二十四小时的非学习时间被延长了整整两倍。这件高台运钟的著名事件同样在那个时候引起社会巨大的反响,梦阳在社会众人心里标新立异的形象在那一历史性的时刻后潜移默化地萌芽起来。这从当时的人来说,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狂欢三天的梦阳高校校区里时刻传出欢闹的声音,就连到了深夜也是搞得灯火通明。除了标新立异这样的形容较为贴切外,世人眼里的梦阳转瞬之间变成了精神病院。

萧子轩就这样踏着铃声走进教室,而此刻教室里座无虚席除了他自己的那个空荡荡的位置,而坐在讲台前放置的椅子上的房睿正面带微笑地捧着一杯茶,让萧子轩错觉以为是那杯上午的还没喝完的茶水。

“那么,我就开始上课了。但是在那之前,我有一件不得不提的事情要做一下说明。”房睿老师还是带着微微的笑容,他放下茶杯端了端眼睛,“秋季选拔,每个班级都可以派两个二人小组去参加全校竞选的比赛,规则和去年一样,同样是在国语,外语,数理这三门学术上进行学术切磋,同时所有的参与者涉及到实力榜排名的同学可以借这个机会获取新赛季的名次,以上。还有什么别的问题吗?”

“房睿老师,还请示下,获取的实力榜名次除了证明的本身,还有别的福利吗?就比如萧子轩同学,他经常缺勤的现象可以归结为前者的原因吗?”一个和萧子轩身着相同男生校装,但右臂上带着写有“风纪委”的袖章。

“石磊同学,请不要把我的个人行为和学校赋予的个人荣耀混为一谈,你身为风纪委理当维护学园风纪的骄傲,没有任何调查就对其妄下定论是不是会有损梦阳风纪的形象呢?”坐在教室的西南角边上,靠着敞开的窗户口,萧子轩目不转睛地翻看着一本叫做《九州缥缈录》的小说,听到风纪委石磊的发言后发出的辩驳如影随形。

“我倒是没有调查,但是作为风纪委协会的副席,我认为我有资格向你询问一些有关你是否遵守风纪的事情,最直接的,你能说明上午十一点半就早退离开了学院区的正当理由吗?还有今天早上的数理课程你为什么要那样对待任课老师?为了保证所有和你同班的同学能在今后的课程不受由你导致的影响,我觉得你有必要给大伙一个交代。”石磊不慌不忙地说清每一个字,好像这一切都是他事先做好准备一样,既表现得大公无私,话语说得又合情合理,真是好手笔,问题都一针见血没得挑剔。

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萧子轩,等待着他的回答。换做是别的课程,这个时候萧子轩就会立刻走出教室,头也不回地去房睿的办公室吃茶去。但是现在他却不能,他答应过房睿,至少在他的课上会保证正常的状态。

“你不配......”萧子轩将缓缓合上的小说放在一旁,抬起自己的右手指向那个向他发起挑衅的人。

“什......什么?我不配?呵呵,这还真是个让人大跌眼镜的回答呢!萧子轩同学。我敬你是同窗才在老师面前让你三分,你以为以前你的那些违纪行为我都不知道吗?你的那些丑事要我一件一件的说出来吗!”石磊快速地反击起萧子轩的话语,仅仅这三个字就在瞬间让他饱尝一份似曾相识的愤怒。

石磊,校级风纪学会副主席,连任两级的他在全年级中都建立下了不少令人眼红的人脉,在他的指挥带领和风纪整顿下,两年之中有不少的任性学霸或是迷失浪子都在他的努力辅导和特别善导下都变成了遵守校纪弘扬校风的优良学子,这些重大的成功不仅仅给一些学校老师帮了大忙更是引起了上届隐退的学园长的关注。每次浪子回头的成功典例都成为每天校园新闻报的头条,石磊的名字一时间家喻户晓,很多人私下地称他为“引导者”。

但是这样的成功终会有尽头,自从萧子轩进入了石磊的视线后,可以说他的“引导者”的称号被彻底地终结。从一开始,石磊被要求去善导萧子轩回归正常高中生的生活轨迹上。而驯服一个人有的时候要比驯服一只牲畜要容易的多,因为人是会思考的动物,你不用像对待牲畜那样供吃供喝的麻烦,有时候一句理解深刻的规劝就可以将桀骜不驯的轻狂年少明白迷途知返的价值所在。当时石磊就是这样思考这件事情的,这对于已经在风纪规范上工作两年的他来说实在是驾轻就熟,所以他当时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然而当他真正与萧子轩接触后才发现一件该死的事实,那就是在他的印象中,萧子轩既不是物质性的家畜也不是可教化的人类,从那天他们第一次说过的话里,他就发觉萧子轩是绝对的恶魔,因为他见识到了地狱的模样。

周六的下午,学生散去后,教室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夕阳西下,黄昏的红晕染红了教室的桌椅,石磊与萧子轩面对面地坐着。

“你可以服从我吗?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东西,不论是什么与能让你从良价值相等的存在。”石磊一字不拉地说完他的话,静静地看着萧子轩的反映。

“如果我不服从你,你就会视我为敌,尽可能地在梦阳学院区里阻挠我的任何发展,是吗?”萧子轩一动不动,只是也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残阳。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那么你这下知道了所谓的引导者手段吧,我既可以引导你走活下去的路,也可以引导你走向灭亡。Liveordie?Makeyourchoice。”石磊将后背靠在椅身上,仿佛他已经看到了结局。

就在他以为萧子轩处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中,之后只要他加以恩情,用施援者的口吻来诱导萧子轩进入他思想的安全伞,这是心理学上的警示效应,越是对一个人暗示某个信息,那个人就会越是纠结于那个存在。就这样让萧子轩一步步在不知不觉中踏入自己部好的局,就这样像往常那样结束今天这件轻松的委托吧。石磊就这样想着,目不转睛地看着萧子轩,等待看着他精心布局的成果。

残阳之后,夜幕从北方的天际降临,在萧子轩的注视下,埋葬了最后一点微弱的阳光,大地上的建筑群被它覆盖。

“You’rethebutcher,oryou’rethecattle.我想我应该谢谢你,我刚刚正在为今晚的工作发愁。”萧子轩冲着石磊微微点头,以表示他那微不足道的感激之情。

话音刚落,石磊那只附在椅上的手不住地发抖,并不是他害怕萧子轩的反应,倒不如说是他因为萧子轩的反应感到兴奋,“希望我没有听错,萧子轩,你真的是没让我失望,从你说的第一句话,我就明白你和我一样,我们合作怎么样?用你的实力,和我的手段,想在梦阳园区获得新的名望简直易如反掌,强强联合只会让我们更强,你觉得怎么样?”石磊越说越激动,话语也渐渐地变快了,话语和语气里无不彰显他的勃勃野心,现任的风纪工作已经满足不了他的精神欲望的需求。

“为什么选择我做你的搭档?”萧子轩不动声色地回应道。

“因为你是强者,学术实力不用说,刷新梦阳校史记录的人屈指可数,而你却是那些人当中现存的唯一能够看清和胆敢正视这个世界规则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够得上我的要求。来吧,扬名立万的机会到了。”石磊笔直地伸出自己的右手。

“我的答复不会改变,因为我认为你弱,所以我可以不回答你的质问,因为我认为你弱,所以我可以手握让你眼红的那些个所谓的特权,因为我认为你弱,所以我可以才会拥有你所没有的一些东西。因为我认为你弱,所以你不配。”萧子轩侧目看着气急败坏的石磊,不慌不忙地说出自己的“正当理由”。

“你!你......”石磊深呼吸,平缓了自己的情绪,“好,但是人外有人,我不配评价你的行为,那是因为你还没有碰到可以阻挡你的南墙,不知道你还能承受多久呢?”石磊索性放弃原来的目的,直接逼近萧子轩的最后防线,他萧子轩也许真是是上帝眷顾的幸运儿,让他可以任性于偌大的梦阳园区每一个角落。但是这个世界这么大,到处都有数不清的强者,梦阳和世界相比就显得太渺小,不值一提。今天石磊不能制服他,也少不了叫萧子轩在未来磕磕撞撞,直到一面撞不到的南墙。

萧子轩听完就笑了,他笑出了声然后自主地站了起来,神色坚定地望向坐在讲台上沉默观战已久的房睿,“老师,您介意我替您为所有上这节国语课的同学献上答案呢?您不是已经写好本课的标题了吗?”他指向黑板上留有的粉笔字:强者和弱者。

房睿老师耸了耸肩膀:“那就劳驾萧同学为在座的同学们解答一下。”

话落,萧子轩慢慢地走向讲台,如同走向属于他的真实舞台。

第四节 强者和弱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