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回忆——利益

  “墨宝你听我说,我真的对那个叫古董的家伙没有一点意思……我真的没有出轨……”南宫墨看着她急于雄辩而引得发红的小脸,再看看她那低沉的小脸下一秒就愈要连下暴雨,很及时地一把把摇摇欲哭的她揽在了怀里。

墨染的眼眸下,一阵自责一略而过,虽没有逗留,却深埋在了心底。

这个女朋友还真是傻,羽恬静那么一席恐吓的话她还真就真信以为真了?

第一,他们还没有结婚,所以根本就没有出轨这一码事;

其次,那是她认为的出轨,为什么在乎这个一个陌路人的看法与谴责?

陌路人、家族产业、无厘世交、利益婚姻。呵……这就是他南宫墨一生的悲剧,一直套脱不开的现实束缚。但是,无论怎样,他一定会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守住她,因为……她是他的命。他不想拿自己的心脏来换一堆堆透着腐气的钞票,就像任何人一样。

“我相信你。没必要在乎那些人的眼光,你是为自己而活,不是为别人的眼光而活。其实这个世界上,只要有我,还有你父亲相信你,就足够了。”

只要有我,还有你父亲相信你,就足够了……如此南宫墨式任性霸道的话,这种时候这种场合说出来这种话,却有点涩涩的味道……就好像心中的那块空地,瞬然就被人挖出了一个大洞,还没来得及空虚自责,他就用石头填补上了那个心穴……突然的踏实感和更强烈的自信,还有那一味地包容,却总扰得她有些不舒服……

仔细想想,那应该是一种误认为被敷衍的感觉吧……毕竟敷衍,是比争吵和冷漠更叫人绝望的态度。她很幸运,南宫墨不是那样的人……但是,这件事在他心里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过去了?沈溯菡不信,别看他这时候超级无敌大帅暖男一个,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变脸了。学长大人是什么人啊?人面兽心!表里不一!指不定哪天兴致来了,就拿这些事来压她……连反抗的权力都没有……那样的人生才叫一个苦啊!

算了……人生自古谁无死,早死晚死都得死……还是自己自觉点招了吧。毕竟一直压在自己心上也不好受,再说……那个突然冒出来的未婚妻……

一想到羽恬静那张巧媚的脸和高挑性感的身材,沈溯菡原本连气都不敢出的肚子里那团嫉妒的火突然就莫名的燃起来了,更可恶的是这个女人竟然还口口声声说是墨宝的未婚妻!拱白菜也要分个先来后到吧!这白菜已经被我给供到手了!好像有什么不对……总之!这白菜是我的!

南宫墨看她发愣,浅笑着摇了摇头,转身交代了几句话,又躺回了病床上,安稳地把坐在正中央的沈溯菡往边上挤了挤,正准备同剩下的几人继续商量一下怎么应付他这突如其来的“未婚妻”的对策。

不巧,沈溯菡此时乱七八糟地想了一大堆关于情敌的话题,正惹得肚子里的火没地发……南宫墨往床上一躺,沈溯菡脑海里就自觉脑补出了他同那个羽恬静新婚之夜同眠共枕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完全忽略了后果……

“好你个南宫墨!在外面都有未婚妻了!看老娘不…弄…死……”一旁刚刚无畏地发了癫的小猫咪突然间就安分了下来,看着南宫墨那张依然俊俏得如诗画一般的脸,此时显得特别懒散放松,露出不经意地释放感,逆着窗外清晨阳光,染成紫色的发丝隔过阳光,发出一阵淡淡的香味。如此一副美男图,看上几秒就想要流鼻血。沈溯菡脑子一片空白,傻愣了半天,最终也就挤出来四个大字——我、死、定、了。

“弄死谁?接着说啊。”南宫墨带着些许嘲讽的语气坐看这个刚刚还要主动认错的小女生现在又以“老娘”的身份对着自己吼来吼去。

又是“未婚妻”……

肯定是又想起羽恬静了吧?也对……吃醋的女人什么干不出来?想到这,又看了一眼红着一张脸正在专注于悄悄往被窝里钻的沈溯菡,气宇不凡的脸孔又轻笑了起来,虽然被人吼了一次,心里的却有些窝火,但是她生气的样子,一只发飙的小妖精满脸通红的模样,真的很可爱,让人根本对她根本就发不出火来……

“我…我们……还…还是都给对方一个解释吧……”毕竟好像他欠自己的解释比自己欠他的要多得多,不搞清楚也就太亏了……

“你要什么解释?”南宫墨已经将她的那点小心思尽收眼底,很随意地托着她的腰部把她一下子从被窝里抱出来,一把搂住了她,又一把把她的小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前。沈溯菡脸上火辣辣的同时感到胸口一阵凉意,才发现了之前被他弄掉纽扣的衣服自己一直穿在身上……

然后……南宫墨这色狼发现了的都一直没提醒她吗?这么多人在这呢……丢死人了……

“别抱着我……这么多人在呢……”沈溯菡用力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可无奈自己还是个娇小的女生,力气怎么也比不上眸中这个一打五还都绰绰有余的大boss。他的臂膀只要稍一用力,她还是会落入他的怀里挣脱不出来,就像粘在蜘蛛网上的一只小苍蝇一样……

沈溯菡算是看清了,什么叫鬼面书生?什么叫深藏不露?那被矫洁的白衬衫覆盖的,看似消瘦的身躯,哪是他们所想像的那样不堪一击?那线条分明的人鱼线用在她身上,就跟以前老妈拿擀面杖和面一样……

“口水。”南宫墨在一旁嘲笑似的提醒道。

“啊?哦……抱歉……”沈溯菡窘迫地擦了擦在自己胡思乱想中悄悄流出来的口水——可惜那样美好的身材,那样标致的男人,背后却长了一条永远也抹不去的疤痕……全都怪她……

南宫墨看着沈溯菡一点一点神色微妙的变化。收神,想了想,扭过头来对眼前坐在四周的人,道:“你们,去通知学校帮我请病假。你还愿意留下来陪着我吗?”

“啊?当然愿意!”沈溯菡又一次回过神来,愣了半天才知道眼前这个英俊得很过分的男人在问自己话。心里暗道,怎么只要和他靠得近一些,脑袋总会想起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好像脑袋一点也不肯安分下来似的……

再说……这次住院又是因为她,不留下来,跟自己的良心也过不去……

“那帮她也请个假。”南宫墨眼都没移开。定在了沈溯菡的眼睛上,猫魅的眼睛,良久对视……

“要不要跟阿姨说一声,要是她知道我们知情不报……也别再瞒着阿姨了,迟到的担心更恐怖。”云隐建议道。

“嗯。”南宫墨此时不愿说话,沉闷了一声当做回应,用一种极为傲世的声音回了话。现在脑袋真的不愿分神,被迷住了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

不知为何,脑袋有点胀胀的,还有些许的晕眩。

“那好。”云隐和其他人相视一眼,都尴尬地笑了笑——南宫墨这小子谈恋爱之后还真变了不少,总的来说就四个字——重色轻友。

不过,这也真是他们想看到的,毕竟他会幸福的。

四人明知再呆下去既无趣又会被当做不识时务,匆匆告别,也就都灰溜溜地推门走了。

一时间,房里突然间静了下来,一时间少了几个人的存在,这间病房,显得是那么的私密、温馨。

又是仅剩下来他们两个,好像其他人都是过客,来了走…走了又来……如同一阵风,你总喜欢去追逐风和太阳,可是,嫣然回首间,你才会发现,那些愿意陪在你身边的,都是愿意为你而陨落的星星。因为你太笨,入不进天空,所以他们愿意悄悄地坠落到你身边,只因为你是你,他爱的那个她……

孤男寡女……嗯……想到哪里去了!

沈溯菡揉着自己的小太阳穴,迫使自己不准再往下想了……

“你想要什么解释?”

南宫墨放开她,正了正身子,一脸严肃的样子让人心里踏实了许多,也让沈溯菡不再那么害羞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阵的酸楚——她明的感觉到,这个羽恬静绝非一般来头……刚才她那么耀武扬威的一个“未婚妻”一个“未婚夫”的叫,她不相信像他这么敏锐的人看不出来她脸上直直白白表达出来的醋意……既然发现了,他却没有说什么……既没安慰她也没制止那个羽恬静的胡言乱语……他那么傲世无双的人既然会纵容一个女人当着自己女朋友的面来这样耀武扬威?

虽然她很相信他,真的是比任何一个人都更加相信他,但是……是她愚昧吗?除了默认,她真的想不出来任何一个稍微合理一点点的解释……

“墨宝…你都有未婚妻了……我是不是应该离开?我很自私的……我不想跟另一个人共享你……”

“……”南宫墨沉默了,更确切的说是愣住了。他知道她一定会问自己这件事,但真要这么可怜地说出来,心里还是心疼她……

可他能做什么呢?这就是命,可是她的话……明的就是在自己的心脏上毫无疏漏地插了一把刀子。

离开……自私……让自己的女朋友走掉,不管不问……那自己算什么男人?

“咚!”突然传来一阵闷响,沈溯菡只觉得大病床猛地震了一下,等她反应过来,才意识到自己的两个手腕都被他死死地抓住,按在了床上,动弹不得……而他,正怒目圆睁地盯着她,这回真的生气了……沈溯菡知道无论她怎么挣扎,都肯定挣脱不了,所以也没做多少无谓的抵抗。只是她对南宫墨的反常很奇怪,好像被点着了火药桶似的……

现在的他因为生气而胀得脸都有些发红……这是沈溯菡见到过他脸上唯一一次出现的第二种颜色,可惜不是害羞……而是愤怒,很愤怒的那种!一双眸子瞪得怒目圆睁,两片唇瓣紧紧地抿着,一副欠我万钱的样子……

“墨宝……你…你放开我……”沈溯菡在一边有气无力地恳求着他,关键是他靠得那么近,呼出的气直接洒在她的脸上,反倒让她喘不过气来……

“疼?你还知道疼?”南宫墨因为气愤和自责而沉闷得发抖的声音实属吓了沈溯菡一大跳。

“我…我干了些什么吗?”

“你?”南宫墨按住他的手抓得愈来愈紧,沈溯菡真的被抓疼了。

“我不准你走!永远!”

……

说完,一记极具战略性的唇重重得压在了沈溯菡的嘴巴上——这次没有温柔的芳香,只有气愤的硝烟,像一记火焰,迅速蔓延,烧毁了一座森林……

你可知道,我真的不能失去你……

你是我现在唯一的希望!

你是我现在唯一拥有的东西,唯一拥有的幸福!

第五十九章 回忆——利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