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回忆——伤痕

  “这里的景色很不错,你觉得呢?”南宫墨坐在她手边的轮椅上,眼睛飞速地巡视着这座大花园——不得不说,百洲市虽然是个小城市,经济不是很发达,开发商不是很广泛,但是这里的环境真是好得没话说,光是抬头仰望医院里这满目的蓝天、白云,瞳孔都被渲染了半边。

已忘了是何时曾见过这洁净的天空,只是莫名的感觉那段日子,已经离自己很遥远,非常非常遥远……远到哪怕是再深刻的回忆,也都只能用模糊灰白的影像来弥补心中的那一份空缺。

越大的城,越小的蓝天;越小的城,越多的自然。

俯下目光,才察觉到眼前绚丽醒目的姿色——花园里种下的花五颜六色,绚丽多彩,一处不空地填满了好几个大花坛。花的种类都是那种不会引起花粉症过敏的花。

南宫墨从没研究过花那繁多的种类,甚至连沈淑菡最近强行塞进他家的花也不认识几种,但是他却在心里莫名地感觉到,眼前的这些景色,这一草一木,蓝天白云,给他的刺激却是那么地重,也是那么地熟悉,可即使是很努力地去想,也终究是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样的熟悉感。

“啊?哦!是啊……对,很不错……”沈淑菡半犹豫着走到他跟前,踮起脚丫,对着花园外医院敞开的大门无助地望了望,可是望了半天也没望出什么来。沈淑菡只好回了神,接着小嘴一撇,耳朵顿时就耷拉了下来,转头瞟向正等待着的他,脸上一副“一切全都是你害的”的样子,幽怨的小眼神放肆地照射着他,刹那间却让他怦然心动。

无需太多的华丽词藻来修饰,她在那里站着,映在他眼中,就已是一道独特的风景!桃花浮蕊,飘飘白衣,唯有你依然如旧。

恍然间,他终于想起那浓厚的熟悉感究竟是怎么回事了,是她,都是她!如同眼前的美景一般,她的一颦一笑,总能带给他的心灵无限巨大的冲击感。以前,这里是一片枯地,有了这些花草树木,才会变得这般绚丽多彩;以前,他的心就是一片枯地,有了她向来无私的浇灌,才会变得这般愈加鲜红。

“怎么了?”南宫墨轻轻摇动轮椅驶向她,抓住她的小爪子,轻轻一拉,就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跟前,大魔爪再轻轻一摁,她的小屁屁就华丽丽地黏在了他的大腿上。沈淑菡知趣地没有反抗,就凭他一个打十个都不说一个“累”字的功底,再加上她连一只小蟑螂都斗不过的勇气,都提前决定了无论她怎么反抗都无济于事的结果。

再说了,她前几天才刚见识过他打架时的样子,她还没有傻到想在医院里度过自己的大半生。

“没什么……你这人怎么就这么不害臊啊?有这么多人呢……”沈淑菡挤出小爪子来,指了指旁边熙熙攘攘来散步看风景的病人。

“不用管他们。”南宫墨轻笑道。

沈淑菡头上顿时出现了五个雷轰顶的奇观。此时,淑菡悄悄在心底呐喊:苍天啊!赶紧派个人来收了这妖孽吧!

“我要向你解释一点事。”

“什么事?”

“古董。”

南宫墨的身体突然间征住,过了好一阵子,才渐渐松开了环抱着她的双臂。而沈淑菡却没有多大的行动,只是轻轻地向她的膝盖挪了挪,并没有要躲开他的意思,这不禁叫他心头大悦。

“我带着古董来百洲市……是因为那次小巷里的事……你已经知道了……”沈淑一边目光躲闪,一边支支吾吾地交代道,可是接下来的话,虽然她已经熟知深知,却还是无法轻易接受这个事实。“你可能不明白,我是有多么想要找到那个……救过我的人,但是你要知道,我为了找……那个人,已经付出很多很多了。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做这么多,也只是为了想找到那个人,然后诚恳地跟他说一声……‘谢谢’。”

这些话换来了南宫墨一阵的沉默,沈淑菡缓了缓情绪,紧接着低下头,额头间长长的秀发遮住了雪亮的眼睛。

“你说我笨不笨?你不用说我也知道,我很笨……已经笨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了。你说我把古董带到百洲市来之前有那么多的时间,我怎么就没有想到问问他到底是不是救我的那个人?到小巷子里的时候,他都已经说了自己不认识那个地方,可我就是不相信。如果我在之前问一下他,如果在他否认的时候我就立刻离开,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你也不会……”

沈淑菡把头埋在他的臂弯里,整个身子蜷缩在他的胸前,轻轻地哭了起来,南宫墨默默地拿手把她散乱的边发别在耳间,露出一张清秀迷人的脸庞,可惜的是她的眸边已被染红。

“你不是笨,你只是太善良。而且在我眼中,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南宫墨侃侃而谈,沈淑菡张开紧闭着的双眼,幽惑地望着他静如止水般的脸。

“假设我和你都没有经历过这一切,那我们现在应该在干嘛?我想,我会坐在小沙发里,抱着你,静静地看着你栽培的那些花花草草。然而现在,我们就是这么做的,不是吗?”

“这不一样……”沈淑菡哑着嗓子说。

“对我来说,不就是场景换了换吗?只要人还是一样,那就是我能想到的最大的幸福,你就是我的幸福,只要有你,我就会幸福,懂了吗?”

沈淑菡沉沉地点了点头,接着他骨感的手指落在她吹弹可破的小脸蛋上,摩挲着擦拭了她所有的眼泪。

“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能再哭了,你都是我的了,你的眼泪自然也是我的,你可不能把它们随便乱丢。”

沈淑菡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只得能一个劲地点头。南宫墨轻轻地把她的脑袋抱到自己的脖间,用力地蹭着她娇小的额头,继续道:“而且,菡菡,当我知道你肯为了找我而付出这么多沉重的代价的时候……其实我还蛮高兴的。”

“从第一次见面,你就已经知道了我就是当年在小巷子里被你救下的那个小女孩,是吗?”沈淑菡问他。

“是。”

“那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一开始不跟我说?”沈淑菡微微有些捉急了。

“因为……你会内疚,菡菡,你会哭,你会永远对我有一丝愧疚的念头。这不是真正的你,我不想连你也要带着假面面向我,真的不想。可是,我最终还是没有瞒过你这个秘密。”南宫墨深重道。

沈淑菡举眸,深情款款地望向他闪亮的眼睛,小爪子却不老实地向他背后探去,静悄悄地掀起他的衣角,却还是被触觉敏锐的他发现了。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蹙眉。她却对他笑,是那种纯净中包含着些许小邪恶的笑,就像是一个还未懂事的小女孩,伸手向她的爸爸要钱买糖果吃。

“我想要摸一下,求求你了,就摸一小下。”她天真无邪地向他恳求道。南宫墨没有应答,只是渐渐把全身绷紧的肌肉都放松弛了下来,沈淑菡知道,这就是默许了,于是,邪恶的小爪子又开始行动起来。

带着些小温热的小爪子伸向他冰冷的后背,一点一丝地,像是在走慢动作的小碎步。最后,小爪子的指尖终于抚摸到了那道鲜明的伤疤。伴随着感官系统把信息从自己的大脑反射回去,沈淑菡那不堪一击的眼泪,也又一次地被引爆了。

这是伤疤吗?这是那次他为了救她而留下的伤疤吗?不……不可能!这种伤怎么可以出现在他的身上?这种伤疤怎么可以出现在人类的身上?她无法想象出他那时所经历的痛苦,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又是因为她,又是因为她!他上辈子到底欠了自己什么啊?要他今生这样来补偿?不管是什么,不管是什么!她都只要他好,不要他伤心、难过、痛苦……

“你看你还是那么不听话,怎么又哭了?刚给你交代完没记住啊?如果知道你会这样,我就不让你摸了。”南宫墨强行霸道地把她的小爪子从自己背后抽了出来,伸手去托住她变得僵硬苍白的脸。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我忍不住……对不起……对不起……”沈淑菡语无伦次道,颤抖的脸上只有泪珠在大把大把地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南宫墨揪心地看着自己的一双已经被泪水浸湿了的手,心中不禁懊悔。

“别哭了,菡菡!别哭了!”南宫墨朝她吼着,可沈淑菡就像是丢了魂似的,一动也不动,目光呆滞,唯有眼泪还在源源不断地落。

没有办法,霸气学长只好使出他的看家本领——强吻!

捧住她的脑袋,闭上眼,吻下去时毫无犹豫,只有霸道,果断;只有细腻,柔滑;只有她的柔软,和他的刚强。

霎时间,也不知是否是南宫墨那一记深吻起到了作用,沈淑菡娇小的身躯猛然一震,终于回了神,也刹住了落泪的节奏。很明显,她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于是她也静静地闭上双眼,很配合地吻他,两个人在一起缠绵了许久,最后才很自然地分开。

南宫墨盯着她,死死地盯着她,盯得她有些害怕。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刚才到底是怎么了……”沈淑菡低下头,一脸愧疚地面着他。

“没关系,我原谅你。”南宫墨终于把视线放得极为柔软,这使沈淑菡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沈淑菡躺下,头深深地倚着他的胸,手指轻轻地揉着他那即使是隔着一层布料,抚摸起来仍旧是那么触目惊心的伤痕,沙哑着嗓子心疼道:“还疼么?”

南宫墨微微摇了一下头,握起她那只抚摸自己伤痕的手,用力地放到心口上。

“那个伤口无论有多深,也只能痛上那么一时,现在早已不会再痛了。可是这里,我的心,这才是你伤我最重的地方。你的每一次歉疚,每一次伤心,每一次落泪,都如同把我的心千刀万剐。所以,为了我,为了我的爱,不要再让我心痛了。我不会要求你不准再伤心难过,但是你要学会坚强。答应我,好吗?”

沈淑菡呆呆地凝视着他,为什么这个深爱着她和被她深爱着的男人,他身上的每一个优点,每一个缺点,都可以让她爱到无法自拔。

她坚定地点头:“嗯,我答应你。”

“说话算数。”

“我哪敢骗你啊!”

两个人相视而笑,暖抱在一起,看着这必定会经历狂风骤雨的大好美景。

“我答应你,我的每一次歉疚,每一次伤心,每一次落泪,都会是因你而起,也只会是因你而起。”

“还有,谢谢你,鬼大人。”

第六十三章 回忆——伤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