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回忆——回忆

  “嗯?这是什么?”沈溯菡抹干眼泪,转身好奇的拿起桌子上的一叠纸,习惯性的用手搓了搓。

徐小卉还在闭着眼,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这么久,看来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不经意的举眼看了她一眼,心中的那根弦又立马绷紧。

“唉!嫂子!你别!”徐小卉一下子扑过来想要把她手上已经开始冒着轻烟的火纸夺下来,可是已经迟了,火纸的起燃速度非常快,燃点也非常低,因为材质好,拿手轻轻一搓就可以起燃。这还是以前南宫墨心血来潮想要学魔术的时候买的,留到现在依然还这么危险。

“啊!着火了!”沈溯菡惊叫着把火纸扔向半空中,火纸飘飘落落,还是极不近人情的落到了放置胶卷的盒子上,两个人四只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塑料的胶卷瞬间起燃,虽然火势不大,但是却可以轻而易举的把盒子里的所有的胶带都给烧成冒着糊味的黑塑胶。

“你!水!”徐小卉跳起来握住桌子上的杯子,杯口朝下朝着被点燃的木盒子洒去,被泼出来的却只有星星点点的水滴,瞬间就被火焰蒸发成蒸汽。

忘了,刚才杯子里满满的一杯水都被沈溯菡一口气喝光了……徐小卉怨天尤人的一拍额头,一闭眼,脑袋也黑了起来。

突然,楼下的指纹锁响起了打开的声音,接着就是一阵促急的脚步声。很快,阁楼楼梯上的门也被打开,在打开的一瞬间,只觉得眼前突然蒙了一层白雾,很呛人很呛人,眼前的火光也黯然无色了许多,很快就成为了白雾中的一道白光。

等到烟雾散去,沈溯菡才看清提着灭火器的云隐,和后面脸色阴沉得吓人的南宫墨。他似乎是强忍着让自己继续保持冷漠的态度,可原本帅气清秀的脸变得让她仅仅瞄了一眼就感觉到了他眼底深深的怒意。

“墨…墨宝……”沈溯菡揪着指甲,咬着嘴唇扭扭捏捏的走到南宫墨面前,就像在学校里受罚的时候一样,心里小鹿乱撞,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也不知为什么,总之就是感觉精明的他把自己做的所有坏事都知道了。这才是真正的不打自招。而他的眼睛,却一直盯着已经全军覆没的胶卷,从未落到过她的身上。

“老婆,有没有事?”云隐仿佛故意衬托南宫墨的无动于衷,冲上前去就又把徐小卉扶躺在沙发上,细心地看了她有没有因此受伤之后,又甜蜜得过分的揉着她受伤的脚腕。

“没事……”徐小卉虽理然的接受了云隐的免费按摩,心里却七上八下的,眼睛忍不住看南宫墨,这么重要的东西烧坏了,就算是非她所为,也和她脱不了干系了。更担心沈溯菡啊!如果南宫墨真的对这些东西很重视的话,就是她也免不了要被训了……

“墨宝……你的胶卷我……”

“我看见了。”南宫墨的声音好冷,不像之前一样,变得对她也没有语言之间那一丝丝的感情了。

“对…对不起……”沈溯菡弯下腰,很诚恳的道歉,南宫墨却不以为然,沉默了片刻,连话都没回就转身拿出手机在屏幕上按了几下,打起了电话,把她一个人扔在那。

沈溯菡呆在那,眼睛很迷茫,刚刚退去的眼泪又在眼邃里波涛汹涌,好像下一秒就会忍不住哭出来。

“喂,V清洁公司电话客服为您服务,本清洁公司公司成员已经下班,请在八点之后再致电,谢谢。”那个女声说完就要挂掉电话。

“我出三倍的价钱,现在就来。”

“好的先生。”毕竟那头的人还是个普通人,对钱的抵抗性还是为零。

南宫墨又交代了自己的住址,尤其强调了自己家里有火烧过之后的味道,吓得那位客服小姐还以为他家发生了火灾。

挂断电话,还没把手机放回口袋里,一转头,就看见沈溯菡还愣在那,眼睛一眨不眨,还僵着脸对着他原本站的方向发呆。

“怎么还愣在那?”

“你…你没让我走啊……”

“走。”

“哦……”沈溯菡差一点点就真的是要哭出来了,这样就已经这么怪她了吗?最重要的是,还有挽回的余地吗?

坐回沙发上,低着头忍着泪继续发愣,把头深深的埋下,用长长的刘海遮住自己本来很大很美的眼睛,浑然不知南宫墨又静悄悄地坐在她对面,托着下巴,一边思考一边注视着她。

“老大,这事怎么处理?”云隐用“摔坏这件东西要陪多少钱?”的语气问南宫墨。他明白那胶卷对他是有多么的重要,不可能不生气,而如果要怪罪徐小卉的话,一切由他来承担。

“徐小卉,你领着你嫂子去的那个房间?以后不能再领着你嫂子去那个房间。”南宫墨连动都没动,片刻的宁静才让人感到心慌。

“知…知道了……”什么嘛?第一个问题完全没有给人回答的机会好不好?

“好了,没你们什么事了,下去吧。”南宫墨以一种命令的平淡语气对他们说,然后站起来准备送客——他家的指纹锁,没有用户的指纹,不但进不了门,出也出不去。

“没…没我们什么事了?”徐小卉将信将疑的站起来,云隐也是一脸的不相信。像南宫墨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原谅她们?

南宫墨终于转过头来对准他们,天雕玉琢的脸上露出一个深不可测的笑容:“要不然你们留下?”

“好!”云隐瞪大眼睛对准正气质斗扬的徐小卉,这么爽快的答应了?南宫墨真怪罪起来,那“犯我者死!”的样子她不是没见过吧?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老公,你陪不陪我?”

“……”突然感觉到手掌心被她紧紧地握住,她一股并不重却很有力量的方式握住他的手,更确切的说,是给他勇气,逆反南宫墨的勇气。

他知道一般的时候她不会叫自己“老公”这样肉麻的称呼,而然一但叫了,真的就会给他一种男人的责任感,他是她的依靠,抛弃她?丢下她?不可能。

“陪。”

于是,三人很自觉的坐在沙发上,成一排,都一个认错的样子对着他。三个人低头认错,诚恳得过度的样子更把他凶狠、恶毒的形象显露出来。再应合着室内凌晨的夜色,简直把他衬托成了死神级别的人物。

“……”南宫墨坐在单人沙发上,感觉头烦得厉害,开始很不耐烦的搓鼻子,明明他是受害人,现在怎么看起来像是大反派之类的东西。

“坐下。”南宫墨实在看不下去两个女生无辜楚楚可怜的眼睛和云隐视死如归的表情。

“云隐,你瞎掺和什么??”

“这个……”云隐还真被这个问题难到了,最后还是用无厘头的理由糊弄过去,“我老婆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你怎么不去死?南宫墨内心独白了一下,清清嗓子,还是应该问一些问题的好。

“原因。”

“什么原因?”

云隐和徐小卉探出头来,四只眼睛伸出一个大写的佩服——嫂子,如果你是真不懂我们还可以原谅,但是如果是硬要顶撞他的话……我们服了!

她显然是属于前者,沈溯菡一脸的蠢萌,从南宫墨和云隐来以及一大波人进入她的生活之后,她的脑袋就一直没反应过来这一次又一次的意外与惊喜,可能是大脑笨,也可能是思想本能性的不愿意思考这些让人伤心愁虑的事情。这种特性一直是她自认为从妈妈走后就留下来的一个不错的性格,无忧无虑的,多好!

“为什么进那个屋子。”南宫墨像审犯人一样询问他们,自己心里早就不厌其烦了,把自己当做一个狠角色,现在开始有点佩服那些演员了,演戏真的很累。

“好…好奇……”

“火纸哪来的?”

“嫂子从桌子上捡的。嗯?你是怎么知道是火纸点染的胶卷?”徐小卉总是会比别人多注意一些细节,却忘了先思考一下,他是谁啊?南宫墨,我行我素,质疑他?找死。

“直觉。”火纸是自己刚才拿的时候没留意粗心的放在了这里,忘了收拾,所以……自己也算“从犯”了?既然如此……

加重处理。

“哦……”徐小卉欣然接受了这个理由,南宫墨不抽烟,家里没有打火机,自己和沈溯菡两个女孩子更不可能有打火机这种东西,而桌子上正好又出现了火纸,一般人都能猜出来吧?

不对……好像,思路错了……徐小卉抬起眼看了一眼表情依然阴森可怖的南宫墨,脑子电路板一断线,嘴里溜出来一句自寻死路的话——“大哥,你准备怎么处置我们?”

“处置……”南宫墨打心里暗笑了一声,也亏得徐小卉这么大胆,敢正面直视这个问题。不过要是说处置他们的话……方法确实不是很多,但招招绝对见“血”。

“现在几点?”南宫墨双手合十,用冷眸直勾勾地指着云隐。

“凌晨……四点半…了……”云隐看了看手表,嘴巴结巴的配合念了出来。虽然觉得南宫墨的这句话和处罚他们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他一定确定以及肯定两者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南宫墨一般不会废话,也不会问些无关是非的事。最重要的是……一但和时间扯上关系,而且又是在凌晨的时候……那指不定就是叫他们一晚上不许睡觉了。云隐就曾经被他这样处罚过,一整个晚上,要每隔五分钟给南宫墨发条短信,南宫墨很适合熬夜,是那种就算两天不睡觉,身体也不会特别疲惫的人。

“四点半……好。你和小卉,现在回家。”

“不罚我们了?”云隐眼里踊跃出无限的感激之情。

“回家,每人写一份两万字的检讨,六点交给我。”

南宫墨又鬼魅地笑了下。

“我怕你们再拖下去就写不完了。”

朴生
抱歉各位,因为最近在本人身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了很多很多倒霉的事,所以 断更了一个月左右,实在抱歉!!!因为个人原因,所以今后的小说以没天更新改成每两天更新!

第四十七章 回忆——回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