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回忆——窃宝

  “啊?那些你都还留着?对你很重要的吧?”

“嗯……”怎么会不重要?那是很美好的一段童年,爸妈和他俩都在一起,很幸福……

“也不知道嫂子她们俩看到之后会是什么反映?会不会笑话我俩啊?”云隐很活泼的笑了笑。在这一笑里,南宫墨看到了他们的童年。

可惜的是因为这所房间的安全性和不愿多加变动,所以南宫墨并没有安上摄像机。对于两位女孩在屋子里的所做所为,两位也只能通过屋外的灯光和声音再加上自己的遐想来观察她们了。不过,两位好像都变得很有耐心,没说什么,抬头闭着眼睛,是因为困了身体本能的想要休息,还是真的不愿打扰她们,懒得管,也不忍心管……

房间和其它大多数房间的布局装修一样,依然是白色的墙黑色的影,有扇很大的应阳窗,却因为黑夜的寂黑而显得无用许多。没人住所也无人来往,只不过呈现的是一个别样的储物室而已。

“小卉,这些是什么?”蹲下来轻轻摸着物架上的几只大小不一的箱子,虽然看起来很久没用了,但看得出来他经常打扫,居然一点灰尘都没有,灯光被打开之后,还显得有种神圣的洁净感。

“嗯?很老的箱子了……打开看看吧。”说干就干,真就把箱子上的盖子打开,也不会怕他会发现。与那很紧密的门不同,箱子没有带锁,反而很容易就可以抬开——里面还加了厚厚的海绵,一些防潮垫,看得出来主人是很爱护这些东西的。

“胶…胶卷……”徐小卉从那箱子里抽出来拳头一般大小的黑色胶带,来回摆弄着看了看。很精致,质量还是上等品,保存得更是毫无旧色,崭新崭新的如同初初问世一样。不过,如此尤物,会出现在这的确是显得匪夷所思。虽然南宫墨水瓶座的性格让人琢磨不透,但是却从没见他对这些略显古老的摄影设备有过什么兴趣。

“这些是上个世纪的东西吧?墨宝留着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嗯……这个……我想……”

看看其他的箱子,好像不止有这一样东西吧?

“打开其他的箱子看看吧。”沈溯菡表示理解的翻开旁边的一个相对比较小的盒子,同样的材质,差不多大小的小白盒拿起来却显得轻很多。

“大哥的这个房间是博物馆吗?”徐小卉无奈的捡起盒子里端端正正放着的一叠照片,开头的是灰白色的照片,一看也不是近几年的东西,他对这些古董级别的东西真没兴趣。与那些胶卷分明的是,这些照片很旧,有些还有了裂痕,但都被细心的用胶水粘得很完整,照片也被最大化的修复了,但还是沾染了不少岁月的痕迹。

“这些是……小卉,你看这上边的人像不像云隐和墨宝?”沈溯菡从徐小卉手里小心翼翼的抽出几张照片,就从南宫墨对这些东西保存的那么完好无损来说,她可不敢像徐小卉那样随随便便的碰这些东西。

本是随意的瞟了一眼,却发现了让自己笑点抽动的一张脸。可不是嘛?那黑白照里里两位缅怀笑容的大人的手紧紧牵着的,就是他们儿时的身躯脸庞,穿着小小的西装,还渐渐懵懂的人眼睛,和现在的他们那可是天差地别。

“哈哈哈!发现‘宝藏’了吧!快拿手机拍下来!”徐小卉兴冲冲的就要掏出来手机拍照留念,却被沈溯菡制止住了。

“要是让墨宝和云隐知道了,这就是铁证!我们俩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收起手机继续看那一张张老旧的照片——云隐她不怕,南宫墨的话……还是算了。

不知,他们得知已早。

“这几张照片反差好大。”徐小卉对着沈溯菡的耳朵轻声说道。仔细一看,真的是这样,随着照片的新旧,他们的年纪也在变化——第一张照片,也是最旧的一张照片,那上面有南宫墨和云隐,两个人都很小,大概几岁的样子,还被抱着。照片上的男人一脸严肃,与V打现任校长有几分相像,透着让人非常压抑的气息,却不得不说透着一股威严的气息;女人抹了很重的妆,脸上满怀的笑容给人很心虚很卑贱的样子。徐小卉知道,这是云隐的生母,现在不知去向,最后还是受不了南宫父的脾气离婚了,但是对云隐来说,她是一个好母亲。

随后的一张照片,照片上除了云隐生母的位置变成了慈祥和蔼的南宫母,剩下的人大都无所变动,除了年龄和样貌有了明显的变化外,就连衣着都大同小异。只不过从南宫墨的眼睛里却分明看到了那一丝悲痛,年龄较小的云隐还是一样天真。

随后的照片里面依旧是一家四口,一张比一张新,年龄差距也越来越大,也逐渐有了颜色的起差。仅仅六张照片,就把他们的二十年笼罩进去。最让沈溯菡感到遗憾的是,她在照片上,云隐的脸上看到了一个男生在那个年龄段本就应该有的表情与情感,可是在他的脸上,她却只看见了一张比一张脸色更阴沉的他,都有着那些年龄并不该拥有的过多成熟与伤感。

“放回去吧。”

“嗯。”

再翻翻其他的箱子,都是一些很旧很旧的东西了,还真的就像徐小卉说的那样,南宫墨这间屋子里装的东西真的就像纪念博物馆一样,上个世纪所存在的所有用来拍摄的东西这里几乎全都有。而然,主角也都是他们一家四口。

“原来,这间屋子里装的都是大哥小时候的纪念啊。”徐小卉才知道原来像南宫墨这样外表冷得要命的人竟然会有这么细秀蔷薇恋旧的一面,以后真的要对他另眼相看了。

“出去吧,早点睡。”沈溯菡真的困得不行了,脑袋都嗡嗡地提醒她该去睡觉了,如果现在给她一张床,她愿意睡到天荒地老。

“慢着!嫂子,你看那是什么?”徐小卉拉住正要跑出门外的沈溯菡,指着那些放箱子的架子的最上面——一个超大的箱子,立起来比沈溯菡还要高。需要放在这么隐秘的地方,一定很重要!要不是莫名的想要抬头看看,还真察觉不到这屋子里还有这么大的东西。

“我现在只想睡……好大啊!”沈溯菡的好奇心又一次被揪了起来,这么大的东西,会是什么?

“要不要拿下来看看?”徐小卉小心的试探并诱惑着沈溯菡,如果南宫墨真的追究起来,躲在沈溯菡后面应该就可以安然无恙了。

“当然要!不过……看完之后要立马放回去啊,被墨宝发现了就完了!”不用徐小卉诱惑,沈溯菡自己也抵抗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反正不看到这里面的东西,自己恐怕今晚也睡不好了。

那大箱子真的很重很重,装东西的箱子不像是其他的箱子一样用很古老的木质箱,而是用很专业的塑料铁箱,有很正规的提把手、打开的按钮。像其他的所有物品一样,东西是几十年前才兴胜的东西,却没有一点荒废的痕迹。

已经习惯了对这些东西的千奇百怪,徐小卉和沈溯菡也没再说什么,踮起脚想要把箱子拖下来。可是,放的位置实在太高,穿上高跟鞋已经一米八高的徐小卉也无法触碰到箱子把手一丝一毫。最后,还是从别处搬来一把椅子才能与箱子齐眉。

“小卉,你小心点。”沈溯菡在旁边不安的提醒着,就只看徐小卉那么长的高跟鞋在那小板凳上摇摇晃晃的样子都够她担心了。

“嗯……还真重……”徐小卉费力地把那大箱子一点一点地从架子上抽出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分量竟然能这样重。

一点一点的拉,一点一点的拽,费了老大劲才把半个箱身腾在半空中,心里缓缓升起了大事已成的小激动,手上拉箱子的动作也不觉的快了许多,力气也重了不少。

但是总是会在心急的时候出差错。

沈溯菡一只手抱着膝盖在徐小卉旁边闭着眼睛休息,另一只手帮忙扶住了那板凳。徐小卉见箱子已经被扯出来了那么多,继续加重了力道准备直接把箱子抬下来。可是她还是太高估自己一个女生的力气了,那种箱子,就是她和沈溯菡一齐搬都不一定搬得动。

于是,不可避免的,徐小卉把那沉重的箱子提到手里的一瞬间,摇摇晃晃的高跟鞋鞋跟还是承受不了这突然袭来的根本无法承受的重量,由一道裂痕迅速断开,与鞋身分成两段,失去平衡的身体不自觉的向后面倒去,紧随着脚底下的小木椅也被惯性踢到一边,脚从板凳的上面滑下来,手里的大箱子被甩到门的那一边,发出很沉闷很响的撞击地面的声音。

“啊!好痛……”徐小卉被重重的摔了下来,趴在在那里捂着脚踝,表情好像很严重的样子。

“小卉!你…你怎么样?没事吧?”沈溯菡才反应过来就跑去,拿手仔细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势,只是轻轻地扭到脚踝了,还好站的木椅不是很高,要不然肯定会很严重!

“没…没事……”徐小卉轻轻活动了一下脚,如果不动脚踝的话是没有很强烈的痛感,只是现在想站都站不起来。

“对…对不起啊……如果我扶好椅子的话就不会这样了……”

“嫂子,这不怪你,还是我太逞能了,你先去看看大哥的东西有没有事?”

尽管徐小卉百般催促,沈溯菡还是先跌跌撞撞的把她扶到了沙发上歇息,断裂的高跟鞋被放在沙发的一边,又给她拿了冰块敷脚才回去理会刚刚被扔掉的大木箱。因为被摔过,表面上还是有了几道裂痕,不过因为箱子的材质真的是很坚固,裂痕并不深,还不是那么容易让人发现。

“装的到底是什么?”沈溯菡自己心里犯着嘀咕,甚至有点怨恨这箱子,要不是这个箱子,徐小卉也不会被摔到脚,自己也不用再自责自己了。最重要的就是因为它,自己现在都还没有睡觉,这对一个习惯早起早睡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最残忍的折磨!

虽然这样说,但还是违背不了好奇心,细细的小手指一个按钮一个按钮的把所有锁都打开,推开上面的箱盖,终于看到了这箱子里的庐山真面目。

第四十五章 回忆——窃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