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回忆——可惜

  “墨宝……你松开我……”真是一言不合就kiss,学长大人,我看您以前不是不想谈恋爱,而是熟悉你的女生都被你这人面兽心吓跑了吧……

上面的人没有做出任何松动,反倒是更用力地拿嘴唇堵住了她的话,让她连残残断断的只言片语都说不出来了。

沈溯菡不知他究竟是怎么回事……自己又说错什么了吗?真是头痛……不过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顾虑到这些——他真的把她弄疼了,手腕上的酸痛和一道道被掐得发紫的痕迹……他为什么要用这么大的力气?他明知道,就算不困住自己,自己也不会跑的。

沈溯菡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是南宫墨死死地捏着它,似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可是紧闭着的双眼却证明了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反抗,就像凶猛的老虎丝毫不会在意嘴里那只稚嫩的小猫咪会反抗一般……她想要动一下都难如登天。

沈溯菡开始有点后悔自己小时候既挑食又不爱运动,要是再长高那么一点点,要是有那么一点点肌肉,也不至于现在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意识到想要把手抽出来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而且还会白费力气,沈溯菡就开始用身体扑腾,两条小短腿上上下下乱蹬一气,时不时还会顶到他的小腹。被惹得不耐烦的南宫墨睁开了眼睛,脸上一片乌云密布,额头上几条分明的皱纹线。

反抗得正起劲的沈溯菡见到他离得自己这么近的脸,愣了半晌,再一次无条件地拜倒在了他倾国倾城的脸上——哇……连生气都这么有型啊!自己还反抗什么?白捡美男,这可是比中万元彩票的概率还要小啊……

沈溯菡小天使:沈溯菡,你可是21世纪新型女性,怎可以像那些女人一样拜倒在区区男人的美色之下?鼓起勇气,踹开这个变态!

沈溯菡小恶魔:沈溯菡你疯了吗?这么完完整整一个如假包换的高富帅,看得上你!这是何等的幸运啊!你肯定是攒了十几辈子的姻缘,上帝才会把他赐予你啊!如今只要让他把生米煮成熟饭,管他来上几十个羽恬静,统统都要闪一边去!让她们知道!什么叫做奉子成婚!

沈溯菡残存的矜持:有道理!

沈溯菡残存的矜持:天使,你怎么看?

沈溯菡小天使:依我看……他也是为了救你才变成这样的,反正你还是得报答他,不如就依了他吧!以身相许也不错……

末了,在自己内心里面做了一次激烈的、复杂的、严谨的、毫无用处的争论之后,本着“反正我从了他理性感性都对我有莫大的好处”的革命主义精神,沈溯菡很自觉地停止了反抗。脑袋正在飞速地关机重启中。

被她折腾得都有些累了的南宫墨也逐渐地清醒了起来,意识到自己刚才是有多么的失态,开始缓缓地放开她的手腕,却没有放开嘴唇,给了她一个机会,任由她去,或留。

“啊呜!”大脑重启完毕的沈溯菡抬手一把抱住了南宫墨的脑袋,疑惑之余的南宫墨看着这个又想发癫的沈溯菡。

又梦游?

可视线聚焦之后看到沈溯菡用餐一般的样子,南宫墨突然有了那么一丝自己真的要被这只小猫吃掉的感觉……

果不其然,他真的被“吃”了……

沈溯菡闭着眼想要吻他的唇,可是这哪是吻?根本就是活生生地咬!嘴里锋利的猫牙不知轻重地扎进他的嘴唇里,狠狠地一用力,两个人两道口腔里立刻就有一股血腥味迅速地蔓延开来……

“墨宝,我流鼻血了吗?”沈溯菡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南宫墨,水汪汪的眼睛叫忍着痛的南宫墨发不出脾气来。毕竟最先失态的是自己……

“没有。”

“那怎么有血的味道?”沈溯菡还是没有注意到南宫墨的脸色开始变得越来越难看。

“如果我没估量错,现在你的猫牙应该已经扎进我的嘴唇有五到七毫米了。你还想继续咬下去?太饿了想吃人肉吗??”南宫墨强忍着痛,一双好看的眉头蹙起,含糊不清的嗓音哭笑不得地对她说。

先不说你有多笨,你这样是真的想要吃了我吗?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沈溯菡反弹似的向后挪挪身子,脸颊红得如同四月的十里桃花——主动吃人豆腐还硬生生地把他的嘴唇咬破就已经足够悲催了,那后来居上的一句话更是往她伤口上撒盐。

墨宝,我决定封你为年度最佳补刀手!

“菡菡……”南宫墨眼睛里一丝狐媚的寒风闪过,附衬着他微勾的唇,竟有一道楚楚可怜的话刺进了沈溯菡的耳膜里。

“菡菡,没想到你饿急了都可以忍心吃掉的你夫君,以后为夫都要提心吊胆地和你在一起了。看来今后就算山穷水尽也一定不能让你饿着了……”

听罢,沈溯菡憋在喉咙里的一口老血差一点没吐到面前这正专注于装可怜的美男脸上。

说好的高冷学长霸道总裁呢?

后知后觉,她真的是失算,没想到南宫墨的那个脸皮,就像秦始皇的万里长城——又厚又长啊!此时,她可以自信地向全世界宣告——墨大学长绝对不是一个傲娇的人!因为……因为他真要傲娇起来,那根本就不是人啊不是人……

南宫墨见状,微微扬眉,很知趣地把自己的嘴唇从她的猫牙里拔出来,翻了个身躺了回去。摸摸被咬伤的嘴唇,咬得还真是深。南宫墨立马在床头柜那找到一个消毒棉棒,按在被咬伤的地方,白色的棉棒立马就被染成了粉红色——物极必反,真是低估沈溯菡自卫的能力了……

“铃铃铃~”没给沈溯菡多少道歉的机会,放在另一边床头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反倒是南宫墨看了一眼,神色突然就变得严肃了起来,抢过手机,按了通话免提,放在床上,示意他要听她们的全部对话。

“沈溯菡啊,怎么样,听出来我是谁了没?”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传来,带有些讽刺的意味,伴随着电话四周喧闹的歌舞声。

沈溯菡终于明白过来南宫墨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严肃了。

使劲地瞪了瞪正专注于给自己嘴唇消毒的他,心里念叨着——学长大人,看看吧,你未婚妻来找你女朋友的茬了,您觉得怎么办?

“羽恬静,你打来干什么?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沈溯菡这时显出的气场就要强大许多——虽然现在还是有点缓不过气来,声音还是有点轻喘,但是在情敌和他面前,自己决不能示弱!果然,赢得了旁边南宫墨一道赞许的眼神。

“我为什么打来?”那边的气场也毫不逊色,“我来看看你和我的未婚夫亲热完了没有。电话号……那个宇文峥手机里翻的,备注竟然是嫂子,真是一个比一个糊涂。”

“你!你胡说八道!我才是墨宝的女朋友!”

“墨宝?呵……你们这些大学生还真恶心肉麻。男人嘛,结婚前怎么能不泡几个女生玩玩?这我们理解,但小姑娘,你也别太当真了,毕竟,我才是他未来的妻子。”

“凭什么!他爱的是我!”沈溯菡拼尽全力愤怒地吼道。

“停。吼给谁听啊?你的墨宝?凭什么?你有我身材好吗?你有我家室好吗?你有我高吗?你比我哪里好?你这矮不隆冬的小冬瓜!”

沈溯菡无言,这几句话,是真真实实地刺痛了她——她说的对,轮相貌,都素着一张脸,她倒是不输她,但是论身材……

呜呜呜……我想回家洗洗睡了。

也可能没有她身世好吧。

这几点,她无法质疑。

不过!最重要的是……谁允许你说我矮的!不就比你矮了二十厘米吗?知不知道胖子最烦别人谈体重,矮子最烦别人谈身高吗!你理解矮子的痛吗!

“可是她比你单纯,比你更知道,‘爱’这个字,到底怎么写。”电话这头,一个男生回应道。沈溯菡安慰似的看着旁边一脸肃穆的南宫墨为自己撑腰,心里一股幸福感泛滥……

电话那头,羽恬静显然因为南宫墨的话而愣住了,过了许久,竟然敢把矛头对向他,恼羞成怒地说:“南宫墨,你可别忘了南宫集团和羽氏集团之间的关系是有多么亲密。我想你也不敢违背你父亲的命令吧,他可不想因为一个沈溯菡而断绝两家所有的联系啊。所以说,和你在一起的肯定是我,也只能是我!”

“那是我父亲。”南宫墨语气依旧冰冷:“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嫁给他,不过得先看看我妈同不同意。还有,别整天动不动就骂人,好歹有个富家子弟的形象,别整天像个乡下泼妇一样。丢你爸的脸。”

“南宫墨!你!”

冰冷的手指重重地按下红色按钮,“嘟嘟嘟……”一阵电话忙音传来,话说到一半就被堵住的羽恬静气急败坏地将手旁的高脚酒杯摔向地面,随着一声响,立马瞬间摔成了粉末。在这个喧闹的酒吧里,却没有得到丝毫注意……

“没事,杯子的钱结账的时候算在里面。”一个男声叫住了正向羽恬静赶过去的服务生。服务生视线在这个男人俊俏的脸上逗留了一阵,点点头,清理完杯子碎片,游尸一般的走了。

“怎么?自己选的地方还不乐意了?”

“不用你!管……”羽恬静突然间静了下来,刚才在车上的时候一直在想事情,都没有好好看看眼前这个男人,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妖魅——换了一套不知从什么地方搞来的金色燕尾服,刻意地把头发向右撇去,露出一双好看的额头,接着是笔直的眉峰,辉映着眉下两只深邃的眼眸……最扰人的就是嘴边下,那鬼魅的一笑,锋芒毕露……

V市还真是帅哥聚集之地啊……

“小姐,在发什么呆?”宇文峥妖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羽恬静打了一个机灵,暗暗地谴责自己——从出生到现在什么姿色的男人没见过?怎么被眼前这个家伙吸引住了呢?

“去趟厕所都要这么长时间,莫非刚闻到酒味就吐了?”

两个人互不谦让,都拿出自己最锋利狡猾的一面对着对方,好像都要尽力隐瞒自己那最脆弱不堪的一面,在这所谓酒后吐真言的酒吧……

宇文峥看起来对羽恬静的回击并不吃惊,但也随之料到了,这不仅是一次酒量之战,还是一场口舌之战……

“我啊……去弄了一下让你脸红的东西。”

羽恬静被这句话吓了一跳,难不成刚才真的脸红了?摸了摸白如玫瑰的脸颊,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而且还被自己给揭了底。

“哈哈!”宇文峥很满意自己取得了第一次交锋的胜利,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要了两瓶威士忌,却被眼前的羽恬静一手拦下。

“鸡尾酒,要度数低的。那两瓶威士忌,要贵的,度数越高越好,全给他,我买单。”

这是想灌醉我,好让我原形毕露啊。

呵,想灌醉人?可惜啊~你找错人选了。

接过一杯满满的高浓度威士忌,宇文峥很是自傲地笑了笑。碰杯,一口饮进,对面的羽恬静捧起杯子,犹豫了半天,也只是呆呆地的蘸了一小口。

“说正事。”宇文峥正了正身子,原本浮夸的样子也收敛了不少,“你是谁?你什么时候成南宫墨的未婚妻的?”

提到自己可以耀武扬威的事情,羽恬静刚被消磨殆尽的自信顿时就燃烧沸腾了起来,趾高气扬地对他道:“这你怎么能懂?我和南宫墨认识的时间可比你们早了不知道多久。我父亲和南宫伯伯可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我们俩的婚事,在很小的时候就定下来了。只不过……他知道的比较晚而已……”

嗅到语句的疏漏,宇文峥双手合十,调戏般地接着问道:“那么……他知道的是有多晚呢?”

“这……”羽恬静被问倒了,“也就……几……好像……他现在……我不知道南宫伯伯有没有跟他说……”

“呵,有意思。”宇文峥扭过头去,在心里暗暗嘲笑着这场无厘头的婚姻。

羽恬静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处于下风,想起来自己愿意跟他出来的原因,把正在神游的宇文峥叫了回来:“我还想问你呢,那个沈溯菡,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南宫墨的女朋友,这是怎么回事?”

“她什么时候跟你说的?你动我电话了?”

羽恬静无言。

宇文峥不慌不忙地把自己刻意留在桌上的手机拿回,笑道:“怎么?想知道啊?喝了这瓶酒我就告诉你。”说着,将另一瓶没有打开的高浓度威士忌摆到了她的面前。

看着她的迟疑,宇文峥又嘲讽道:“怎么?怕了?你可是说要当南宫墨的合法妻子的,以后陪着应酬可少不了,这就把您难住了?要实在不行就放弃吧?别自不量力。”正在想理由拒绝的羽恬静被这么一剂激将法激怒了,果真如他所想地自不量力地拧开瓶口的木塞,抱着一个大酒瓶“咕咚咕咚”就往肚子里灌。

一道酒痕随着她的嘴角流出,流到白嫩的脖子。

“别喝了。”宇文峥并没有为她此时更显娇艳的容貌引得发呆,而是有一些自责在心里蔓延——看她这样子,怎么也不像是个会喝酒的女人,这样为难她,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

不过这女人也真是冲动,这么就被激将了,而且这么个喝法……这么高浓度的酒,就是自己也不敢轻易尝试的。

“别喝了!”宇文峥边吼着,伸手抢过酒瓶,几滴酒洒在了手上。再看看她,脸颊红得像一朵绽放的红玫瑰,带刺的玫瑰还沾得一身酒气。

不过,现在的模样的确是比刚才趾高气扬的样子顺眼多了。

“唔!”羽恬静捂住嘴,眼睛一片恶心样,一副要吐的样子。

“没事吧?”宇文峥欲要起身,却被羽恬静摆手止住。起身匆忙地拉开椅子,踩着高跟鞋跌跌撞撞地朝卫生间走去,中途还不小心撞倒了一个服务生。

宇文峥痴望了一会,心想:原来所有女人都可以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啊……

到了嘴边的笑还没勾起来,一股心脏撕裂般的痛意想不到地就先袭来,宇文峥褪去锋芒的外衣,捂着胸口一脸痛苦地走到柜台前。

“一杯温水,谢谢。”痛苦嘶哑的男声叫醒了柜台里,正在对着自己发呆的女服务生。

宇文峥接过温水,从怀里掏出来一把胶囊药,随着温水灌进了肚子里,痛苦得扭曲的脸才稍微有点缓解。

捂着渐渐平息下来的心脏,宇文峥抬眼,心里一阵酸楚。却鬼使神差地瞥见从卫生间里出来的羽恬静——一脸醉醺醺的样子,倒显得很是幼稚可爱……

无奈地笑了笑,摇摇头,苍白无力地自言自语,吟道:“可惜了。”

朴生
这回要大型的停滞一番了,不是因为什么特别的原因,是我想拿时间来多读一些好的文章书籍。也会修改或完善一下之前的疏漏。总之……马上就可以再见了!

第六十章 回忆——可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