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回忆——过客

  “吃醋?怎么回事?”南宫墨不解了,要是在以前,说她吃醋了他还会相信,可是这几天,和他接触过的女生都少得可怜,他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哪里来的醋?

“你看下子嫂子的手机。”徐小卉伸手指指冰箱的上面,粉红色的大白兔外壳包着她的手机,好像故意没随身带着。

南宫墨懂分寸地拿到手机就往外走,忙得分不开身的沈溯菡好似也没注意到,任他看。

南宫墨躲到卫生间里,打开手机,锁屏样式很容易被打开,就是拿手指滑动一下就可以解锁的格式,现在的人很少用这种模式,还是怕隐私被不知名的陌生人窃取。

像是怕他找不到要找的信息一样,解锁之后就是那些短信。像是刻意没退出,就是准备让他看到。

“菡菡,听说你和V大的南宫墨关系很好啊,我们俩是朋友吧?你帮忙把他的电话号发过来吧?万分感激!”

“小菡,那天的时候不小心把墨水溅到你脸上真是对不起,安全是意外!最近好像大家都说你和墨墨走得挺近的,能不能帮忙把他约出来一下啊?”

“沈溯菡,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谁,不过没关系,我是来好心提醒你的,南宫墨这个人是泡到妞就甩,一点都没有真心的。其实啊,我和他老早就认识了,感情可比你好多了!所以……早点离开他,我是为你好,你懂的?”

“……”

南宫墨笑着狠狠握紧了手机,那些所谓关系很好的人竟然连备注都没有,都是一连串的电话数字。沈溯菡也够笨的,会被这些莫名的骚扰短信弄得不高兴,真不了解她们女生。

再次打开手机,把那多达几十个的发信人都一一拉黑,在放进黑名单之前,还为每条短信都贴心地回复了一个字一个标点——

“滚!”

出去,放回原处,自己也没再“帮忙”,走到储物间里就稀里呼噜地翻找一些东西,等找到时,一桌子的满汉全席,他们早就已经开动了。

“南宫,干嘛去了?”刘逸轩还很奇怪从什么时候起就不见他了。

“没干嘛,你们吃。云隐,去你家拿透明箱。”云隐和徐小卉还在你一口我一口甜蜜蜜地相互喂饭,还没恩爱到想要的那种程度就被南宫墨强行打断了。

云隐只好怨声怨气地下楼,也没思考南宫墨要拿这表演魔术才用的透明箱干什么?不一会又提着一个很迷你的白色塑料箱回来了。

南宫墨也坐下吃了起来,不管情绪怎样,沈溯菡对待食物的要求还是很高的,桌子上美食的美味一点也没有褪色,才是人间美味。而沈溯菡还是在他的旁边气嘟嘟地拿叉子使劲地戳盘子里的那块牛排面包,都烂得让人不忍直视。

“老大,拿来了。”云隐把那透明箱放到南宫墨的脚跟边,转身跑去与徐小卉又开始卿卿我我。

南宫墨吃饭很快,到这已经吃得差不多饱了,拿桌子边她摆好的手帕纸擦完手嘴角之后,从另一张桌子上搬来一堆信封,放到沈溯菡华丽的高跟鞋旁边。

“这是什么?”沈溯菡好奇的捡起几封,仔细一看,手上的几封信差点没忍住砸在他的脸上。以前不知名的人给他的表白信!还那么多!词句又甜又腻,甜蜜得不得了,恶心得让人想吐!这是什么意思?直觉告诉她,他肯定不是这样的人。可是一个女生,遇到这样的事难免都会生气。

“南!宫!墨!”沈溯菡闭着眼睛,纤瘦的小手捏成一个响当当的拳头。

“南宫墨你什么意思?就算是显摆自己人气高也不用这样过分吧!”沈溯菡近乎喊出来的话让所有人吃饭的动作都顿了一顿。

“什么?”南宫墨额头一皱,因为预想的偏差而困惑她到底在说些什么?简单想了一下,终于明白了沈溯菡的用意。

“你误会了,我这不是显摆。把你手里那两封给我。”刚说完,沈溯菡“啪”的一下子把那油腻得让她恶心的表白信打在他手上,扭头吃饭,不再看他一眼。生气,但不伤心,好像已经知道这些都是幌子而已。

“看好了。”南宫墨打开那个透明箱,把所有的表白信都装了进去,又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张纸,一同装到里面。几秒钟后,里面冒起了红色的火光。再等,还没眨眼,红色的火瞬间变大,吞噬了整个透明箱,然后又瞬间冷落,带着那些信件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一点灰尘和轻烟,就好像从未谋世一样。

沈溯菡刚刚转回来头就看到这一幕,和其他人一样,目光都呆滞了,场面实在太华丽耀眼了。

“你…那…信呢?”沈溯菡捂着嘴巴指着碧空如洗的空箱子,几秒钟前,里面还塞满了一大堆东西。

“火纸,以前留下的魔术道具,能瞬间把任何纸质东西无烟无尘地烧毁。”南宫墨说着握住她的手,她想挣脱也是白费力气,南宫墨想做的事,好像就是非完成它不可。

“为了你这些我都不要,你才是我生命的唯一,那些人,连过客都算不上,你懂吗?”

沈溯菡惭愧地点点头,眼的四周又有些红晕,她还能说些什么呢?能爱他和被他爱是她的福分,是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宇文,快陪我唱《单身情歌》,我俩以后不能再呆在他们身边了。”上官幕伸出手抹了一下并不存在的眼泪。

“抱歉,你要落单了。”

“什么!连你也……难道只能我一人唱到天亮了吗?”上官幕捂着嘴巴,装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指着宇文峥。

“少来了,像你我这种人可能吗?我爸明天要出差,我去帮忙照应下公司。”宇文峥又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一脸严肃。

“南宫,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那个,嫂子做的饭很好吃,我以后会常来蹭饭吃哈!”穿上撂下的外衣,风一般地消失了。

“张嘴,啊~”沈溯菡拿着勺子,比划得把自己的嘴张得老大,还想要喂南宫墨来吃。

甜米饭,很甜很好吃的一种掺和着酥糖做成的米。酥糖的确甜得让人心里发酥,但甜米饭主要就是以甜蜜味著称。可是对于这种食物,南宫墨是最反感的。

他不喜欢吃甜食。

“很好吃。”虽然反感,但还是硬撑着咽了下去,后感还不错。

“你怎么不吃?”

“吃多了糖会发胖的,我可不想做个胖女孩。”

“南宫你们玩,我们也走了。”刘逸轩站起来牵着南宫訫的手准备告辞。

“我也走,一个人实在抵御不了他们四个……”上官幕仓皇而逃。

吃饭的时间落幕,一下子,屋子里空荡荡的只剩下他们四个。

“嫂子,过来,跟你说点事……”徐小卉对着还在品味自己劳动果实的沈溯菡挤眉弄眼。沈溯菡缅怀着对桌子上美味佳肴的不舍,最后还是挥泪告别了那么多美味可口的食物。

“怎么啦?”

“嫂子,你想不想……”

“哇!真的!想!可是……怎么让他走开?”沈溯菡眼里燃起了比对食物更加无法抗拒的火星。

“我有办法,你可以这样……”

“啊?这样……能行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反正就算不成功也对我们没有坏处。”

沈溯菡显得犹豫不决了很久,最后还是被徐小卉的话打动了:“好!我去试试!”

“老大,你看小卉和嫂子在那里密谋什么呢?”云隐在又解决掉一盘食物之后,才注意到四周人数的减少。

“怎么?两个女生,你怕了?”在云隐眼中,南宫墨现在的笑一定是嘲笑,一定是!

“我会怕她们?哈!哈!笑话……”云隐很没底气的大笑了两声,心里默默许着愿望——要是徐小卉能有沈溯菡十分之一的乖巧懂事,整个世界都是和平鸽的地盘啊!

沈溯菡和徐小卉又商量了一阵子对策,最后,鼓起勇气,一步一步地朝南宫墨挪移着身子。“墨宝……”

“但说无妨。”

“哦……我…今天…晚上…去云隐那里睡觉吧?”

“噗——咳咳!咳!什么?咳咳!”云隐刚送进嘴里的西瓜汁毫无保留的倒回了高脚杯里。去他家?也就是说把南宫墨一个人落在这,自己和嫂子住在一个屋子里?他怕南宫墨第二天会不会把自己房顶给拆了?不对……他家的房顶就是他的地板砖……

“为什么要去他那?”南宫墨依然保持着他那面瘫似的脸惯有的严肃冷静的表情态度。

“我……我想和徐小卉在一起聊聊天啊,你知道……晚上的时候能边睡觉边和好闺密在一起谈天说地,是一件很惬意的事的,就像你们会在一起打电游,差不多的……”又是一个连沈溯菡自己都不信的谎,只能承认自己不会撒谎,结结巴巴的,从街上随便找一个人都会相信,更何况是南宫墨呢?

“好,可以。”

“什么?”

“什么?”

沈溯菡和云隐几乎是同时叫出来的,都不敢相信南宫墨这样认死理的人竟然会相信这么无厘头的理由,还答应了!不过……这好像是和原计划的步骤背道而驰了……

“云隐,我和你去你家。小卉,你和溯菡留在我家。”好像也是云隐太异想天开了,像南宫墨这样的醋王,怎么可能让他同嫂子在一起住?

“……”

“老大,我有药,你要不要磕两片?”云隐已经接乎崩溃了。

“走吧,别死贫嘴了。”南宫墨拖着云隐出了自己家的门。徐小卉和沈溯菡还在那里面面相觑。

“小卉啊,我们的计划是不是成功了?”

“应该……是吧?总之目的达到了就行。走,先去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到家了。”徐小卉打开阳台的落地窗,躲过沈溯菡布置的盆栽,蹑手蹑脚地朝楼下的窗户看去。楼下刚好亮起了客厅的灯光,接着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在抱怨。

“没问题,万事俱备,只差钥匙了!”徐小卉兴奋的拉着她就往楼上走,四只高跟鞋“嗒嗒”的声音十分清脆,也不怕吵到楼下疲倦的两位。

“小卉,我们……这算不算是偷窥别人的隐私啊?”

“哪有?大哥不是说了?这是你和大哥的房子,那这房子里的秘密也就是你的秘密,看自己的秘密有什么错的?”

第四十三章 回忆——过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