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回忆——出轨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病床上了,头上被消毒纱布包扎成了一个大粽子,接着就是听焦急又庆幸的沈父沈母和医生还有警察一遍遍地走进病房,向自己讲述那天的经过——

其实沈母在她刚进入初中的时候就千叮咛万嘱咐她不要走那条小巷子,并不是因为所谓的鬼啦神啦那些东西,而是在这条小巷里,汇集了各种社会上的小混混,对于她这种手无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女子来说,绝对不安全。

而沈溯菡偏偏又这么倒霉,那晚只是很是偶尔地走了那么一次,还真就被小混混看上了。

那天的那个黄毛小子,还有另外一个小子,就是在她在大柳树前做祷告的时候发现了她,看中了她大半夜一个弱女子自己一人走夜路,打劫成功的几率绝对会大大提高。

本来是想冲上去直接打劫完跑的,可是两个小混混却又是初次作案,做贼心虚谁又都不敢上前去抢,就这样一边轻声商量一边磨磨蹭蹭地跟着她一直走到了小巷的尽头。

等到最后看她就快要走出小巷,另一个小子急了,觉得这次要是不打劫成功就真是太可惜了。一心急,就把都已经准备离开的黄毛推了上去。黄毛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沈溯菡已经转过身来看见了自己,虽然戴着口罩,却还是有种会被认出来的恐惧,又看见沈溯菡小区的门卫好像又要出来了。只要沈溯菡乱叫,自己就一定会被发现的!黄毛一糊涂,就用手里拿的棍子把沈溯菡砸晕了。

黄毛也不分轻重,用的力道也很大,一下子就在她脑袋上砸开了一个小口子……

“那我怎么还没死啊?”沈溯菡呆着眼睛问正在病床一边抱着个笔记本电脑给她放小区录像的警察。

“你可真是幸运,小姑娘家差一点就真的没命了。”年迈的警察重新播放录像,接着讲道:“如果你就这么被砸晕,那两个小混混抢了钱就对你置之不理的话,按照你脑袋上伤口的流血量来说……你活不过今天早晨四点钟。”

“啊?”沈溯菡惊了一声:“你的意思是说……我差一点就真的要去见上帝了?我记得……昨天晚上还有一个男生在,那不会就是另外一个想要打劫我的小混混吧?”

“不是。”警察伯伯笑了声,带着有点庆幸地口气解释道:“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要是没有他,你就不可能有惊无险地躺着这了……”

原来,当沈溯菡被砸晕之后,两个小混混都慌乱地拿了她的手机和钱包就想跑,丢下她任其自生自灭。却还没迈开步子,就被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男生拦住了。那男生也带着口罩,所以看不出来长什么样子,知道的只是他目睹了所有的一切。

那男生好像和两个小混混交谈,也可以说是讽刺了他们两个一阵……总之是成功的把两个已经因为被人发现而吓得要死的人激怒了,接着又是扭打一团。

男生不知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总之是在把三人之间的战场向离沈溯菡远的地方拉远。

男生很能打,真的是非常能打——即使是被两个人夹击,即使这两个人都拿着棍棒和水果刀,却依然能游刃有余地对付他们。

接着他们三人就进入到了录像拍摄不到的地方。警察通过对被抓来的两个小混混的笔录了解到,那个男生打起人来真的是狠毒,力气也很大,而且脸上还充满着戏虐的表情,和自己纤瘦的身躯就是完全不符合。

他们三人没打多久,另一个小混混就被男生撂倒,拿起棒子想要砸他的腿,却被他灵巧地握住手腕,一转,自己的棒子砸中自己的额头,晕过去了。

黄毛深知自己一个人肯定不是他的对手,脸上被打了两拳之后就躺下装晕。

男生万事大吉地吐了口气,沾着两个小混混血手不经意地抹了一把脸,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脸现在也已经布满了血。从他们手中抢回了电话和钱包,打了119和另外一个电话。

于是,就出现了沈溯菡视角的“鬼大人”版本。

不知道是走运还是不走运,就在少年给医院打完电话,接着给沈父打完电话。却没想到把她叫醒之后,那黄毛却突然站起来,愤怒变态地想——自己既然都要进监狱了,这个害自己进去的女生也不得好过!于是就拿着水果刀朝她砍去。

那男生很是神出鬼没,黄毛还没看清,就已经挡在了她的前面,刀子无比精确地划在他的背上。那么锋利的刀刃,一定是一道不轻的伤口……

接下来,黄毛又被真真切切地打晕了。根据周围的监控录像,那男生拖着身子走到最近的十字路口那,背上有一道几十厘米的伤口,喷涌的血隔着白衬衫疯狂地流露出来,因为在背上,所以捂不住,血已经把整件衬衫都染红了。身经百战的老警察都不免感到不寒而栗——此时,那男生会是戴着一张怎样痛苦的脸啊?

一辆宝马车开来,车上的人惊慌地把他扶上车,车开进一家酒店,就再无音讯了……

“知道他是谁吗?”沈溯菡问。

警察无奈地摇了摇头:“今天已经派人去那家酒店看过了,那个男生昨晚就已经退房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关于他的任何记录。”

“鬼大人……哦不对,那男生没事了吗?”毕竟那么大的一条伤,肯定要比自己脑袋上的伤要大不少吧……

“应该没事了,至少没有生命危险了。”警察伯伯收拾好东西装进包里,准备要走了:“你安心养病,袭击你的那两个人已经被抓住了。之后会依法判刑。关于事情的经过……你还有什么意见或者疑问吗?”

沈溯菡躺在病床上,笑着摇了摇头。

警察伯伯走了。爸妈正在分头处理学校和医院的事。沈溯菡现在获得了一个难得的清闲的机会——一个男生,昨晚还自己还真是脑子被吓糊涂了,想什么“鬼大人”,把救命恩人看成鬼,世界上大概也就自己一个了……

不过……

他好像叫了自己的名字?

沈溯菡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的那被包成粽子的脑袋,救命恩人啊,身后被水果刀开了个长长的口子啊,疼不疼啊?

自己昨天晚上好像是已经跟老爸老妈打了招呼,晚上在图书馆通宵复习就不回家了,所以他们是不会出来找她的,要是他不救她的话,是不是真的就像那个警察说的那样……就死了?

嗯……这个人自己认识吗?为什么无缘无故的他要救自己?为什么受了伤之后连句话都是不说就走了?也不留下来个姓名吗?一块后背……生生地被砍了一道伤口,真是个摸不透的人……

沈溯菡正直了身子,迟钝地靠在身后的枕头垫上——救命恩人……也就是再生父母了?所以自己的这条命就是这个从未谋面素不相识的男生给的了?那这样的话,自己是不是需要先报恩的说……毕竟受了比自己更重的伤,还生死未卜……不报一下恩情不去看望下人家,是不是就有点太没人情味了?

于是在她无比坚定的要求下,沈父沈母把她用轮椅推到了那家酒店。

结果却令人很失望,关于那个男生的资料,真的是一点也没有,问原因——一大摞钞票摆在你面前,说自己没身份证能不能住房?哪个老板能不答应?

不过倒也不是空手而归,一个服务生小姐悄悄告诉沈溯菡,那个人有一个很大的特点,那就是帅!很帅很帅!跟画出来的似的。

抱着这个看似无用的线索,沈溯菡回了医院,接下来一躺就是几个月。在这几个月里,她经常梦回那个场景,却是在梦里,也始终看不清那个男生的脸——这不怪她吧……当时脑袋被人这么狠狠地打了一下,眼前出现模糊的重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不过也真的是挺可惜的,那时他摘下了口罩,而且又离自己这么的近,据说还长得非一般的帅,没看到太可惜了!

最主要的是,那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再生父母啊……这个恩,我沈溯菡发誓!一定要报!

于是,在今后的一分一秒中,带着那个记忆中时常出现的模糊的脸,沈溯菡不止一次地调查和发帖寻人,可都是毫无效果,杳无音信……

就这样,沈溯菡带着这种倔强的坚持,走过了初中、高中、大学……

她相信,既然老天可以这么游戏般地安排一次英雄救美,一个与自己没有任何瓜葛的陌生人冒着生命危险救了自己,那一定还会安排另一次的重逢,就算她连他叫什么,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丝毫……

而然,沈溯菡难得可贵地摸清了上帝的想法,就在今天,就在医院里,她终于“找”到了那个“鬼大人”……

一阵风吹过几年的光阴,带着一阵戏弄之意,回到了这……回到这医院病房里……

“好故事。”那个女生的一阵拍手声又一次无情地打破了屋里本该沉默寂静的气氛。而她还是一副傲娇的样子,甚至嘴角还勾起了轻蔑似的弧度。用一种嘲笑的语气地对她说:“那现在你总该知道谁是你所谓的再生父母,救命恩人了吧?”

沈溯菡惭愧又轻微地点了点头,用不断移开的眸和微微低下的头颅来掩盖住了自己那汹涌澎湃的慌张与自责……

“不对……老大!你不是!”云隐一拍椅子猛地一下跳了起来,眼睛里充满了一阵的不可思议——未免也有点太巧了吧?

“说来也是……我记得南宫你讲过你为什么被送去俄罗斯……难不成真的是?”刘逸轩也不免得有些诧异了,如果真的是他,那上帝的这几步棋下得可真是精妙,鬼斧神工,也充满着不可思议的戏虐感……

南宫墨的一阵无言带来了一阵沉寂。宇文峥见情况开始有了冰冻性的微妙变化,站起身来解了这个围。

“小姐,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羽恬静。”羽恬静很大方的念出了自己的名字,完全不把自己当成外人,反而有一种反客为主的意思。

“羽小姐,请问我可以邀请您吃一顿饭吗?正好我们可以聊聊关于南宫的事。”宇文峥伸出右手,很绅士地邀请道。眼睛却刻意瞄了一下南宫墨,南宫墨回个眼神表示了解——他在帮他解围,也是让他和沈溯菡有一个互相澄清的机会……在没有所谓的“未婚妻”的情况下。

“好啊,正好我也饿了,而且从你嘴巴里应该能知道不少关于我未婚夫的事。”羽恬静毅然接受了宇文峥的邀请,拎起那明贵的香奈儿名牌包包就跟着他走了。就像一阵龙卷风,带来灾难和毁灭,却走得那么无虑。

“对了。”走到门口,羽恬静又转过头来,用谴责的语气对沈溯菡说:“就算你有千万种理由,但是,不和现任男友说一声就和别的不三不四的男人出去,还跑那么远……在我的眼中,这就可以归类为出轨了。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

第五十八章 回忆——出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