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回忆——唯一

  “管我什么事?刚才伯母给我打电话让我把她领到这里的,我哪敢不从?还有,你们谁把我的手机号给伯母的?”

“你们别吵了。刘逸轩,你是V大学生会会长,以伯母的那种身份,要知道你的手机号还不容易?”宇文峥出来顶替刘逸轩的位置当了回和事佬。

“老大,你怎么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啊?你不觉得悲剧吗?”云隐真是叫苦连天了,觉得与其被徐小卉欺压,还不如……自己乖乖听话……

“悲催,但是能让她和妈的关系早一步地融洽好,对我来说是件好事。”

“有道理……”云隐捂着眼睛,心不甘情不愿地承认了这悲催的事实……

“伯母!”徐小卉看到南宫母的脸,激动得一下子跳了起来,抱住她的身子是左亲亲右亲亲,一股孩子找到了妈妈的感觉一样。然后还是如云隐所想的一样用唯我独尊的眼神轻蔑地看他。连原本的敬畏之气都没有了。

“小卉啊!伯母可想你了!怎么瘦了?是不是云隐这几天没给你吃点好的?这孩子,除了玩就是不知道干些其他的,能有你这样的女朋友真是他的福气啊!”南宫母的脸色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变得亲近待人了,也让沈溯菡提着着的心落了下来,重新定位了南宫母这个人……

“就是啊伯母,我告诉你呀,云隐这家伙经常让我自己做饭啊,我不会做饭的事你也是知道的。然后这几天晚上还常常把我叫醒,和他聊一些有的没的。他睡不着就不让我睡觉啊!”徐小卉在那里打着一大堆虚的小报告,说的那是津津有味。

云隐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几个月所有的饭菜要不就是出去吃,要不就是他来做,六菜两汤从没断过?,除了他生病的那几天,她连餐铲都没动过,每天只需要张嘴吃饭就可以了,有时看电视剧看呆了还需要他来喂饭,这是要她做饭的节奏吗?还有熬夜,明明是她看了恐怖片之后自己害怕,晚上失眠睡不着,每次都把在睡梦中安详的他给踢醒,陪着他熬夜,这几天又忙南宫墨和沈溯菡的事,都很长时间没休息好了。徐小卉是把故事的角色念反了吧?不过对徐小卉不会做饭他倒是举双手赞成。

徐小卉发现了云隐的眼色,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趴在南宫母的身上,云隐很快又被南宫母给瞪了回去。

“对了,伯母,这是沈溯菡,大哥的女朋友,刚刚您也看见了吧?”

“嗯,不错,很不错的一个姑娘啊。”南宫母坐在了沈溯菡的旁边,沈溯菡对此早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再加上南宫母对徐小卉很好的样子,所以也没怎么太慌张。“孩子,告诉伯母,你是怎么喜欢上南宫墨这个和他爸一样的死面瘫的?”

溯菡苦笑,这母亲好特别,这样说自己的儿子啊……

“妈妈,我……”

“等等!你刚才……叫我什么?”

“啊?”沈溯菡品味了一下自己刚才的那句话,顿时觉得自己太不知廉耻了,管谁都叫“妈妈”。但是,南宫母给她的感觉真的很舒服,像极了记忆里模糊的小时候,妈妈的感觉,所以才会说漏嘴的吧……

“对不起伯母,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慢着孩子。”南宫母打断了沈溯菡的话,“告诉伯母,你的生母怎么了?”

“您…您是怎么知道的?”

“我在上大学的时候进修过心理学。你刚才叫我‘妈妈’的时候没有任何的犹豫,是条件反射,如果是因为墨儿的关系才叫我‘妈妈’,不论怎样,都会有一个停滞音,而你刚才很顺其自然。如果你已经有妈妈了,喊另一个人的时候也会有一个犹豫的时间,更何况是和我这么一个比较陌生的人,而你丝毫没有。孩子,你的妈妈到底怎么了?”

沈溯菡低下头,抹抹眼角那将要溺出来的泪珠,又把自己的事对南宫母又说了一遍。

“这么说,你是单亲家庭了?”

“嗯……可以……这样说吧。”

“墨儿!过来!”南宫母招着手把南宫墨叫到跟前,眼神坚定着,隆重地对着南宫墨交代着那些事。

南宫墨不敢抗拒地走到她的跟前,沈溯菡第一次觉得南宫墨现在好像也没有那么威严了,反而有点像被妈妈叫去买东西的人孩子……

“墨儿,我告诉你,单亲的孩子,对感情都是特别敏感的。”南宫母虽然轻声细语的,但话语特别有魄力。南宫墨说话那么能让人信服的特点应该也是遗传的他妈妈吧。“所以,墨儿,就按照我曾经给你说的那祖训,对她要好,别惹她生气。要是敢喜新厌旧,我饶不了你!”

“知道了妈,我会照做的。”就算南宫母不说,他也是绝对不会抛弃她的!会尽量的不让她生气,毕竟自己又不是女的,女孩的心思他也不懂,做什么会让她闹心也不知道……

“孩子,你是叫沈溯菡对吧?”

沈溯菡点点头。

“小菡,今后你就把我当做你的妈妈,放心,我不会让墨儿欺负你的。”

沈溯菡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把头埋进了南宫母的怀里。才刚见面,就对她这么好啊?真是和徐小卉说的那个南宫母一模一样。而且,自从妈妈去世之后,除了爸爸就没有人再叫过她“小菡”了,这个妈妈真好。

不过,最好能是自己的婆婆吧?

看看南宫母的脸,真的只有大人的成熟感而已,叫婆婆真的连自己都很不自在。

“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南宫墨在旁边又开启了情话小马达的技能。比起南宫母,他这句话更加让人有安稳感,这是只有他能说,也只有他能做的承诺。毕竟,能真正保护她的,也是真正让她愿意被保护的,只有南宫墨一人……

“墨儿,你真的变了不少。”南宫母很是欣慰自己曾经不可一世的儿子终于也有了一个男人身上必须有的责任感,懂得保护最亲近的人了……

“好,你们先聊吧,我要去准备等会登台发言的事了。对了,墨儿,你强加的那个抽奖活动,学校那边我会帮你摆平,下不为例。”南宫母的头又转向徐小卉和沈溯菡,笑了一下,没说什么也就走了。

留给众人一个背影,多少年了,她还是那么强势,一个女人站在职场的风口浪尖上,还活得那么认真、自在,她真的不再年轻了,但是身上的担子一点也没有轻下来。也许只有自己退休后,把公司交给他们,才能在花残叶落之际享受久违的清乐。不管是怎么样对他们两个,不管是帮着她们还是不帮,不管是几日一见还是数月未谋,她,一个坚强的女人,永远是他们俩的妈妈,永远是他们的指路星,永远不会害他们一丝一毫……

“墨宝,我抢了你妈,你不会生气吧?”

“不会。”她没有抢,而且……如果她和她的关系日益剧增,最大的受益人是他。如他所想,母亲对她的第一感很好。现在才是该和云隐一起担忧被欺负的时候了。不过……他不相信她敢指使自己,即使是在有了南宫母给的权利之下。

“嗯……不会就好。墨宝,你妈妈妈真好,我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了,前方的道路一片光明啊!”沈溯菡解脱般的靠在沙发上,看着南宫墨的眼睛。南宫墨坐下来不动声色地与她十指相扣。她脸又开始霞飞双颊,,但手却莫名的用力握住他,好像在比谁牵得更紧似的。

“你以前有什么‘后顾之忧’?”

“你看啊,那些电视剧里还有言情小说里都说了,如果是像我这样的贫民女子,长得又不出众,如果和你这样的高富帅恋爱,男方家人一定会极力反对的。然后就会冒出来一个也喜欢你,而且你的爸妈也很满意的女生,你不会同意。然后就是被逼婚啊,被逼迫着和我断绝来往啊,最后你就会挣脱爸妈的束缚或者我的诚心感动了爸妈,最后终成眷属,白头偕老……”沈溯菡还在那里摇着头幻想着电视剧小说里的场景桥段,南宫墨在旁边边听边忍着笑,忍得胃都开始有点酸痛了,只能说沈溯菡的想象力确实是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现在多好,妈妈这么疼我,还不计较我的身世,对我跟对亲女儿一样,还帮着我一起对付你,宾至如归,简直比那些女生好上了不知多少倍!只是听徐小卉说,伯父的脾气……不是很好吧?”

“你放心,爸那边我会处理好的,不管他答不答应,你我是要定了!”南宫墨又一次对她发誓。她相信他对自己的爱,他一定会像自己一样,陪着对方一直到老的!

曾经学过的一句话——轻诺必寡信。用在南宫墨身上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他可是每天都给她承诺的,但是绝对不会食言,这是他对她的信心!

“我又不是菜市场上的大白菜,是你说要就要,说不要就不要的啊?”沈溯菡眼睛一转,觉得自己也该搞点小情话了吧?“我应该是超粘的口香糖,粘在你身上,你想揪走都揪不走!”

说完竟然还是没忍住,低下头又变成了羞羞脸,真的没有南宫墨那样的铁面无情,却又春风物语的言辞使人动心,但南宫墨还是知足地承认了自己听到这句话之后非常……感动。

终于等到你,我生命的唯一……

第三十九章 回忆——唯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